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401章:儿时的蝴蝶翩翩起舞(感谢爱爱的盟主打赏!)
    夏光远看着面前这个迎着自己目光,浑然不惧的小子,心中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不过大风大雨里闯过来,只用了片刻功夫,他便镇定了下来。

    他比李宪想象的,要干脆利落。

    观察了一下周围,见不远处的沙弥正在清扫庭院,夏光远收起脸上的凌厉,对李宪一招手。

    “去屋里谈?”

    见到夏光远这般表现,李宪的心中一颤。

    虽然自己不知道过程,但是看来自己,已经猜中了结果。

    微微出神的功夫,夏光远已经转身进了客舍,随着一阵开门的吱呀声,李宪将脑海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强行搁置,略一犹豫,迈开大步,在夏光远意味不明的目光中,走进了客舍。

    客舍之中暖炉正烧的旺盛,红彤彤的炉筒上,一个已经分辨不出原色,周身黑乎乎的水壶正吱吱的响个不停。

    茶几上,一本经书摊在那里,旁边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那上面,是手抄的《心经》。

    夏光远将门从里面关好,便拿了炉子上的水壶和搪瓷缸子给李宪倒了水。

    然后,便大马金刀的坐在了茶几之前。

    略微沉默片刻,他终于抬起头,正视着李宪,开了口:“苏梅她……还好吗?”

    有的时候,不需要什么问题都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有的时候答非所问的回答,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最简单的,就比如“我爱你,能我在一起吗?”“你是个好人。”这样。

    见夏光远问起苏妈,李宪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大锤狠狠击中。

    虽然竭力的想表现自己的镇定,但是此时此刻,李宪的浑身还是不争气的打起了摆子。

    也仿佛是火山喷发一般。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翻涌了起来,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不断的喷涌着水汽。

    而在身体里这一团火焰燃烧之时,又好像有寒风在透过身上的衣服直接刮过骨头。

    简直冰火两重天。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苏娅时,小丫头数九寒天里穿着的那短小而薄的棉袄。想到了苏辉月光下那满是怨愤的冰冷眼神,想到了那没有脸,身上被刻刀凌迟般刮过的木头雕像。又想到了第一次去苏家之时,苏妈那虚弱而无助的咳嗽声。

    强行的镇定下来,忍住上前抽这个坑了苏家母女三人十几年的男人一巴掌的冲动,李宪咬紧了牙关,在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她过的不错,马上要结婚了。”

    “哦。”

    李宪本来想通过老吴和苏妈的婚礼给面前这个男人一点刺激。

    却不成想,听说苏妈要结婚了,夏光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甚至还浮起了一丝释然。

    没错,释然。

    “那蛮好,她过的好,我就放心了。”

    补充了一句,夏光远看了看李宪,见他紧握双拳,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大致的情况,当初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你不傻,应该能猜得到,那个为了一罐吃的被自己一个不小心全吃了,感觉没脸见人,之后抛妻弃子的人、嗯,是我。苏娅,或者说是夏娅,夏辉的亲生父亲。”

    在李宪沉重的呼吸声中,夏光远勉强的勾了勾嘴角,“不过,那次其实咱们两个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到你,或者说再次遇到小娅,是和孙书记一起去森工检察院的晚上。”

    听到这儿,李宪一愣。

    事情的脉络,在这一刻全都清晰了。

    看着李宪只是干瞪着眼睛不说话,夏光远将面前的大茶缸子拿了起来,翘起了二郎腿,“你还想知道什么。或者说你还不知道什么,既然都敞开了,那就问吧。”

    李宪的拳头,攥紧了。

    “你……”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你接近苏娅,到底想干什么?”

    ……

    客舍的另一头。

    虽然这两天没见到李宪,不过苏娅也充实的很。

    没办法,李宪一大家子都住了过来,外加上小玲玲,一大摊子的事情,足够她喝一壶了。

    虽然这些人都不需要她照顾,不过在心里,苏娅总想着给李宪的家里人留个好印象,特别是没见过面的李匹和李洁,她更是在意。

    寺庙之中的客舍虽然挺多,但是有了干休所一群老人,再加上李宪一大家子,还有那些零散的挂单香客,饶是房间再多也有点儿吃紧。这几天,都是她和李洁小玲玲三人挤在一个屋里。

    想着李宪这几天都不在家,而李匹又不乐意和天天晚上不睡觉的李道云在一个屋里住,苏娅便打算将李宪的那间房收拾一下,让李匹先住进去。

    想来,就算是李宪回来,兄弟二人住在一起也是没什么的。

    打开李宪的房门,见到里面乱糟糟的一片,苏娅不禁眉头倒立,双手叉在了小蛮腰上。

    这个懒鬼!

    自己的屋子都不知道收拾。

    看着裤子袜子胡乱扔在地上,床上被子也没叠,地上不知道多少天没打扫的房间,小丫头摇了摇头。

    用一种“真是没办法,我要是不管你,你怕是要脏成猪”的无奈眼神扫视了一下房间。然后,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将被子叠好,衣物分出类别,干净的叠起来,脏的放到一旁,再将地面清扫一通,屋子里立刻就有了模样。

    捧着一对脏衣服,看到干净整洁的屋子,苏娅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她没有拖延的性子,将东西整理好,便立刻把李宪的那堆脏衣服收罗了起来,准备拿去水房清洗。

    李宪的衣服里往往胡乱揣东西,什么票据,零钱,总是丢三落四。

    苏娅习惯在清洗之前把他的兜都掏一遍。

    票据之类的东西,她都会存放起来,等李宪找的时候拿给他。至于什么零钱……往往就变成了小玲玲和她自己的零食。

    就这样,每个月还能存一些零花钱。

    所以给李宪洗衣服这活儿,小丫头爱干着呢。

    一条裤兜里,苏娅再次找到了几块零钱。不过就在她将零钱喜滋滋的掏出来之时,一张小纸片,飘飘然落在了地上。

    她本没有注意。

    可是,当那纸片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落在地面,看到那上面一个貌似在自己记忆中的涂鸦时,苏娅定住了眼睛。

    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

    不过有一些可以影响一个人性格或人生的事情,却不会忘记。

    看到那纸片上用铅笔画出的一个歪歪扭扭的小蝴蝶,儿时那已经泛黄的片段,又重新的在她脑海之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