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七界之都 > 第二十五章 试探
    走出隧道的一刻,烈日驱走了黑暗,照的人睁不开眼。扑面而来的是炽热干燥的风,带着尘土气味的微风萦绕在身边,一瞬间,黑暗、腐臭、潮湿、冰冷、沉闷,隧道带来的所有负面情绪都被阳光和微风一扫而空,让人忍不住忽略了炎热与暴晒,沉醉在隧道外这片久违的光明之中。

    除了光明,还有开阔,逼仄压抑的隧道已经被甩在了身后,眼前豁然开朗。

    隧道外是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只有出口外的一小截公路的遗迹还没有自然吞噬,站在公路上向前展望,下方是绵延开阔的群山,山峰连着山峰,山谷接着山谷,重重叠叠一眼望不到边。

    峰谷间同样炽热荒芜,黄色的,褐色的,干燥的泥土和岩石裸·露在阳光下,散发着蒸腾的热气和淡淡的辐射能,褐色和黄色中,偶尔可以见到灰绿色的杂草点缀其间,发蔫的杂草和枯黄的灌木在烈日下软塌塌的垂着头,无精打采的为废土增添了一点可怜的生机。

    但既便如此,在经历了黑暗的隧道和恐怖的攀缘者之后,这片废土依然看起来如此亲切,尤其是娜琪,看到群山的那一刻,她甚至忍不住跪了下来,不住的亲吻着龟裂的大地,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就像离乡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土。

    “那边。”没有干扰娜琪宣泄自己的情绪,乌鸦抬手指着东北的方向说道,“裂谷部落就在东北方的深山里,一处被群山包围的谷底,从外面很难发现,如果没人带路的话,恐怕帝国人找一辈子,也未必能发现他们的部落。”

    “难怪帝国士兵想尽办法都要抓到他们的人呢。”玫瑰皱着眉说道,“但是空中呢?帝国虽然没有空中力量,但是以他们和战区的关系,从战区势力那边借来几艘空艇不成问题,你昨天不就打下来了一艘嘛。如果他们从空中侦查,想要发现裂谷部落并不难吧。”

    “这片山区很大,我昨天一共也就侦查了五分之一吧。”乌鸦眨眨眼,神秘的说道,“你猜就在这五分之一的山区里,我发现了多少飞行器的残骸?”

    “嗯?”

    “九十三台,残骸的坠毁时间不等,从三四百年前直到三四十年前,从飞机到飞艇甚至浮空球,什么年代什么类型的飞行器都有,哦,对了,我甚至发现了一台碟形飞行器,可惜里面没有小绿人。”

    “飞行器墓场吗?”玫瑰轻轻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就像四叶本土的麦克维尔五芒星?”

    “那就不知道了,和咱们无关。”乌鸦耸耸肩,“准备出发吧,以咱们的速度,入夜之前应该能赶到了,他们可是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准备迎接神圣之灵和失散同胞的归来。”

    “呵,你玩的还挺开心。”玫瑰嗤笑道,“但是别玩的太过投入,忘了咱们的根本目的。”

    “放心,裂谷部落对罗阿的崇拜已经传承了一百多年,只要接受了咱们神圣之灵的身份,就没那么容易动摇。”乌鸦眯着眼睛轻声道,“现在唯一的障碍……算了,还不能确定,等我再观望一下吧。”

    “x,你他x把话说完啊傻鸟。”雌豹差点被一口气憋死,张牙舞爪的说道,“你他x这种行为比本土那些写小说的断章狗还不要脸。”

    “那个,三位神圣之灵大人。”娜琪怯怯的声音打断了雌豹的咆哮,“实在对不起,让你们等了这么久,我有点太,“对了,他们还不知道,那,那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越快越好?”

    “嗯,越快越好。”娜琪肯定的说道,“不然他们要等急了。”

    “就他x等你这句话了,小丫头。”

    雌豹兴高采烈的反应让娜琪担心自己是不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而乌鸦和玫瑰古怪的表情也坚定了她的担心,可惜,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两只手一左一右,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

    是乌鸦和雌豹的手。

    “享受和神圣之灵一起飞驰的愉悦吧,群山的孩子,这可是其他人一生都遇不到一次的机会。”乌鸦笑眯眯的低声道,“那么,飞吧,孩子。”

    于是,娜琪感到自己真的已经飞起来了。

    以前部落里的战士哥哥们,偶尔也会背着她在山里穿行,尤其是法伊塔哥哥,更是从小就带着她到处玩耍,但从没有一次速度如此之快,陡峭的悬崖,简直就像是掉下去的一样,失重的刺激感紧紧攥住了她的心,让她无法控制的发出了尖叫。

    “啊~~~”尖叫声在山谷之间回响,久久无法散去。

    “我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在尖叫啊。”

    “肯定是错觉,你忙昏头了吧。”

    “大概是忙昏了,不行,要再快一点,不能耽误了晚上的欢迎会,否则万一伟大的罗阿和山之灵大人怪罪起来,咱们就成了村子的罪人了。”

    很显然,尖叫声并未传到这座沉睡在深山里的小部落,山谷里的部落依然沉浸在仿佛节日般的气氛之中。

    部落坐落在一个封闭的小山谷中,山谷被群山包围着,唯一可见的通向外界的出口,被一条上千米深的裂谷切断,长长的裂谷宽达近百米,终年笼罩在迷蒙的云雾之中,只有一道颤巍巍的吊桥穿透云雾,横跨于裂谷两端,把山谷和群山连在了一起。

    山谷内的环境和外面截然不同,简直就像是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般。

    外面是黄土沙尘,是贫瘠荒芜,是生命绝迹的废土,但山谷之内却生机勃勃。

    两条小溪从高耸的山巅顺势而下,在山谷正中汇聚成小小的湖泊,湖泊的面积不大,湖水却清澈甘甜,茵茵绿草长满了山谷,绿草间点缀的彩色的野花。

    山谷四周的山脚下,分布着数十个宽敞的山洞,洞口挂着皮制的门帘,不少身披兽皮脸上涂着油彩的废土人踩着地毯般的青草,在山洞内外出出进进。

    在山谷的一角,石柱和锈蚀的旧金属围成了一圈兽栏,二十多只双头牛懒洋洋的在兽栏里啃食着鲜嫩的青草,双头牛身边,几个健壮的废土女性拎着装满牛奶的木桶,喜气洋洋的返回了湖边。

    那里相当热闹,男女老幼,足有上百废土人聚集在一起。

    一个奇怪的石堆在场地正中被堆了起来,石堆上已经架好了烤架,两只不知名的变异野兽早就被清理干净穿在了烤架上,几个年老的废土人围着烤架,把黏稠的汁液反复刷在变异野兽尸体上。

    另一边摆着几个足有一人高的大金属桶,古旧的金属桶表面被擦的干干净净,虽然外型上看很像四叶星的汽油桶,但里面装的却绝非汽油,因为稍稍掀开封好的桶盖,就会有浓郁的酒香从桶里飘出。

    在烤架附近,不断有人走来走去的,除了牛奶和腌制好的兽肉外,还有一大盆野果也被送到了烤架旁,有人从石盆里拣出几十枚卖相不错的放进石盘里,端着盘子绕到了后山。

    后山的山谷比较小,山脚下只有几个山洞,废土人把盘子恭恭敬敬的摆在其中一个山洞洞口,朝一旁那几只半透明的源能乌鸦行礼,随后诚惶诚恐的退了出去。

    源能乌鸦当然不会享用那些野果,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它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另一个地方,集中在山洞深处那座朴实无华的祭坛上。

    很显然,这个山洞就是部落的神殿,山洞深处垒起了一层石台,就算做是罗阿的祭坛。

    按照乌鸦的经验,祭坛中心摆放的要不就是信仰的偶像,要不就是部落的图腾,事实也正是如此,一座神像被摆在祭坛中心,从石头的质地来看,神像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想必在部落中已经传承了几代了,源能乌鸦们正是看这座神像看的入了神。

    因为它确实太奇怪了。

    那就是一块长方形的石板立在祭坛上而已。一人多长的石板最多十厘米厚,看上去就是薄薄的一片而已,在石板的中央部位,倒是雕刻着一个普通的废土小女孩的形象,乌鸦猜测,或许这个小女孩的形象才是部落所崇拜的罗阿吧。

    问题是小女孩的雕刻最多占据了整块石板的五分之一,其他位置没有任何刻痕,就是一块光洁的石板而已,乌鸦实在弄不懂这个部落的信徒们为什么要把神像弄得这么奇怪,不仅毫无意义,而且直接雕一个小女孩的石像可比现在这样省事多了,还是说……其实这个样子才是神像真正的样子?

    “咔哒”,脚步声又一次在山洞外响起,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走进来的是个瘦小干枯的老妇人,身上充满了大量植物混杂在一起的古怪气味,身上穿着部落里罕见的粗布服饰,鼻子和双耳上挂着几枚骨环,稀疏花白的头发松松垮垮的挽成发髻用细骨盘在头顶,皮肤布满了深深的皱纹,比尸鬼的样子也好不了多少,看上去就像干枯的橘皮一样。不过虽然皱纹纵横,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身上也纹满了各种图样的刺青,比娜琪更多也更加完整。

    老妇人拄着长长的兽腿骨,步履蹒跚的进了神殿洞穴,径直走到祭台边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就坐在其中一只源能乌鸦的对面。

    “尊敬的山之灵。”老妇人的声音嘶哑的就像金属摩擦,“您在神殿已经一整天了。”

    “你们对群山的信仰十分虔诚,在这里,山间的回响比任何地方都更加清晰。”源能乌鸦的视线越过老妇人,继续停留在罗阿的神像上,乌鸦用一种缓慢中带着某种节奏的声音悠悠的说道,“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让我好像又回到了群山的梦境里一样,呵,一时有点入迷了,这么快,已经一整天了吗?”

    “原来如此,难怪我上午进来了几次,您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没办法,习惯了在群山的梦境中沉睡,外界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太难把握,虽然我们已经竭力适应,但稍不注意,就会忽略时间的流逝。”乌鸦若无其事的说道,“群山的侍奉者啊,如果我之前忽略了您的出现,请接受我的道歉,这并非傲慢的表现,只是我们还不习惯这个陌生的世界。”

    “您无需为此心怀歉意,尊敬的山之灵,您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表明了您的善意。”老妇人低声笑着,虽然身体老迈不堪,但一双眼睛却依然明亮,眼神颇为古怪,“不过,我看您始终关注着伟大的罗阿之像,是我们的神像有什么问题吗?偏离了伟大罗阿的形象?”

    “问题?形象?不不不,群山的侍奉者,您还在用人类的思想来思考,实际上群山根本不存在名字,更没有什么形象。群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你认为她叫罗阿,你认为她是现在的样子,那她就是现在这个形象和名字,我认为她叫杰西,她的形象应该是一位睿智又虔诚的年长侍奉者,那对我来说,她的形象和名字就是另外一种。明白了吗?对我们这些山之灵来说,群山不是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而是用心灵去体会群山本质,表象可以有亿万个,但本质只有一个,呵,我在这里感受到了群山的本质,那她就是群山,其他的因素一点都不重要。”

    老妇人沉默了,目光低垂,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呵呵呵,我知道,这对你们人类来说还是有些难以理解,但没关系,群山的梦境亘古不变,你们人类有充足的时间去理解和体会。”

    “也许您是对的,尊敬的……”

    老妇人低垂的目光不为人知的闪烁着,正打算说什么,从山谷的前山出突然传来一阵混乱和惊呼,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

    “呵,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