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225章 突破后的变化
    当晚,高山就把之前的药方写了下来,回到家里好好的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总算是舒了口气。身体放松后,高山习惯性的往床头看,准备好本书看一会再睡觉。

    “咦!”这一扭头,他突然想起放进抽屉里的羊皮书了。起床把书拿出来,看着上面的小篆,转头回到床上把手机摆在旁边。

    “毒厄经……”在手机上一字一字的翻查,书里生僻的字多不胜数,到后面竟然查都查不到了。但就是这短短的半章,就让高山受益匪浅,心头有一种恍然明悟的感觉。

    正在此时,尾椎内好似有一团气猛然爆开,高山双眼大睁,即刻盘膝坐好,屏神静气的闭上双眼。

    气血如龙,筋骨自鸣,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他体内传来,要是让人听到还以为放了炮仗。

    盘坐在床上的高山,体型出现肉眼可查的变化,双肩的肌肉变得更加紧凑,肩头隆起成平原状。

    胸前的肌肉也稍稍隆起,好似有气筒给里面打气般,腹部原本只是平坦的肌肉,出现道道横纹。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山就从一个看似文弱白净的书生,变成了肌肉巨无霸,就是跟那些健身达人比也要强上一筹。

    就是奥赛上那些得了ifbb的选手们,大概也就他这个样子。

    在他的体内,好似游龙入海的真气每当经过他的五脏六腑、经络、皮骨时,都会留下淡淡的晶莹。

    每过一次,他的五脏六腑与经络、皮骨,就会变得更加强壮健硕。

    经脉扩张延伸,皮骨圆润紧密,五脏六腑皆呈现出强健的状况,高山耳畔依稀仿佛能听到龙吟之声。时间荏苒,眨眼的功夫天际已经放晴,盘坐在床上的高山却还是没有动静。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身上,原本狰狞的肌肉好似遇到天敌,向内逐渐收缩塌陷。

    但从外表来看,这种变化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就好像肌肉内的养分被身体吸收,所以自然收缩。

    而他的表皮更没有被撑住如‘妊娠纹’般的横条。

    肌肉越来越小,高山的棱角却在不停的被调整,如果此刻有一位大师级雕刻师在,定会为他的身体线条与面部轮廓疯狂。

    “呼……”一口浊气吐出,刚睁开眼的高山连忙捂住鼻子,“谁把屎拉房里了?”

    左右看了看根本没人,再看空气中浑浊的黄色气体,高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冲到窗前推开窗户。清风拂面,高山这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刚才那气味儿真的让人无法忍受。

    “我是不是突破了?”等到房间里的空气流通后,高山仔细的检查体内的情况。

    真气浩荡如龙,体内气血好似炎阳高照,从醒来到现在,他的身体时刻处于一种近乎‘平衡’的温度中。来到镜子前照了照,高山愣住了,他怎么觉着自己的长相变帅好多。

    真正突破到润身境后期,高山心里并没有先前所想般喜悦,有股处事不惊,泰山崩面不变的淡然。

    出了别墅向医院走去,路上的一草一木,天空流云,鸟虫齐鸣,潺潺溪流好似都有它必然的道理。

    玄之又玄的感觉,让高山有种学识浅薄,无法以言语来形容的触动。

    “高山”身后传来喜悦的叫声,龙半夏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扭身站在他面前却愣住了。

    半天指着他的脸叽叽咕咕的说了句:“你你整容了?”高山这会的变化实在有些大,站在他的面前,龙半夏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想法。

    白洁英俊的面容,本该有股娘里娘气的感觉,可偏偏在他淡然的气质衬托下,给人种温文尔雅的亲切感。

    只是当你想要去亲近他时,却又被他眸子中空灵的

    “啊~~该怎么说?”龙半夏急的跳脚,这要真是整容,那技术也太好了,她现在就得去照着也整一个。

    “别乱说,我这是心情好,气色自然就好。”说着高山也有点尴尬,两人这会站在医院走廊里,来来回回的都是病人和护士。

    但别管是谁,看到他都带着种害羞的神情,被他发现后又急忙低下头羞怯跑好,让高山无言以对。

    “你最近的实习怎么样?”高山不想再站这被人围观,于是边说边往前走。

    “哦,对了我就是要说这个。”龙半夏差点忘了她来的目的,“张老师让你去一趟骨科。”

    “怎么了?”高山奇怪道,心说‘老张碰到难题了?’

    “老实人造反了。”面色古怪的说了句,龙半夏就有‘噔噔噔’的跑掉了,风风火火的跟个假小子似得。

    “老实人造反?说老张吗?”高山有点摸不着头脑。

    先到办公室把昨天定好的房子交给新月,在发现她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后,高山苦笑道:“变化很大吗?”

    “外人看不出,但熟悉的真的很大,特别是气质。”新月点了点头,心里面小鹿乱跳,慌得不行。

    “你这儿有那种镜框眼镜吗?就是没镜片的。”总是被人围观高山实在不习惯,就想着是不是找个东西遮挡下。

    “有。”听他这么一说,新月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紫色的眼镜框,细杆的,椭圆形框架。

    虽然是紫色的,男的带也不会觉得古怪。

    在镜子前看了看,高山抬头道:“这样呢?”

    “好多了。”新月说着面颊微红的低下了头,镜框是让他那股出尘的气质减轻不小,但却让他显得更帅了。

    “不管了,我先去趟骨科,老张找我。”遮盖了那股明显异于常人,好似鹤立鸡群的气质,高山也就满足了。

    等到了骨科刚上楼,还在走道里的高山就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急忙加快几步走进被人围着的病房。

    “都别看了,别看了,不要妨碍医生治疗。”门口的小护士把高山让了进去,说着把房门关上。

    “老张,这怎么弄得?”站在病床前,看着两条腿如面条般扁平,躺在床上嘶嚎的男人,高山的脸色也变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