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337章 丫丫的朋友
    “别这么老气横秋的行吗?我可不想叫你大叔。”让李朝康打趣了一番,新月倒是放轻松不少。

    站在前面拉着他的手退着走,轻快的装扮加上嘴角的甜笑,就像熟透的葡萄让人想要咬一口。

    “大叔就大叔,反正是吃定你了,哇呜,小绵羊哪里跑!”高山做了个张牙舞爪的表情,‘凶狠’的向前追去。

    “哈哈,大叔别追我,外婆救命啊!”欢愉的笑声在花丛绿茵间回荡着,久久不肯散去。

    “向医生。”

    “院长。”

    在急诊室碰到来查房的向南,两人点头后一起向病房里走。

    “警方调查的怎么样了?”向南也很关心调查情况。

    “没消息咱们的任务就是救人,其他的交给警方好了。”说着到了病房,屋里孩子们已经醒过来了。

    “大夫,你过来看看我们丫丫,她怎么就是不说话呢,快点的啊!”又是穿着职业装的那女人。

    对方没有丝毫尊重的命令语气让人很不爽,向南往前一步正想说什么,却被高山抬手打断了。

    “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淡淡的说了句,高山上前为女孩检查。

    看着高山风轻云淡,温文尔雅如君子般的态度,向南对他又多了几分欣赏。

    遇事冲动,耍横,抡拳头的男人,不成熟的小女孩可能会有几分崇拜,但是任何一个成熟女人都不会对这种男人有任何好感。

    当女人心底对‘强者’的崇拜逐渐转化为现实后,成熟、稳重,遇事处理得到有条不絮的男人,才是真正可以依赖的。

    “向南,想什么呢!”晃了晃头,向南心说自己是怎么了,扭头向自己负责的两名病患走去。

    “大夫,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医院到底行不行,就怎么几个人,不行我们就转院好了。”

    发现高山对自己爱理不理,女人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

    “可以,我们尊重家属的意见,但作为一名医生我需要提前告知你,如果在转院途中出现任何意外,后果自负。”

    高山头也不抬的说完,用手在孩子的喉咙上轻压了下柔声道:“难受吗?”

    小女孩虽然不说话,但意识很清醒,听到高山这么问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的动作很小心,就像是生怕伤到什么,那种发自内心的动作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害怕。

    “你怎么说话的,你这是威胁我,不负责,你们……”随着女人大嗓门的叫嚷,床上叫丫丫的女孩不安的看向别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高山大致明白她的情况了,这孩子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她不说话,原因并不是身体。

    “你能安静一会吗?”高山站直腰,眸子逐渐森冷的盯着女人。

    女人还想发飙,可对上高山的双眸后,整个人就跟被野兽窥觊般的猛然一颤,心底升起本能的恐惧。

    那是来自天性的压制,对强者和危险的恐惧,来自身体最本能的反应。

    “你的孩子没有任何问题,她无法开口,我想你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一个孩子如果长期生活在语言暴力中,她的性格会逐渐转变内向,到最后甚至会由心里影响到语言功能,

    生理健康却无法开口的情况,在现实案例里有很多,作为一名母亲,我想你该认真考虑一下。”

    发现对方表情一愣,又想开口说什么,高山不耐烦的抽出一根银针,径直刺在她的后颈上。

    “你肝火过往,心律不齐,还是好好休息一会的好。”扶着她坐在椅子上,高山就让她这么靠在床头好好思考一下。

    双眼能动,思绪也没问题,但是女人就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这可吓坏她了。

    等了半天发现根本没人搭理她,反倒是其他病床的家长一副看戏的样子,对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说她‘活该,泼妇’之类的话,女人都快要气炸了。

    但她又不能说话,只能生闷气,在心里把这些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想着等离开这怎么收拾他们。

    “叔叔,妈妈,妈妈”丫丫开口了,看向高山不停的指着床边的妈妈,眼眸里泪珠在转动。

    “妈妈没事,她只是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回到床边抬手在她眼皮上撸了下,女人就‘安息’的闭了眼。

    “你叫丫丫对吗?”高山弯着腰微笑道。

    “恩。”听到妈妈是在休息,丫丫的表情轻松了很多。

    “为什么不说话呢?”高山在她的头上揉了揉,亲昵的动作加上自然的气息,让丫丫感觉到亲近。

    “怕妈妈说话很大声,总是在吵架,丫丫怕。”丫丫怯怯的缩了缩头,仿佛在病床意外有无数的‘目光’在盯着她。

    那些人都是和妈妈吵架的人,他们好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丫丫,丫丫很怕,可是妈妈比他们都凶。

    丫丫好害怕,妈妈总是很凶。

    老师说母亲节要为妈妈准备礼物,丫丫画了自己和妈妈,还有小花,长在云朵上,太阳照射着它们可漂亮了。

    但是妈妈却把它撕了,“看看你画的是什么,我送你去学画画你就学的这些吗,这是花吗?这是什么人物,这是人吗?你为什么……”

    “丫丫别害怕,那你有好朋友吗?”高山有些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想了想坐在床边,抓着她有些颤抖的小手说道。

    “有,丫丫有朋友,熊熊熊最乖了,每天都会陪丫丫睡觉,还会听丫丫讲话,从来不会发凶,丫丫喜欢它。”

    说起她的好朋友‘熊熊,’丫丫笑的如花般灿烂。

    “你在学校没有朋友吗?”高山保持微笑的看着她,心里却有些好奇,这孩子难道只有一个‘玩偶’做朋友?

    “妈妈不让丫丫教朋友,妈妈说他们都不不听话,但是丫丫想教朋友怕妈妈生气。”

    丫丫向着对面的床上看去,那个小男孩正在和爸爸胡闹,淘气的爬上爸爸的肩膀,骑在他的脖子上大笑。

    在她的世界里,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的,妈妈只会很凶的大喊,这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