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389章 拐个大牛回家
    越是对蛹人的研究时间推后,研究团队发现的东西就越多。

    与此同时,外界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方,明珠。

    身为临海城市,常年降雨和海风让气候永远是潮湿的。

    对于南方人来说,蟑螂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伴侣。

    北方人见到几只小蟑螂,或许就会放声大叫,感到毛孔发麻,浑身都不舒服。

    但在南方,拇指盖大小的蟑螂,对他们来说也司空见惯。

    不过,这种情况在几天前发生改变,南方人对他们生活中常年的‘伴侣’开始发自内心的恐惧。

    掌心大小的蟑螂,如洪水般从地下井盖涌出,淹没金山区主干道。

    正在通行的车子只看到眼前一黑,‘嘎吱嘎吱’的脆皮声就响了起来。

    虫潮持续的时间只有十几分钟,造成近百起事故,伤亡人数63,经济损失5000万以上。

    事件过后,整条街被全面封锁,被碾碎成渣的‘蟑螂’成了宝贵的标本。

    北方,猫大的耗子横行无忌,白夜都有出没。

    鼠潮说过,造成的损失更严重。

    粮食产地全部受了灾害,直接威胁到民生问题。

    袁老爷子,一把年纪被连夜送到京都,召开紧急会议。

    自从老爷子发明杂交水稻后,我国就再也没有为粮食发愁过,而老爷子也一直在改良自己的技术,技术出口几十个国家。

    当然,老爷子发明的‘杂交水稻,’直到今日还有键盘侠争论不休,自任正义的讨伐这位国家功臣。

    但实事求是的说,要是没有袁老爷子发明的技术,华国起码要饿死一半。

    什么这种影响,那种因素的,在生命面前不值一提。

    再说,从未有真正的数据能证明,杂交水稻有什么问题。

    套用网友的一句话;‘袁老爷子这辈子唯一的错误,就是让键盘侠吃饱肚子!’

    如果有可能的话,真该把这些人扔回60年代,让他们见见什么叫做大饥荒。

    草根、树皮、观音土,试过就知道能吃饱饭是多幸福的事。

    sh-19实验室,高山完全沉浸在研究中,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忘却时间。

    直到有天警卫员来找他,说是外界医院有人想联系他,高山这才反应道:“过去多久了?”

    “3个月零10天,教授。”警卫员用钦佩的目光看向他。

    这段时间高山可不只是做实验,数次提供‘玉露生机散’‘毒厄丹’和‘起灵丹,’让成千上万的战士免于死亡。

    起灵丹的功效,他也终于弄清楚了。

    起灵这两字确实很简单,意味着‘能够让身体开启灵性,’简单来解释,就是直接拥有修炼真气的基础。

    一颗起灵丹,能够让服用者对‘灵气’的感应提升数十倍,以目前实验的结果来看,每个人都成功进入纳气阶段。

    现在,高山在这些战士的眼里,就是一台行走的‘药炉,’价值无法估计。

    还有‘虫潮’和‘鼠潮’的研究,这里也有数量惊人的标本,研究它们变异的原因。

    “谢谢。”向对方点了点头,高山进入帐篷拿起电话。

    电话是叶成林打来的,询问高山什么时候回去,医院里已经快要被塞满了。

    他这个院长总是不在,医院里的气氛也不踏实。

    “明天我就回去。”得到高山肯定的回答,叶成林心满意足的挂掉电话。

    “老陆,明天我得回去一趟,这儿你自己努力了。”找到陆吾,他正提着一块‘老鼠干’仔细观察。

    “去哪儿?”陆吾头也不回的问道。

    “回医院。”高山答。

    “你的技术去医院太浪费了,留在这儿不好吗?”陆吾皱了皱眉。

    这段时间两人配合的很默契,陆吾都快习惯他的存在了。

    “算了,救死扶伤才是我该做的总是躲在实验室里,不了解社会、民生,病患的真实诉求,你会失去很多宝贵的经验!”高山目光追忆的说道。

    一路走来,他的技术都是被‘病患’们逼出来的。

    事到临头,无论是怎样的问题,他这个做院长的都不能退缩,不进则死,进说不定还能救下一条命。

    当然,这里面有成功也有失败。

    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满满的回忆,也为高山的医学打下坚固的基础。

    “这样吗?”陆吾放下‘老鼠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翌日。

    高山正准备和警卫员离开,穿着t恤,牛仔裤,变装的陆吾小跑的跟了过来。

    “你这是?”高山诧异的看向他,警卫员也满脸的疑问。

    “我跟你出去看看。”陆吾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那感情好。”高山欣喜若狂,陆吾绝对是西医方面的顶级大牛,研究型专家,比拟任何国际大牛都不逊色。

    要是有他在的话,高山中医院新成立的实验室,主持的大牛不用再发愁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警卫员却快哭了。

    高山他管不着,可陆吾是sh-19核心中的核心,绝对的重要人物。

    他的保密保护级别,连司令都不甚了解,只能看到一部分简单的介绍。

    说句不客气的话,他就是人类中的‘国宝,’比卖萌的滚滚还要重要。

    就这么让对方跟着高山‘跑路,’警卫员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以他的等级和权限,限制陆吾的出行也不现实。

    “陆教授,那个要不您跟将军联系下,要不他回来会扒了我的皮的。”警卫员铁铮铮的脸上,全是可怜巴巴的乞求。

    高山好笑的看着这一幕,陆吾倒是很自然道:“行,回头让他跟我联系,我会告诉他的。”

    说完也不管警卫员哭丧着脸,跟霜打的茄子似得,拉着高山就往外走。

    从半山腰下来,坐着准备好的车子,两人就在警卫员幽怨的目光下离开。

    “这下好了,我跟将军怎么交代?”想留下的高教授要走,还顺便拐跑了实验室最重要的负责人和顶级人才。

    想到陈震那张漆黑跟阎罗王似得面孔,警卫员已经能预料到,有怎样的狂风暴雨在等待着自己。

    这次说不定真要被派去守北疆了,‘高教授,陆教授,你们这也太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