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界先知之旅 > 第二章,开端
    一行人十几人穿过低矮树木行走在溪流密布的树林中,四周深色水草刚刚没过马蹄。

    这里处于王国南部,地势平坦,导致北面戟川河流水缓慢,上游带来的泥沙开始囤积,河床上升,众多支流偏离主河道,这片区域因此水网密布。

    艾莉莎坐在马背上,他们一行人从贝尔格莱堡南下,仅仅一天趟过的溪流早已记不清,泥泞的道路也让行进十分困难,虽然比不上北部沼泽,但这里的情况也足够糟糕。

    好在准备充分,她幼年时便走遍王国大多数地方,有着丰富见识和经验,出发之前让所有人只装备轻薄软甲和干燥防潮的皮甲,留下了链甲和厚重环甲,加上个头低矮却耐力极好性情温顺的小母马,他们一路上没有被头顶树枝困扰,也没被密集的水网所阻挡。

    一切都十分顺利,再过一天他们就能到达目的地,一个叫做风林湾的村子,属于贝尔格莱领。

    几天前有惊恐的村民半夜敲开贝尔格莱堡大门,说他们的村子在夜里遭到袭击。

    艾莉莎的父亲奥姆林大公认为是一般的野兽袭击,再不济就是没有名号的不法之徒,想要雇佣猎人解决此事。

    但艾莉莎不这么认为,她路过城堡庭院刚好见过那个报信人,他眼神涣散,精神恍惚,言语不清,只会反复重复村子受到袭击的话,浑身是赶路时留下的伤痕,脚部甚至血肉模糊,她不相信野兽能把一个人吓成这样。

    尽管周围的大人和骑士们再三提出乡下人没有见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她那样的实力可以不惧野兽。

    艾莉决意要亲自前往调查情况,为此大公虽不想再理会此事,但事关宝贝女儿安全还是派出精锐骑士,甚至请伊索大师随行。

    艾莉莎看向她右侧马上干瘦的老人,他一席黑袍,腰间挂着短剑,身体有些佝偻,在低矮的母马上摇摆不定,不熟悉他的人肯定担心他会随时掉下马去。

    他就是伊索大师,传说中的法师,也是她的老师之一,幼时教导过她。

    大师是所有国度对法师的称谓,除了法师的故乡卡兰蒂斯。

    伊索大师就是一位从卡兰蒂斯而来的法师。

    说到卡兰蒂斯必然有着说不完的谈资。

    法师的王国,地处大陆西南,在所有其它国度的认知中,卡兰蒂斯神秘,古板,强大,行事古怪。人们关于法师的印象最近在二十三年前,二十三年前帝国以卡兰蒂斯不听从皇帝诏令为由出兵,至于真实目的不得而知。

    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帝国大军刚到达卡兰蒂斯最北方边境的黑塔就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漫天火焰吞噬,借着连绵的森林和狂风火势愈演愈烈,几天后气焰嚣张的帝国大军就崩溃了。皇帝也因贸然发动这场战争而备受不满,支持者锐减,之后在压力下不得不与卡兰蒂斯签订停战协议。

    帝国的失败让所有人始料未及,一时间卡兰蒂斯这个古老的魔法国度更加让人谈之变色。

    可直到接触到伊索大师之后艾莉莎才明白外界所有猜测大多都是错的,法师一点都不古板,他们是极度的实用主义,而且比任何王国都要开明和与时俱进,行事古怪只是因为不想在人际交往上浪费不必要的时间罢了。

    她的老师就是因为醉心于古代文明史的研究被法师排挤为“老古董”才离开卡兰蒂斯的,甚至法师的谚语就是:“注视未来”。

    所有的传言只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法师非常排外,看不起不是法师的所有人。

    不一会,他们找到一片干燥的树林,四周没有溪流,空气不再潮湿。

    艾莉莎示意队伍停下,然后下令道:“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扎营,明天一早继续赶路。”

    “如你所愿,大人。”身后的年轻骑士道,然后开始吩咐他们的随从扎营生火,所有人下马忙碌起来。

    他们一共十八人,其中包括艾莉莎、伊索大师以及四位骑士,其余都是随从的战士。

    骑士大多都是贵族,拥有特权,他们不必扎营生火准备食物,一切都由随从来做,但艾莉莎从来不在乎这些,她拿过水壶准备去周围寻找干净的水。

    旁边年轻的骑士一脸惊恐看着她:“大人,高贵的您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艾莉莎没有在意,看了他一眼笑道:“谁规定我不可以做。”

    “可是这是神圣的传统,诸神赋予的”

    “够了!”艾莉莎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突然愤怒的打断了他。

    诸神?诸神不止赋予这些,诸神还训诫女子不可成为守护者!

    她所经历的所有艰难和苦难大半都是诸神所赐!

    年轻骑士似乎也明白过来他的愚昧哪里惹怒眼前的大人,一脸为难却不敢再说什么,整个王国只有一个贵族女人不被称作女士而是大人,那就是艾莉莎奥姆林。

    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周围都是异样的目光。

    艾莉莎没有理会他们,带着水壶起身离开营地去找水源,老法师也连忙跟着她,身后是一脸复杂和惊讶的众人,显然他们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不只是骑士,哪怕正在扎营生火的随从战士也是如此。

    在昏暗树林中穿行一段时间之后,浑身疲惫的艾莉莎忍不住咒骂:“老师,我现在连想要自己去找水都不被诸神允许了吗。”

    黑袍老人慢步走在她身边,声音很沙哑:“或许这就是代价,不该归罪诸神,以前我叫你艾莉莎,现在我要叫你大人了,你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

    “您依旧可以叫我艾莉莎,我期盼那样。”艾莉莎一边扒开拦路树枝一边说,皮甲将她姣好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她喜欢和法师相处交谈,因为法师是实实在在的无神论者,他们不信白枝(大气、风暴之神),不信逆流女(河流之神),不信苦行人(高山之神)。

    老人笑道:“可你我都知道那不可能。”

    是啊,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