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217章 你输了!
    就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病人身上,放在高山的治疗方面的时候。可李朝康却一直把目光锁定在魏子翔的身上。当看到他趁着众人不备,想要偷偷溜走的时候,李朝康直接喊着唐吉德冲上去给他抓了回来。

    随着李朝康的话语,唐吉德飞速的窜了出去。跟李朝康两人一左一右挡住了魏子翔的出路。看到魏子翔一脸阴郁的神情。李朝康阴笑着说:“嘿,刚才你不是很得意吗?现在怎么想跑了?往哪儿跑,你魏家的脸不要了吗?”

    魏子翔脸色一暗,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同时华宇走到对面的药台上,在魏家人反应过来前把桌上的孤本给拿了过来。

    “老高,这是你的。”华宇把孤本小心翼翼的交给它。

    虽说是牛皮纸制成的,上面还带着不少空洞,看起来像是虫蛀又或者烟头烧的样子,华宇还真怕它突然散架化成灰。

    “你们想怎么样?”魏子翔抬头看着众人,面带倔强愤恨的说道。

    “我们”孙海华刚想开口,身后猛地传来一嗓子鬼哭狼嚎:“啊~我的翔儿谁敢碰我儿子我就跟谁拼命,都给我滚开。”

    一名双鬓发白的老太太冲了过来,撞开人群扑到魏子翔身边,抱着他如护崽的母鸡般抬头喊道:“我看谁敢碰他?”

    这……

    还真是有点出乎众人意料,怎么突然就冒出个老太太,还一副要撒泼打滚的表现。

    “你是?”高山作为正主,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让被人为他出头。

    “你们别管我是谁,反正别想动翔儿。”妇女撞开双手,把魏子翔护在身后。

    “魏子翔,你也算个男人。”唐胖子在旁边不屑的说道。

    魏子翔坐在女人身后,把头低着一言不发,看起来像是要耍赖到底了。

    “别吓唬我们,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说要双手就双手,以为是什么,演电视剧呢?”老太太张牙舞爪,气势凶猛的说着,就算被几个大男人围着也一点都不怕。

    “不要双手也行。”高山突然开口。

    “老高?”李朝康惊叫道:“你这是干什么,放虎归山等着他养好了再来咬死你?”

    “就是,老大,你可别冲动啊!”唐吉德拉着他的胳膊侧脸轻声道:“既然都已经要得罪了,那就一次给他整死。”

    为什么要找魏子翔赌手,这里面的情况他们都了解了。别说他害了人,光是三番五次的想要害高山,就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无论是前面肾黄金吃死人,还是后面要致赵董于死地,这都是要彻底毁了高山的名声和事业啊!

    加上刚才他所说的情况,把他老子的死归结到程老身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要是给他喘息的机会,回头不知有多少麻烦。

    “我自有主意。”高山说着回过头,看向地上的女人说道;“想保住他的手也行,去警局自首,我就当这次赌约没发生过。”

    “老大。”唐吉德说。

    “老高。”张学圣这个老实人也急了。

    就以魏子翔的表现,连赌约都想赖掉,他能去警局自首吗?

    “行,我们去警局自首。”女人眼珠一转,当即就答应下来。

    只要先离开这里,到时候去不去还不是他们说了算,虽然这么做魏家的脸面不好看。可脸面有什么用,早在魏中城一病不起后,魏家就没什么脸面了。只要魏子翔还活着,将来总有一天能让魏家再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只要魏子翔成了名,谁还在意之前这点事。

    “魏子翔,你怎么说?”高山没理会面前的女人,直接看着低头不言的魏子翔。

    以双手诱他站出来只是无奈之举,要是能让他自首伏法,高山觉得比要他双手更值得。高山这代人是长在红旗下的,而且是法制逐渐健全的社会体系中,没有老一辈的草莽气。

    动不动什么三刀六洞,割手指,砍手这类,他们也就当个笑话听听,在电视里看看。

    相比起这些草莽作风,他们更加信赖法律,只是有时候,法律毕竟是个死物,会存在难以避免的缺陷,让人无奈走上错误选择。

    让魏子翔去自首是他先前就想好的,要是他能在牢里幡然醒悟,对中医的发展和推广也是股强而有力的力量。

    任何人都会犯错,但也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当然,这要是法院判决后,他能活下来再说,法律该怎么判是法律的事,做错事就该承担后果。

    “如果我不做呢?”从摔坐在地上,魏子翔第一次说道。

    “那你今天就得留下一双手,并且今后不允许再行医。”高山面无表情的冷然说道。

    其实要了他的双手,行医就已经成了笑话,没了双手的中医,那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

    如果是高山还能靠先前积攒的名声,找个小地方扯大旗混混日子,魏子翔他还真不够这个资格。

    “你要我认什么?”魏子翔语气低沉道。

    “全部,注射致死,投毒害人。”高山说的很坚决。

    “不可能,你这不是要保他双手,是在要他的命,我我跟你拼了。”妇女一听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朝高山冲去。

    “妈。”魏子翔一把拉住母亲,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说道:“愿赌服输,我魏家,这点但当还是有的。”

    “翔儿,他们,他们是要你的命啊!”妇人抓着他的手眼泪婆娑的说道。

    “什么命不命的,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魏子翔看起来有点心若死灰的沉寂。他所有的骄傲和坚持,都在刚才被高山敲得粉碎,毒厄经也到了对方手里。

    对方能在他最得意的地方打败他,而且连他都看不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光是这份打击就让魏子翔绝望。他现在有点体会到,祖父当年是种怎样的感觉,身为针灸方面的大家,被程焕真一个‘杂学’给击败。

    “程焕真赢了我祖父,你又赢了我,看来我魏家是要栽在你们手里了。”魏子翔笑的有些凄惨。

    “你祖父的是完全是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与程老何干?”高山义正言辞道:“难道这天下就只能你魏家有所成就,其他人就得屈服在你家之下,什么道理?”

    对于魏子翔父子,高山觉得完全是不知所谓,看到别人比自己强就暗自较劲,技不如人又比气吐血,最后还给死了。

    这简直比小说情节还要精彩,光是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就能知道他未来会有怎样的成就。

    这种人就算是有了成就,对于中医学是福是祸还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