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181章 神功大成?
    淤堵的经脉刚裂开一条细缝,快要凝结成实质的灵气就冲了出来,正好撞上高山的真气。

    凌冬身体里的经脉就像是被关闸的水坝,水(灵气)在里面越积越多,最终的结果就是冲毁水坝。

    现在高山做的就是把‘锈死’的水坝闸门打开,里面积淤的灵气自然泄了出来,高山是首当其冲。

    “呜。”卸掉的灵气宛如洪潮,震得高山浑身一颤,死死的抿紧双唇,面色涌现一丝不自然的红潮。

    好在挡住最初的爆发,后续的灵气就变得越来越温和,宛如汩汩溪流,只不过这溪流的水势有些急。

    高山缓了口气,继续冲击第二道阻隔,咔

    神色一紧,高山在淤堵刚裂开的刹那,就把真气凝聚成针,想要借此来减少灵气卸掉时的冲击和压力。

    别说,这招还真挺管用的,高山只是觉着心头有些难受,真气消耗加快,像是先前那般震得他气血乱颤再没出现。

    “老大,这可真够劲的。”胖子好似玩笑的说着,神色间却带着几分紧张。

    这会要说承受压力最大的自然是高山,可紧跟着就是护着十二经脉其他四条的孙海华、李朝康和唐胖子三人。

    他们几个正在护着凌冬的其他经脉,保证其他正常的经脉不会在灵气的冲击下破裂,承受的压力一点也不小。

    高山只需要挡住灵气卸掉时的爆发,他们却要小心翼翼的调动真气,确保四条未曾经受过灵气侵占的脆弱经脉不会破开。

    不过这会已经没办法停下来,要么一鼓作气打通她所有淤堵的经脉,让灵气在她体内形成循环。

    要么卸掉的灵气在脆弱的经脉里横冲直撞,只要张学圣他们一撒手,凌冬这条命就搭在这儿了。

    想到这儿高山一鼓作气,再次冲向第三道阻隔、第四道、第五道……

    这次他没有再尽力去把真气凝聚成针,反倒是刻意的放开了些,顶在前面的他承受的压力越多,灵气泄流的速度越慢,张学圣他们承担的压力就越小。

    稍作休息,高山再次冲破两道,到了这个时候,凌冬体内的灵气开始汇聚成河,他的真气随时都有可能被撞碎。

    高山必须撑住,要是被灵气撞碎,灵气顺势冲入他体内,必定会对他造成损伤,再想重新凝聚真气得等到他把伤养好,最乐观的情况也得好几天。

    张学圣他们谁能撑得住,别说是几天,就这么一会都快要了老命了。

    “最后一道,撑住啊!”高山咬了咬牙,以真气震动金灵针,先前针尾以同样频率颤抖的银针,此刻就如同出现无数道残影,还有几根针的针尾静止不动,竟然停了下来。

    其实那不是它停了,而是它颤抖的速度过快,在肉眼看去就像是静止一样。

    一股锐金之气出现在凌冬体内,迅速与高山的真气融为一体,他也再不犹豫,控制着真气撞向最后一道阻隔,心头大喝;‘给我破啊!’

    咔轰。

    狂暴的真气喷涌而出,坐在中央的凌冬头发漂浮而起,无风摇摆,围着她的四人瞬间被掀翻出去跌坐在地上。

    只有负责心脏的华宇和负责大脑的张学圣还在坚持,灵气在十二经脉中游走,再加上前面有其他人分摊主要压力,抵达心脏和大脑时已经变得温和,这才让他们坚持住了。

    高山嘴角渗出丝丝鲜血,插在她身上的金灵针也被弹飞体表,叮叮的落在地上。

    “握草,神功大成。”胖子斜着歪倒在地上,样子看着有点惨,就是那张嘴闭不上。

    “老大,你没事吧?”胖子关心的问道,眼角还不停的往凌冬瞅,长发飘飘而起,面容好似要泛光一样的晶莹,双眸紧闭,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就跟电视里演的仙女似得。

    不对,是比仙女还好看,电视里那些加了各种滤镜、特效的妖艳贱货,哪能跟眼前这姑娘相比。

    “死不了,你小子把那双贼眼给我挪开。”高山深呼吸几次后,气息逐渐平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老大,我这不是关心你咱妹妹嘛!”胖子贼兮兮的笑着,眼里倒是没有淫秽,这家伙是想活跃气氛呢?

    可能是身宽体胖,脂肪多,在地上躺了会他就站了起来,跑到高山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行了,把我放开,我这还没老了。”被人搀扶着坐在地上,嘴角带血,面色微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快挂了。

    他这会虽说受了点小伤,最后关头差点被震散真气,让他脏腑受到冲击,但也不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

    “老孙,你们怎么样?”高山就这么坐着,看向旁边的孙海华。

    “跟死胖子差不多。”孙海华用手撑着坐了起来,眼白的血丝都多了几条,刚才那下可给他震得不轻。

    “诶诶,老孙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死胖子,我要是死胖子,你跟我差不多,不是已经死了。”

    最先缓过劲的唐胖子这会看上去好好的,要是不说谁能知道他也受了伤。

    “好了,凌冬快醒了,都收拾收拾,出去别让人看出来。”高山说着喘了口气,站起来后郑重的朝着众人说了句:“这次,谢谢大家了。”

    “也不看看我是谁!”李朝康神色有些兴奋的说着,虽然经常连高山都怼,但能得到‘老师’的感谢和肯定,对他来说跟中奖似得,这是多亏没涨尾巴,要不这会都撬到天上了。

    “就是,跟我们还有什么好见外的,你妹妹就是咱妹妹,我媳妇还是我媳妇。”高胖子砸吧着嘴,心想差点说岔了。

    “听说波多老师快来了,我想亲自给她调理一番。”华宇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滚。”高山对这家伙也是无奈了,三句不离小段子,你这是对动作艺术片有多执着。

    正说着凌冬飘起的长发骤然垂落,身子一歪就要往地上倒,高山连忙屈膝蹲下把她抱在怀里。

    “这下应该就没问题了。”高山摸了摸她的脉象,平稳有力,气息悠长平缓,这才真正露出笑容。

    “我去叫叔叔阿姨进来。”张学圣说着就往门口走,老成持重的他越来越有点大师兄的架势。

    哐。

    门突然就这么被撞开了,要不是张学圣闪的及时,这下非得被他碰个满脸开花不可。

    “你们不能进,里面救人山伢子,冬儿这是好了?”黄秀兰正张牙舞爪的拦着往里闯的人,回头一看发现高山正站在病床边上,一群人正围着床上的冬儿。

    “恩,好了,妈,你别担心了。”高山笑了笑,目光一转看向被母亲拦下的两个年轻人,语气不悦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