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646章 又是陈将军
    高山手上发力,将局长的脸都给压扁了。

    “来,来人,快来人。”局长大声呼喊着求救。

    可惜,他现在就算是喊破喉咙了也没用。

    他为了暗中解决掉两人事先让人都撤开了,而且叮嘱过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间审讯室。

    审讯室本就隔音再加上监控被关掉了,所以他扯破喉咙喊也不会有人来。

    局长意识到这点后也不再求救,换了一副面孔,嬉皮笑脸道:“小兄弟,一切都是误会。你现在放了我,你们就可以离开,若是杀了我那你们真就无路可走了。”

    “误会?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害我们的?”

    “是……”局长犹豫了下晃动了下脑袋,“不可以,不能说的,我若是说了我全家都要死。”

    局长想到了对方的提醒,若是他把事情办好,那么以后前途无量。

    相反,若是事情办不好就独自把事情扛下来,不然他全家老小就都别想安生了。

    一般人说出这话他自然不会忌惮,可以对方的身份一定是说到做到。

    “你别问了,杀了我吧,我不会说的。”

    “你考虑清楚了?”高山捡起枪将枪口对准了局长的脑袋。

    局长浑身颤抖,目光闪烁。

    他并不是不怕死,他怕的要命,可他没的选择。

    局长闭上了眼睛,“你开枪吧。”

    高山扣动了扳机。

    “他虽然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依旧还是局长,你若是杀了他,你也会惹下麻烦的。”孟月琴再次开口,希望高山能冷静下来,别做出冲动事情来。

    “闭嘴!”高山呵斥道,同时一把揪起了局长,让他睁开睁开眼睛,质问道,“是不是陈将军指使你这么做的?”

    听到陈将军三个字,局长先是一愣,接着连连摇头,矢口否认:“不是,不是的,我不认识什么陈将军。”

    高山冷笑一声。他虽然否认了,但是从反应来看就相当于承认了。

    陈将军最近动作似乎有些多啊,先是派人对他们动手,担心派出的人失手又藏了后手,由这局长来收尾,摆明是要将他高山置于死地!

    这陈将军难道就不怕他老子知道这事情动怒吗?

    要知道,陈将军爹的性命还捏在他手里呢,除了他没人能救得了老陈。

    莫非父子两人反目了?若是这样的话那倒是有趣了。

    高山一把将瘫软的局长推到角落,对着孟月琴说道:“看戏也看够了,赶紧打电话叫人来收尾吧,后续的事情不是还要我来处理吧?”

    孟月琴嘟着嘴,伸出手不忿道:“我手机被收走了,还带着手铐怎么叫人?”

    她还在为刚刚被高山呵斥的事情赌气,她长这么大没人敢这么呵斥她过。

    “你是国家安全局的人,我不信你这点事情搞不定。”

    孟月琴白了高山一眼,觉得自己这个姑父更加高深莫测了,怎么仿若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原本,她对于这个姑父很不满意,觉得姑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找了这么一坨牛粪!

    现在看来,她对于这个姑父的认知似乎太浅显了。

    孟月琴舌头翻动,里面出现了一根铁丝,轻松的就打开了手铐,随后从头发中取出一个微型联络设备,立即和总部那边取得了联系。

    没一会功夫,一群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人如入无人之境的闯进了警局,无人敢拦阻。

    在京都这地方,最难招惹的就是穿中山装的人。

    当然,有些人可能只是喜欢这些行头,但是有些人得罪了就是在找死。

    “把这几个人带回总部好好盘问,一定要把他们背后的人揪出来。”孟月琴现在也确信这局长背后一定有人了。

    局长看到这阵仗完全吓傻了。

    他到底是要杀什么人啊?

    他先前也对指派他的人问过,但是对方并没有说。

    现在看来,无论他的任务无论成功与否,最后都只有一个结局,就是死。

    若是任务成功了,那也不会平步青云,他所杀的人背后的势力肯定会要了他的命。

    假若是任务失败了,那也一样是死路一条,两边的人都不会饶过他。

    想到这些,局长哈哈大笑着,嘴里说着颠三倒四的话,竟然疯掉了。

    别人眼中,他是风光无限的局长,可到头来不过是任人摆弄的棋子,竟然只有一条死路可走,真是可笑。

    高山对于这些事情已经不关心了,他觉得自己必须尽快反悔东河市,因为他觉得那边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陈将军的举动太过反常。

    “你干什么去,你得跟我回去录份口供。”

    “没时间。”

    高山说着扬长而去,留下孟月琴气的直跺脚。

    这个姑父实在是太不给她面子了,回去得好好跟姑姑告状,让姑姑好好收拾他。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姑父似乎也越看越顺眼了呢。

    孟月琴胡思乱想着,又觉得这些想法不太好,赶紧扫去,准备先好好对这个局长和他几个手下审讯一番。

    高山离开后立即回到了华清堂那边。

    他出去耽搁了不少时间,回去的时候比试已经完毕,李朝康技高一筹胜过了华清池的弟子。

    不过那华清池的弟子很阴险,竟然出手伤人。

    李朝康也跟随高山一段时间,但是他醉心医学,因此医术上精进是最快的,但是修炼上则落下了,而且是被偷袭,所以着了道,被伤的不轻。

    此时,李朝康坐在那里调理,脸色惨白,身前还带着血渍。

    高山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后对着华清池问道:“这就是你教的徒弟?技不如人就算了,这没什么丢人的,竟然还出手伤人?”

    华清池脸色也不太好,出手伤人的事情他不在乎,主要是比试输了,这让他很难堪。

    “我怎么教徒弟用不着你来说三道四,你也是医生,应该明白体力和耐力也很重要,我徒弟这只是在试试你弟子的耐力如何,不然碰到一个需要久治的患者,自己先扛不住倒下了那不相当于害人性命?”

    一旁人听着都咂舌不已,这华清池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事情竟然还能被这么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