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至尊小法师 > 第五章 我想叫小姐
    “握草!”泰日天舌头舔着鼻子,连连后退:“什么情况,吓死本帅狗了。”

    “不要宰我!”公鸡瞪着两只豆大鸡眼,张着尖嘴,对屠洋嘶声大叫:“我刚才在装死,我愿意当儿子!爹,亲爹!”

    “……”屠洋咽了口唾沫,表情复杂,心中雷音滚滚:公鸡果然开口说话了,但是这货居然把我刚才说的话当成,直接开口叫“爹”,这就尴尬了。

    “洋儿,来人了吗?”屠卫国在屋内喊了一声。

    “没、没有,我在打电话!”

    吱哑,门框声响,屠卫国提着一个铝壶走出来,“鸡宰了没有?水都烧开了……还没宰呢,还是我来吧?”

    “饶……”

    公鸡扯着嗓子刚叫出半个字,屠洋一把掐住鸡脖子,公鸡拍打着翅膀,扭头看向屠洋,豆大的眼睛骨碌碌乱转。

    “想活命就别乱说话。”

    屠洋牙缝里,低低挤出几个字,假装手一松。

    公鸡没来得及撑开翅膀,一屁股坐到地上。

    “嗬!这怂鸡钎了我一下,”屠洋骂了一句,抬脚在鸡屁股上踢去,“还想跑!”

    “呀呀呀呀!”

    这时候红公鸡也明白过来,伸着吱脖、扑腾着翅膀,大叫着跑开。

    “这只鸡叫唤的声儿,挺奇怪啊?”屠卫国奇怪地看着红公鸡,还想一探究竟,忽然觉得小腿上毛茸茸的,低头一看,一只泰迪正在自己腿上蹭痒痒,神色中露出喜爱:“哪来的小狗,好像是城里人养的那种。”

    “同学送的。”屠洋笑了笑,赞许地看了泰日天一眼,这货还比较聪明,知道转移注意力。不等父亲多问,转身又走向鸡笼旁边,伸手一抓,把那只芦花鸡抓了出来。

    “红公鸡跑了,今天就杀这只吧。”芦花鸡嘎嘎大叫,拼命扑腾,屠洋心中有点感慨,这就是命运啊。

    “咳!”屠卫国咳嗽一声,把开水壶放到地上,“还是我来杀吧,你毛手毛脚的,鸡都杀不了。”一边说着,走到水管边,把两只鸡爪撸直,用脚踩住,拉起鸡脖子,揪下两撮毛,露出气管,一切割了下去。

    “嘎!”

    芦花鸡停住了惊叫,身体抽搐,鸡血一股股地窜出。

    屠卫国把用力一撅,把鸡脖骨折断,断口的鲜血流进备好的白碗。

    卜叽!

    躲在角落里偷看的红公鸡,吓得身体一抖,屙出一泡溏鸡屎。

    开智之后,它已懂得了死亡的可怕。

    一分多钟的时间,鸡血流尽,芦花鸡也完全停止了挣扎。

    屠卫国咳嗽了一声,把鸡放到大盆里。

    “爸,这会儿有点风了,您先回屋吧,剩下的我来。”

    浇上开水,大盆里热气蒸腾,腥气扑鼻。

    屠洋坐在小板凳上,趁热拔毛。

    “那你开轻,开膛的时候别把苦胆弄破,要不肉就苦了。还有,鸡胗子里的西要洗干净,鸡屁股上的尖尖要割下来,那东西……咳咳,据说吃多了致癌。”屠卫国嘱咐了两句,在水管下洗了洗手,又进屋了。

    屠洋拔毛、开膛、清洗,泰日天围在旁边一会闻闻揪下来的鸡毛、一会闻闻掏出来的肠子,红公鸡身子缩在角落里,偶尔偷看一眼,凳下的两朵红色肉翎不停颤抖。

    一切收拾干净,把鸡肉下锅、电饭煲蒸上米饭,屠洋的妈高凤兰也回来了。

    帮屠洋调了调鸡肉的鲜浓,高凤兰又炒了两个菜。

    八点来钟,一家三口吃饭,泰日天也进了屋,在三人脚底下转悠。

    高凤兰对泰日天很是喜欢,直接就要扔一块鸡肉给它。

    “妈,别扔到地上喂,弄一地油不好。这种小狗也娇气,容易生病,我一会儿给它弄个盘子。”说着,屠洋一把把泰日天抱起来,放到春秋椅上,轻声道:“给你个任务,把我爸的诊断证明偷出来。”

    “要是没有诊断证明呢?”

    “那就看看都有些什么药,捡特殊的记下来,我奖励你一条鸡腿。”

    泰日天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巧到卧到沙发上,不一会站起来,偷偷向屠卫国放在旁边的病历袋走去。

    以往,屠卫国从医院回来,先要把病历收后,今天却大意了,落在沙发上。屠洋想自己去看看,又怕父亲发现,干脆就派泰日天出马。父亲去医院检查了几次,每次都说问题不大,但是屠洋总是预感着,事件没那么简单。

    “洋儿,你是怎么打算的?”回到饭桌旁,高凤兰给儿子夹了一块肉。

    “还打算什么?”屠卫国翻了翻眼皮,“建军的媳妇已经跟她们学校说好了,让他去镇江一中复读一年,屠洋成绩本来就可以,去镇江一中复读,考燕大稳拿。能考上燕大,她们学校也是愿意要的。”

    “那敢情好,”高凤兰脸上笑容一下子绽开,侧头又看了看屠洋,“洋儿,去哪儿好好学习,另外啊采薇就在一中呢。你和她有娃娃亲,现在都不小了,正好亲近亲近。”

    “妈。”屠洋老脸微红,“娃娃亲”的事他早知道,心里偶尔也会有一点念想,不过感觉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也就不是很在意:“这年头,谁还论娃娃亲啊。”

    “别人咱们不管,杨建军他们肯定不能反悔,你爸在战场上可是替他挡过枪子的。要不是你爸……”

    “行了,行了。”屠卫国打断了媳妇的话,“娃娃亲这事先沉沉再说吧,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建军是大老板了,咱们建猪场的时候,他还借给咱们十万块钱,现在又帮着洋儿跑了学校的事。这情啊……唉,婚姻是大事,咱们不能用战友的交情逼人家,还是看缘份吧。”

    订下屠洋复读的事,饭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一家人吃完饭,屠洋帮着把碗筷洗了,然后弄了一碟子饭菜,抱着泰日天进了自己的屋。

    屠洋家五间正房,中间两间是客厅,东边两间父母住,屋里砌着土炕、灶台,冬天做饭还能烧炕,夏天就在院子里的两间配房做饭。

    正房西边一间,屠洋住着。

    把泰日天抱到自己的屋里,屠洋对蹲在门口配房房山处的红公鸡招了招手,红公鸡噔噔噔一溜小跑也进了屋。

    “爹!”

    一进屋,红公鸡翅膀拄地,就跪下了,“谢谢您再造之恩,以后您一定要管着我啊,别把我给宰了。”

    “佛经里说,畜牲道是刀途,又叫血途,难逃相吞相杀的命运,家养的被人吃,野生的被天敌吃,就算自然死亡,尸体也难得保全。”屠洋坐在椅子上,神色严肃:“不过,你现在开启了灵智,让我吃我也下不去嘴。但是,若没有我保护,就算你会说话,性命也时时处在危险之中。”

    “儿子清楚,儿子不敢离开爹爹半步。”

    红公鸡嗓门粗,声音跟个小伙子相似,再加上吓成一团的衰样,屠洋看着差点没笑场。

    “你这份心我明白了,这只泰迪名叫日天,你以后和泰日天一样叫我主人吧,你先起来。”

    一面说着,屠洋站起来,给自己沏了杯茶水,晚饭吃肉,嘴里有点油腻,喝茶利口。

    “是,爹!”红公鸡喊了一声,爬起来,挺胸叠肚,站到泰日天旁边,对泰日天点头,“大哥!”

    公鸡大脑强化的同时,强化仪也向它的脑海里复制了大量的人类社会信息,公鸡虽然智力不高,基本礼貌还是懂的。

    “一边站着,别防碍我吃饭。”泰日天用狗头顶了项公鸡,粉红的舌头飞快地舔着盘子:“嗯,鸡腿真香,好吃!”

    “咯!”

    听到“鸡腿”两个字,公鸡瞪着小圆眼,吐着小舌尖,打了个哆索。

    屠洋看了看一狗一鸡,说道:“日天,以后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以后你要好好对待公鸡兄弟……还是先给鸡起个名字吧。日天,你的名字,是谁起的?”

    屠洋说了一句,感觉叫“鸡”比较别扭,念动一动,又想起日天,想了解一下它的来历。

    “我的主人起的。”提到主人,泰日天眼中露出敬重的表情,“大便干燥的时候,我需要后脚腾空,屁股向天,才能把屎屙出来,所以他给我取名叫‘日天’。”

    “那应该叫‘顶天’。”

    “主人高见。”泰日天想了想,表示同意,跟着不忘拍了一个马屁。

    “你主人虽然是位科学家,取这个名字却不严谨。”

    “可能……他语文不好,觉得日天比较霸气,就瞎用上了。”

    “好吧。”屠洋点点头,不在这上面较劲了,目光转向红公鸡,“公鸡,你有没有想要叫的名字?”

    “我嘛……”红公鸡在地上走了两步,歪着脑袋沉思片刻,豆大的眼睛猛地一亮,兴奋地喊道:“人类把小姐叫鸡,我现在拥有人了的智商,干脆就叫‘小姐’吧。”

    噗!

    公鸡话音一落,屠洋一口茶水喷出来。

    泰日天在地上打了个滚,爪子不断拍肚皮:“叫小姐,老子的狗吊都要被你笑歪了,汪呜。”

    “怎么了,爹?”公鸡不解地看着屠洋,“小姐有这么好笑吗?”

    “你知道小姐是什么意思吗?”泰日天站起来,抖了抖狗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