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护国公 > 第五三八章 天堂太远,大明太近
    阿瓦的大捷在大明完全没引起任何关注,连上头条的资格都没有……

    谁还在乎这个啊!

    这年头明军打败仗才有上头条的资格,打胜仗完全不值一提,毙敌十万也不值一提,也就是市面上的珠宝价格暴跌,谁都知道这意味着抹谷宝井落入大明手中。这个传奇般的宝石坑,就在阿瓦北边仅仅两百里外,以后红宝石的产量不用说也明白肯定会暴涨的……

    “宝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杨庆捏着一颗红宝石不无感慨地念着广告词。

    圆圆虚心求教。

    “控制一下产量,你要知道,这本质上就是块石头,除了戴着身上好看没有其他任何价值,它值钱只是因为它太少。如果我们一年产一百两宝石可以让它一两上万元,那一年产一万两是不会给我们换回一万万元,甚至有可能连一百万都换不会。它的价值只在于它的稀缺,所以我们必须控制每年投入市场的数量,哪怕挖出来更多更好的,也必须锁起来,然后偶尔拿出一颗来拍卖。而且不能把最好的拿出来,最好的得献给女皇,女皇陛下可以把它戴在身上,然后我们还要为它编一些传奇故事。另外我们还要搞一个评级体系,什么样的宝石最好,好在哪里,这个统统由我们说了算,给每颗宝石刻上我们评价出的等级配上证书。以后没有我们给出的证书的红宝石,那就不是宝石,一文不值的乱石头,是也不是,统统都是毫无价值的。”

    杨庆说道。

    “你真狡猾!”

    圆圆夺过红宝石说道。

    当然,这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对缅甸的征服,最重要的并不是抹谷红宝石和缅北翡翠,这只是吸引那些将领奋力作战的诱饵,真正最有价值的是让西南各省拥有了最近的出海通道。

    这是最重要的。

    云贵川三省的商品,可以直接走伊洛瓦底江出海,以此缩短超过一万里的运输距离,同时平衡一下大明东西严重不平衡的经济,不过前提是得完成对缅甸的真正征服。另外还得修通滇缅公路,目前的道路运输不了太多的物资,再加上仰光的港口,这个必须得成为大明的地盘,至少也得是一个租借地。

    所以战争还得继续。

    不打到东吁,恐怕东吁人是不会屈服的,好在这只是时间问题,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明军打到东吁逼迫缅甸人屈服,然后重新恢复当年的各大土司。不过土司是不合适了,应该给这些土司们封爵,比如说孟密土司一个侯爵,孟养土司一个侯爵,至于封地当然是他们自己地盘,大明只需要获得重要交通枢纽就行,然后给他们原本辖区的镇守权。让他们把子孙送到大明居住生活做官,然后和那些涌入其地盘的大明商人一起,竭尽全力压榨其属民以维护他们的子孙在大明的奢侈生活。

    繁荣大明经济。

    至于他们属地上的土人,这个当牛做马就可以了。

    这样拆分到最后,给东吁王朝留下伊洛瓦底江下游的地盘,给他们一个缅甸国王封号,作为大明领土上类似朝鲜一样的藩国就行。

    给大明做藩国有什么不好的?

    朝鲜国王就很满意。

    无非就是被大明控制经济军事和外交,大明人民在其境内享受治外法权,另外偶尔割几块地给女皇表现自己的忠诚,朝鲜国王现在连自己的钱币都不再铸造了,境内完全流通大明的钱币。但这些换来的是可以放心大胆的醉生梦死,谁敢入侵有大明给他们撑腰,国内谁敢造反同样也有大明给他们解决。总之只要听话,就可以世世代代醉生梦死下去,上层贵族还能把子孙送到大明,真正列入大明民籍成为大明人民。

    剩下无非就是放心大胆地压榨自己属民然后维持现状就行。

    这不就是君主的理想吗?

    当君主不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可以放心大胆地醉生梦死吗?过去拼命努力,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能有这一天吗?现在大明女皇陛下可以给他们了,他们可以这样生活了,那还有必要励精图治吗?

    一切有大明给他们解决!

    护国公为了他们能够醉生梦死的生活可以说用心良苦啊!但即便如此这些烂七八糟的君主们,依旧不能理解他的好意,非要和大明战斗,东吁王,南掌王,柔佛王,统统都非要负隅顽抗。害得大明将士们还得万里迢迢跑去用枪炮让他们明白,不得不说这些蛮夷就是蛮夷,头脑一点都不灵活,就是不像儒家思想教育出来的朝鲜国王,安南国王一样懂事……

    后者也很懂事。

    无论郑家还是阮家亦或莫家,统统都表现出极高的觉悟。

    尤其是郑家。

    这次大明对南掌的讨伐,完全是在郑家的全力配合下,为了给大明运输军需,郑家强行征集了二十万民夫和船工,沿着李仙江在明军监督下把弹药源源不断送到前线,据说光这半年就累死好几千。不过他们的忠诚同样得到回报,郑家甚至得到女皇陛下御笔一幅,上书公忠体国,也算是难得的殊荣了。

    话说在面对大明的问题上,儒家圈的这些君主都表现得很聪明。

    连倭国都表现很好。

    德川家和各地大名,这些年竭尽所能满足路过倭国北上,然后转向东前往美洲和夏威夷的大明军民船只需求,什么粮食,肉类,水果,所有能搜罗到的食物,都送到几个开放的港口。不计其数的妓女,在这些港口努力伺候着路过的明人,然后从他们手中换取龙元钞票,再用龙元钞票从大明进口各种商品,可以说倭国的繁荣已经有目共睹……

    当然,还有奴隶贸易。

    那些因为没有战争,已经失去发财门路的武士们,都快把倭国的秽多卖完了,毕竟和町人是不能随便抓来卖的,但秽多可以随便抓。

    不过绑架和町人然后偷偷走私给奴隶贩子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这也是必然的事情,那些卖奴隶发财的武士们没有秽多可抓,当然要把黑手伸向和町人。倭国目前有的是人,卖个几百万也算缓解人口压力,对于这种事情,就连德川家和大名们都默许,毕竟这样可以避免武士们因为缺钱而生出异心。但倒霉的倭国底层人民就没人管了,他们一方面要面对商人们为了供应路过的大明商船,不断抽空民间的粮食。一方面要面对贪婪的武士们随时可能在某个夜晚,闯进家门把他们全家绑起来,然后卖给奴隶贩子送到大明做手术。

    可怜的倭国人民完全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总之对他们来说……

    天堂太远,大明太近!

    但他们仍然是目前大明军事力量覆盖范围內,过得最好的小国,那些以抵抗方式迎战大明的,则全都要面对内战结束后,仿佛洪水猛兽般向外扩张的大明军队。这支因为新式炼钢炉投产,正在以极快速度完成全面燧发枪化的庞大军团,向着东西南北所有方向开始无可阻挡的扩张,碾压一切敢于挑战大明女皇威严的敌人。

    抵抗者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为什么就是都不懂我的这番好意呢?我明明是为他们好!”

    杨庆感慨地说。

    旁边圆圆一脸无语。

    很显然她也觉得杨庆这话说的太不要脸了。

    而且此时另一个不能明白杨庆这番好意的小君主,已经躺在海岸的泥污中变成死尸了。

    苏门答腊岛。

    “他们的神一点用都没有啊!”

    大明海军陆战队第一军军长阮进用沾满泥污的帆布靴子,踢着脚下的这具死尸,然后一脸鄙视地说道。

    “这也是一国之君,割下脑袋回去说不定能弄个伯爵呢!”

    他旁边的副统制周瑞笑道。

    “这样的一国之君?带回去都不够丢人的,还是别惹人笑话了,南洋公司那些水手谁不知道这个什么兰卡特苏丹是什么货色?真要是拿一颗这样的脑袋回去请功,再让那些报纸给揭出老底,以后都没脸见人。”

    阮进说道。

    他们此时就站在杨庆最想要的那片土地上,这里是现代棉兰西北四十公里处,这个时代这片土地属于他们脚下这位,也就是兰卡特苏丹。只不过这位苏丹陛下,甚至就连一座像样城市都没有,准确说他甚至连倭国那些大名都不如,他的苏丹国就是海岸边的一个小镇子,另外再加上附近散落的一些小村落而已。要知道从这里向南到两百公里的海岸,分别属于四个苏丹,兰卡特,德利,先登,阿萨汉,每个苏丹统治着万把人口,能够拼凑出千把能打仗的男人……

    然后他们迎来了大明海军陆战队半个军的征服者。

    完全就是被碾压。

    连真正意义上的战斗都没有,几乎就是一头老虎走到吉娃娃跟前,随随便便一巴掌扇一边去。

    后者就飞出去变死狗了。

    而在这之前,大明海军陆战第一军和南洋水师,已经完全征服了柔佛苏丹国,只有柔佛苏丹逃亡,应该是逃进马六甲城,但荷兰人不承认,接下来是否进攻马六甲,这个还得等护国公的命令。毕竟大明与荷兰还是友好的贸易伙伴,是趁着他们与英国人鏖战再落井下石,还是维持荷兰的实力让他们和英国人继续鏖战,这个还得看护国公如何抉择。

    但明军在南洋是没事了。

    新的柔佛国王已经册封,一个原本柔佛苏丹的兄弟,以摒弃异端尊奉昊天上帝为代价,换取了柔佛国王的金印。

    当然,他得献土。

    事实上他献了很多土地,不仅仅是最初明军想要的龙牙门,还有未来的锡矿,另外还包括同样在柔佛苏丹统治下的苏门答腊所有土地,毕竟那里一大堆油田,护国公也不是很清楚具体位置。

    总之柔佛王把该献的全献了。

    然后他就可以和朝鲜王一样,把儿子送到南都,并且在大明军队的保护下醉生梦死了。

    然后闲着无聊的陆战队顺便过来接收一下这片护国公点名的土地,真的就是顺便接收,这里根本就没有能算得上对手的敌人,甚至丛林里还有猎头族呢。这一带原本有一个印度教的阿鲁王国,但上个世纪被亚齐苏丹国武装传教过程中攻灭,最终阿鲁王国残余部分遗民在改变信仰后,变成了一个个小领主,这种破地方用征服这个词都抬举他们了。

    就在他俩说话间,一名军官骑着马迅速跑过来。

    “二位将军,找到了!”

    他兴奋地说。

    “走,去看看!”

    周瑞立刻来了精神。

    他和阮进迅速上马,跟着这名军官一路狂奔,几分钟后他们停在了一片散发恶臭的黑色池塘边,大批士兵正围在这里,一个士兵还在拿着根木棍在池塘里搅着,然后拎出来让黑色原油滴落。

    阮进两人在一片敬礼声在迅速下马走过去。

    阮进夺过他的木棍。

    周瑞立刻拿出火柴划着凑过去,就在火苗触及的瞬间,烈焰迅速扩大并包裹了木棍,那些士兵纷纷找来木棍沾上原油引燃,一个个兴致勃勃地看着火焰在手中燃烧。而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黑色池塘中,一个个黑色泉涌不断冒出……

    “这就是未来啊!”

    周瑞感慨道。

    当然,他的意思是他们家族的未来。

    杨庆在南洋完全兑现了他在战前的承诺,一个个矿业公司贸易公司瓜分这些殖民地的经济命脉,甚至就连可开垦的土地,都被各军的将领们瓜分。而这里面石油是最重要构成,甚至这些将领都已经知道,护国公会在未来不超过二十年內,让煤油完全取代灯油。仅仅这一点,就意味着这些获得石油公司股份的将领,可以子孙后代永享富贵,眼前这座散发恶臭的黑色池塘,正在冒着呛人黑烟燃烧的火焰,就是他的家族未来。

    “离开派通讯舰去琼州,报告护国公,就说油田找到了!”

    旁边的阮进同样压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