七八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1979 > 24 珍珠列位
    人们在大年初一的时候聚集在南莞的社火台上举行盛大的篝火朝圣仪式,以往每年的大年初一,都会举办一次。

    华夏自古便有“礼仪之邦”之称呼,这在沿海地区的渔民文化当中更有体现。

    渔民靠海吃饭,一切均是天赐,因而渔民在平常的大事节日里,都不忘祭祀天、地。hn莞又“五礼”直说,祭祀之事为吉礼,冠婚之事为嘉礼,宾客之事为宾礼,军旅之事为军礼,丧葬之事为凶礼。

    这开年大祭的第一祭由孙木林主持,他是村里与神灵接触最近的人,当日束发盘髻,戴一顶扁平的混元帽,额头绑着南华巾,顶髻用那黄龙玉簪别住,好一副神仙模样。

    孙木林站在社火台的最高处,手洒朝露圣水,洗涤南莞污秽,高声祷告:

    “第一祭,祭天神!”

    南莞人民,不管男女老少,听到偶统统都得面对大海跪下来。

    他们朝拜的形式非常古怪,需要将手抬高过耳,交叉于脑后,双膝跪地而脚尖却需要离地。

    天神即是昊天上帝,也是日月星辰。

    人人口中念咒,为天神祈福,为自己请愿,献上最虔诚的嘉礼。

    紧接着是迎神。

    人们送上嘉礼之后,须由主持者带头,向朝拜之神的排位行大礼,意为将受祭者的神灵迎来,使其依附在牌位上接受祭祀。

    于此同时,唢呐,笙,钹,木鱼,锣,小鼓,碰钟合奏响起,是刘永杰带着琴人甄星宇鼓办起来的一支“乐队”,琴瑟萧萧,古风和鸣,算得上是情景相配。

    第二祭是祭地神。

    第三祭是祭海神,分别朝拜南海观音、南海龙王、南海土地爷以及南海的其他神灵。

    列位的神仙当中也有南海龙王三太子。

    敖蒲觉得很有意思,因为他可从来没有朝拜过自己,他向自己跪拜乞求自己保佑自己这一年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祭祀完毕后,需将迎来的受祭者神灵再送走,跟迎神的时候一样,祭祀者孙木林在乐舞中行礼完成送神。

    朝圣仪式的最后,是将去年陈来福在南海沙滩上捡到的那颗珍珠奉上神坛,正式与南莞其他的神仙同起同坐,列在社火台第二排的最左边,地位仅仅在南海观音、南海龙王、南海土地爷之后,是新生代神灵中的榜首。

    与它一同列入社火神座的还有后面发现的其他七颗珍珠。

    即便南海人们知道它们不过是工业社会发展时候无意中发明出来的玻璃弹子而已,但是这几颗珍珠,是陪伴南莞人民经历过风雨的,它们也将陪伴南莞人民,面对更多未来的考验和苦楚,保佑着南莞人民沥血前行。

    敖蒲见到这颗珍珠竟然列位在自己的前面,略感惊讶,可是当他见识到这颗美丽的珍珠的时候,他便释怀了。

    即便他在龙宫里,也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珍珠,他惊叹于其中会发光的那颗珍珠的三道大放异彩的纹路,惊叹老天爷的鬼斧神工。

    但是李水剑不得不跟敖蒲说实话,说明白这些不过是人工制造的玻璃弹子。

    于是敖蒲惊叹于人工制造的鬼斧神工:

    “但愿科技之光,也能彻底照亮南海深处!”

    梁改和梁革等人作为外来者,而且是伟大的无神论者,他们没有参与祭拜仪式。

    他们刚过完年,就一心想要为南莞谋出路了。

    南莞现在还没有通电,唯一的那台发电机被陈来福那惊天动地的一泡尿给浸泡坏了,至今仍未修好。

    因此梁改改变了思路,那就是“要致富,先修路”。

    梁改认为,电,迟早都会有的,只要南莞通了路,与外边的世界联系起来了,交往密集了,自然而然人们就会意识到南莞是非常迫切需要电的,到时候,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南莞千百年来,并不是不想与外面接通,而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松岭这片森林后边的那块耸天而立的断崖上凿出一条路来。

    南莞人早就习惯了不与外边接通,这突然说要修路,都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但是人们也并不排斥与外界接触,甚至有一些小期待,问题是出在如何修路上面。

    梁改认为可以用炸弹将断崖炸开,这样就可以形成一线天,将断崖,变成了斜崖,车和马和人都可以慢慢地从血压攀爬上去。

    当时的南莞人们尚未见识过炸弹的威力,都以为这个手段不靠谱。

    很快,实干家梁改便让梁革从镇上的供销社买回来了十公斤的炸药,那可是镇公所本来要用来炸水库的炸药。

    梁改在孙木林的坚持之下,按照孙木林精心挑选的日子和时辰来确定炸路的具体时间。

    那是正月初九的下午三点四十二分。

    梁革早已将炸药放置好了,只需要梁改一声令下,他就会点着炸药的导火线。

    南莞的许多好奇的人们,都纷纷前去光看。

    陈来福也带着敖蒲和陈逸尘一同前去见识。

    准备点火了。

    陈来福捂住耳朵。

    陈逸尘问:

    “你为什么捂住耳朵?”

    陈来福说道:

    “鞭炮就是炸弹,炸弹就是鞭炮。捂住耳朵比较好。”

    陈逸尘先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看见敖蒲没有动静,于是伸手把敖蒲的耳朵给捂住了。

    敖蒲礼貌地感谢陈逸尘的一番好意,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陈逸尘好奇地问:

    “你怎么可以?你看你这个人懒的,连捂耳朵都不愿意伸手出来,天气也没有那么冷吧,话说你好歹是个神仙啊!”

    敖蒲白了一眼:

    “我可以控制我的耳朵什么都听不到。”

    陈逸尘一副不相信的模样,道:

    “怎么可能,这一般人可没有办法做到啊!”

    敖蒲:

    “我是神仙啊!”

    多年以后,当陈逸尘再次潜进深海,终于明白了这一个技能的重要性。

    深海里的压强巨大无比,寻常生物的耳膜是根本承受不了的,因此,人类在之前的几千年里的探索,都无法深入到地球深海里去,只能在人类的耳膜能够接受的海域进行探索。

    但是常年生活在深海当中的南海的众神灵们,他们的耳膜已经进化到非常完美的状态了,他们可以在需要使用的时候拿出来,就像眼睛睁开一般;在不需要耳朵的时候,将耳膜收回去,保护好,就像眼睛闭上一样。

    陈逸尘也是靠着这一个发现,在多年以后发明了能够让人类潜入深海的潜水服,一举突破了几千年来人类在探索深海的科学研究上的难题,是华夏在深海探索领域上面呐喊出来的一声巨响。

    当日梁改用炸药来轰炸南莞的松岭断崖,发出的那一声巨响,至今还在陈逸尘的耳中回荡。

    那是惊天地的一声巨响,声波传来,将围观的所有人都击倒在地。

    陈逸尘至今还记得陈来福在被声波击倒时候说的话:

    “犹如当胸一拳,打开了南莞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