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905 感觉有点可怕...
  “嗯?”

  看着自己怀中的少女,罗真不由得愣了一愣。

  只因为,其仰视着自己的眼中流露而出的神采,明亮和浓郁到让罗真都有些怔然了起来了。

  特别是从这对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情感,简直让罗真有种惊愕的感觉。

  毕竟,那种情感,罗真并不陌生。

  现在的罗真早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吴下阿蒙了,有一个身为剑神的恋人,还有一个人妻力满满的未婚妻,加上一个一直朦朦胧胧的对自己释放好感的从者,罗真已经比过去成长了不知道多少,因而不仅是智商,连情商都不低。

  所以,罗真可以肯定,此时此刻里,从静谧哈桑的眼中流露出来的熟悉情感,其名为————「爱恋」。

  而且,还是针对自己的爱恋。

  “不会吧...?”

  罗真险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和感觉。

  没办法,他可是第一次见到静谧,在此之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她。

  当然,如果是仅限于知识方面的话,罗真自然知道身为历代〈山中老人〉之一的这位毒杀高手的存在,由于Assassin职阶本身就是召唤哈桑的触媒,不使用别的触媒以及方法进行从者召唤的话,那被召唤出来的Assassin只会是历代哈桑的其中一个的关系,在很多〈圣杯战争〉之中,哈桑都是时常会出现的。

  有鉴于此,除了至今为止据说从未被召唤过的初代哈桑以外,其余十八位哈桑都曾在〈圣杯战争〉的仪式中出现过。

  拜此所赐,不仅限于传说,在迦勒底的资料库以及〈魔术协会〉的图书馆里都有关于哈桑们的记载,罗真作为将两者都给全部读了一遍,并通通记于脑海中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身为其中一任哈桑的静谧的情报。

  然而,除此之外,罗真对静谧就是一无所知了,连在抵达这个审讯室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要救的哈桑就是静谧。

  相信,在此之前,静谧也必定没见过罗真吧?

  既然如此,这份爱恋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真疑惑了。

  结果,罗真就这么维持着拥抱静谧的姿势,静谧亦是一直都依偎在罗真怀中,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凝视着罗真,眼中满是迷离。

  顿时,一股颇为暧昧的氛围弥漫了开来。

  直到...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将两人都给惊醒了。

  罗真这才转过头,看向身后。

  在那里,阿尔托莉雅〔Alter〕冷冷的看着他,连玛修都站在阿尔托莉雅〔Alter〕的身边,看着罗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眼中则满是难过和平时不会出现的责怪。

  “......这算什么啊?”

  “新的搭讪方式吗?”

  “这家伙...”

  迦勒底里,奥尔加玛丽、达芬奇以及罗曼三人或是嘴角抽搐、或是感到新奇或是无可奈何似的声音也从通讯器里传出。

  “王...?”

  而这个时候,静谧才看到了站在罗真身后的阿尔托莉雅〔Alter〕了,不由得讶异了起来。

  然后,静谧才终于是意识到了。

  “真的获救了呢...”

  看来,静谧已经猜到自己是真的迎来了救援,罗真并不是敌人。

  “看你的样子,虽然有些虚弱,但好像并无大碍,应该没有被问走情报吧?”

  阿尔托莉雅〔Alter〕走了过来,注视向静谧。

  “没有。”静谧摇了摇头,低声道:“有好几次都因为圆桌骑士的拷问失去意识,可最后,我都还是及时清醒过来,没有在迷迷糊糊间泄露情报。”

  “那应该是阿格规文干的好事,也只有他才有这种审讯技巧。”阿尔托莉雅〔Alter〕一点都不意外的道:“这样就最好,现在你应该能动吧?”

  “是的,勉强...”静谧先是这么说着,但紧接着又突然住嘴,抬起头,再次看向罗真。

  眼中,那种熟悉的情感又涌现了。

  “那个...”静谧便不可察觉似的微红着脸,道:“请问你是...?”

  听到这话,罗真虽觉得有些奇怪,可还是回答了。

  “我是罗雷莱·阿涅真,来自迦勒底的御主,你叫我罗真就行。”

  罗真认为,自己已经说得通俗易懂了。

  但是,静谧还是微红着脸,做出不明的反应来。

  “御主...御主...”静谧就这么呢喃着,随即小心翼翼的道:“那御主是为了和我缔结契约才来救我的吗?”

  “不...”罗真嘴角抽搐,讪笑似的道:“我只是跟着大家一起过来救你,没有考虑契约的事情。”

  “这样吗?”静谧眨了眨眼睛,道:“也就是说,御主还是专门为了救我才来的吧?”

  “也不是专门...”

  “但还是为了救我是吧?”

  “因为大家都说...”

  “可还是为了救我吧?”

  “......嗯。”

  眼看着罗真一脸无语的点下头,似乎放弃了辩驳,静谧这才露出了笑容。

  那是开朗活泼又明显的那种笑,而是非常恬静、自然以及微不可觉的笑。

  从这个笑容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少女的确是「静谧」这个词汇的化身,不管是行为举止,亦或者是杀人手法,都是那么的无声无息,安静平凡。

  只是...

  “御主...御主...我的御主...”

  静谧像是着了不知名的魔一样,一直都这么念叨着。

  坦白说,罗真有点害怕了。

  不仅是罗真而已,连别人都有些害怕了起来。

  “怎么回事啊?这个孩子...”

  “总感觉有点可怕啊...”

  “哎呀,真是又结识了一名奇妙的从者呢。”

  奥尔加玛丽和罗曼就有些瑟瑟发抖了起来,只有达芬奇事不关己似的笑着,没心没肺。

  至于玛修和阿尔托莉雅〔Alter〕的话,前者是在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过来,后者对静谧的表现倒是猜到了些什么,保持着沉默。

  可罗真却不想再沉默下去了。

  “对了,这里好像还有一骑从者,你知不知道对方在哪?”

  罗真非常隐晦的转移了话题。

  对此,静谧毫不迟疑的点头,像是将罗真的话当做圣旨一样,极其乖巧的出声。

  “是的,我知道,我还曾经和她一起被关在同一个牢房里,所以我也知道她的真名。”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精神一振。

  “那她的真名是什么?”

  罗真连忙询问。

  下一秒钟,从静谧的口中,一个让罗真等人错愕不已的名字出现。

  “贞德。”

  静谧如此开口。

  “法国的救国圣女,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