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废土国度 > 第二章 血脉觉醒
    陈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中,他化身一位三眼八臂魔神,在蛮荒大陆跟一头头凶兽搏杀,一拳就能打爆小山一样大的凶兽,一脚可让大地开裂。

    巨手可摘星拿月,目光能透穿万里之遥。

    厉害如厮的魔神,在无穷无尽的凶兽面前还是倒下了。

    倒在血泊之中,被凶兽啃食殆尽。

    “咕噜~~~”

    魔神死亡的那一刻,陈留醒来,呛了一大口水,赶紧游出水面。

    岸上的行尸已经离开。

    陈留收拾情绪,重新游上岸,眼中若有所思。

    他并不是尸变,也不是因为被抓伤而意外获得什么特殊能力。

    陈留是血脉觉醒了。

    觉醒的那一刻,一大股藏在血脉深处的知识,涌入陈留脑中,让他对眼下的局势有了一个粗放的了解。

    一周之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一种看不见、闻不到,甚至捕捉不到的物质,无声无息中感染了地球上的所有生物。

    目的,就是要促进生命大进化。

    一如五亿多年前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全球生物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快速进化,整个生态格局或将迎来一轮大洗牌。

    这是一个灿烂的时代,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

    以人类为例,结果有三种。

    觉醒失败者变成行尸,比如王老,占了一小半;觉醒成功者,获得天赋异能,有了一丝在末世保命的本钱,比如陈留,占极少数。

    最后一种,或是血脉稀薄,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既没失败也没成功,暂时跟此次大进化无缘,依旧只是普通人,比如刚才被行尸杀死的黑衣女子。

    好在天道有情,独留一线生机。

    行尸可以继续进化,未来成就未必就低于人类异能者;普通人也有再次觉醒血脉的机会,就看能不能把握住了。

    【姓名】:陈留

    【异能】:特殊系—复制异能(s级)

    【等级】:一星觉醒者

    以上就是陈留根据血脉知识,总结出的个人资料。

    血脉天赋异能,简称异能,大致可归类为肉体系、元素系、精神系以及特殊系四大类,越往后越稀有。

    根据异能潜力评估,又可划分为s、a、b、c、d、e六个等级。

    但是真正决定异能者实力的,既不是属于哪个系,也不是异能等级,而是异能者本身的修炼等级。

    最低一层就是觉醒者,划分为一星到九星。九星觉醒者之上,则是更强大的成长者,相关资料还处在血脉封印状态。

    【复制异能】:能够复制其他生命体的异能。

    面对这个看上去很强大,潜力非凡的异能,陈留嘴角却露出一丝苦笑,因为它对复制对象、复制次数以及复制环境,都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

    比如在觉醒者阶段,陈留只能复制一次,而且对象只能是肉体系。

    在没有完成一次复制之前,现在的陈留,只是一个因为血脉觉醒获得一次身体素质强化,比普通人稍微强一点的异能者而已。

    单挑一头行尸,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远处隐约传来的惨叫更是在提醒着陈留,就算幸运地成为异能者,也不一定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跟死人无异。

    …………

    走进石亭,陈留强忍着恶心,在王老稀碎的脑浆中摸索,终于找到一颗绿豆大小的纯白色圆柱型晶体。

    这就是行尸的晶核。

    根据血脉知识,吸收晶体能量有助于异能修炼。

    陈留将晶体放进贴身口袋,野外可不是修炼的地方,跟着他又拿起王老的手机,换上自个儿的电话卡。

    他的手机在湖里进水坏掉了。

    这种时候本该打电话给家人朋友,互报平安的,陈留却落寞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回口袋。

    他是孤儿,毕业后又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至今孑然一身。

    哪有什么家人朋友。

    唯一的朋友王老已经躺在脚下,尸骨不全。

    …………

    肩膀上的伤口在血脉觉醒时已经完全愈合,陈留打量四周,或许是因为湖边偏僻的缘故,视线中并没有发现行尸。

    行尸,可是会主动狩猎的。

    倒是那个被行尸吸血的女子,此刻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漫无目的地四处乱晃着,闻到陈留的气息,慢吞吞向石亭走来。

    陈留并不担心。

    根据血脉记忆,觉醒失败的叫一代行尸,可吸收血液补充体能,还可以修行进化,动作敏捷,力气奇大,是非常难对付的敌人。

    普通人死后只要没被爆头,不管是不是一代行尸所杀,都会尸变,可以叫二代行尸,基本不存在进化的可能。

    二代行尸行动迟缓,智力低下,跟传说中的丧尸基本无差。

    因为所有生物都感染了病毒,不存在二次感染的问题,所以二代行尸,或者叫丧尸,对人的威胁自然大打折扣。

    抓起棋钵,陈留深吸一口气,主动迎了上去。

    “咯咕~~~”

    离的越近,女丧尸越是兴奋,脖子已经被咬的破碎,皮肉外翻,像丝带一样随着身体一荡一荡,很是恶心。

    陈留强忍着反胃跟恐惧,右手紧紧攥着棋钵,眼睛死死盯着敌人,他发现,女丧尸即便处在兴奋状态,双目也是泛白,毫无神采。

    可见丧尸应该是没有视力的,通过嗅觉跟听觉来判断猎物位置。

    走近之后,陈留对准丧尸脑袋,一把砸了下去。

    可惜女丧尸走动时无意识的一个晃动,让棋钵的攻击带偏,只磕到头皮,带起一层血肉。

    尸变之后,不论是行尸还是丧尸,头骨都变得很脆,尤其是丧尸头骨,就跟严重缺钙一样,力气大一点,用钝器都能开瓢。

    陈留却没能一击中地。

    没打过架的人,手眼是不协调的,你以为要击中敌人,却很可能打偏了。再加上敌人是在不断移动中,攻击难度就更大。

    对这个结果,陈留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不是闲的无聊,或者正义感泛滥,主动招惹这头丧尸,正是要利用它克服内心的恐惧,顺便磨炼一下攻击技巧。

    在末世,如果无法战胜恐惧,那么必将被恐惧淹没。

    陈留不想死,所以要对自己狠。

    攻击带偏之后,陈留的身体也随着这一击的惯性,微微前倾,好在身体素质提升之后,下盘比之前稳,终于在即将撞上丧尸之前,堪堪稳住身形。

    如果来个狗啃屎,那就太丢人了。

    这就是菜鸟了。

    攻击时用出全力,不懂得留一点余力,更是能发力不能收力。

    “咯咕~~~”

    面对送上门的大餐,女丧尸当然不会放过,干枯的双手往前一把抓住陈留,张嘴就要咬下去。

    行尸只喝血,丧尸可是吃肉的。

    陈留惊而不慌,一个侧身,左手撑住女丧尸胸口,右手攥着的棋钵再次砸下,这次因为离的近,终于将丧尸的脑袋砸碎。

    黑色肉沫混杂着脑浆,溅了陈留一脸。

    推开丧尸的尸体,陈留又吐了一地,摸一把脸,血污擦的到处都是,跟恶鬼一样。如果这次的对手是行尸,陈留估计就要栽在这了。

    “不行,必须找个长一点的武器。”

    陈留本来准备立即返回住的别墅的,毕竟相比毫无遮挡的野外,躲在别墅里更能带来安全感,提升存活几率。

    但是从刚才的情况推断,眼下的疗养院估计到处都是行尸,想要顺利抵达别墅,绝不容易。

    他需要一把防身的武器。

    哪怕是一根粗一点的木棍,都好过笨重的棋钵。

    可这里是疗养院,不是什么武术馆,除了住在这的老人,就是一些服务人员,一时半会儿哪里找得到合适的武器。

    突然,陈留想到一个地方。

    离石亭不远处就是门球场,应该能找到门球棒。

    门球是非常合适老年人的一项运动,击球的门球棒长一米有余,有木制的也有合金的,基本能满足陈留的要求。

    总好过棋钵。

    想做就做,陈留转身,悄悄向门球场走去,尽量不发出声音。

    好在一路顺利。

    远远望去,只见占地不大的门球场内游荡着三头丧尸,估计是打门球时被咬死的,滞留在原地。

    在野外,老人除非觉醒异能,否则面对行尸只有受死的份。

    让陈留发苦的是,场内还有两头行尸正在进食。

    这就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