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393章 特殊事件
    “院长,有人找。”休息了会儿从手术室出来,高山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高院长你好,我是咱们市重案组副组长,林欣,刚才抢救的病人是持枪杀人案的重犯,想请医院配合我们工作。”

    “嫌疑人还是犯人?”高山反问道。

    “虽然还没有经过审判,但现场有很多目击者都能证明,是他开的枪,还有监控和指纹。”林欣挑了挑眉。

    这是她第一次见高山,但对于这个名字,已经听了无数次。

    高山不知道,在警察系统,特别是东河省的警察系统,他的名声和当红明星一样响亮。

    人人都知道,东河市有个中医大师,一手中医神乎其技,和军方有很深的瓜葛,能够让‘死人’都‘活过来。’

    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林欣不得不承认,他的医术确实很神奇。

    掀翻被带走前她是亲眼看过的。

    那种情况下,脑壳都露出来了,叫救护车不过是遵照程序,尽人事罢了。

    谁能想到,他还真的被救活了。

    “抱歉,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虽然抱住了性命,但他的情况并不稳定,是否能够维持本能还是个未知数,

    简单来说,就是吃饭、说话、听、闻这些功能还存不存在,我们需要再做观察,就算现在让你进去也没什么用。”

    高山说完绕过对方径直离开,还有几十个病患在等着他,他可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高院长”林欣叫住他,刚想开口,远处田莉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院长,附一院出现紧急情况,所有病患紧急转移,上面让我们做好准备。”田莉气喘吁吁的说道。

    “怎么回事?”高山眉头一皱,附一院全体病患转移,遇到什么事儿需要这么大的阵势,楼塌了吗?

    “不知道,是叶副院长通知的。”田莉喘着粗气,向着身后指了指。

    叶成林带着一群白大褂走了过来,大多数都是陌生的面孔,李朝康和唐胖子也在里面。

    “老大,我还以为你攀上高枝,要飞升了。”唐胖子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给了高山一个熊抱。

    “你才要飞升了,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再练练?”高山笑着在他背上用力拍了下,这家伙立刻搞怪的捂着胸口痛苦呻吟。

    “别贫了,说说什么情况。”高山跟李朝康打了个招呼,转头看向叶成林。

    “咳李主任,你先带他们到门口做好准备,我和院长马上就来。”叶成林没直说,而是先把人都支开。

    “怎么回事?”等到只剩下两人,高山再次问道,眉宇间已经有些严肃。

    “听说是出了怪事停尸间的尸体活了。”叶成林一脸古怪的说道。

    要不是打电话给他的是陈国峰院长,叶成林肯定以为是恶作剧。

    尸体复活,开什么玩笑?

    但是,紧接着上头就来了电话,让高山中医院全力配合附一院的转移工作,确保好病患的安排。

    而且,驻扎在旁边的军队动了。

    “吕中士的人在医院周围布置警戒,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叶成林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高山。

    他知道院长和军方有很深的关系,应该还有什么机密合作,或许他知道更多的信息。

    “我知道了,让所有人准备好能够出院的简化流程,尽快出院,把床位全部腾出来。”

    高山没有去做解释,而是想到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病患潮,’身为东河市最权威的医院之一,附一院至少有数千名病人,医疗系统完全处于满负荷状态。

    而高山中医院同样如此,在医生数量增加的同时,病患数量也在不停的增多。

    现在还要分摊来自附一院的病人,就算只是一部分,也会让他们手忙脚乱。

    呜呜……

    救护车的警笛声越来越近,一名护士跑来说:“院长,他们来了。”

    “走吧!”和叶成林并肩向外走去,高山就看到林欣脚步急促的从身旁经过。

    “马上就来,先疏散人群,在我到之前不允许采取任何行动,听清楚了吗?”

    林欣越走越快,最后直接跑了起来,经过门口看到一辆辆救护车不停驶来,她的动作又快了几分。

    附一院出现特殊事件,虽然发现及时,但到目前为止,还有100多名医患被困在里面。

    具体的情况没人清楚,因为进去的人都没有再出来。

    整个医院就像被笼罩了一层诡异的迷雾,变得让人无法理解,更无法进入其中去了解发生了什么。

    铃铃……

    铃声响起,林欣开门上车,点火、挂挡,单手一揉方向盘,脚下油门踩到底,车子飞驰的冲了出去。

    “喂,我是林欣。”动作熟练的掏出手机,看也不看的接通,林欣的语气带着几分火气。

    “呵呵,林队长火气不小,看来东河市的情况很糟。”吊儿郎当的嬉笑声传来,让林欣要紧牙关。

    “王权,有屁快放!”林欣咬牙切齿的说道,看来两人间应该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啧啧,林队长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我只是想告诉你,那里面的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

    在我赶到之前,你最好别让自己人进去送死看在我这么关心你的份上,是不是奖励我一个香吻?”

    听到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林欣挑眉语气古怪道:“哦?不如等你到了以后,我再亲自好,好,感谢你。”

    两个‘好’字被咬的很重,让王权发出‘啧啧’声,直说‘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你家老头子我可惹不起。’

    挂断电话,李欣已经远远能看到附一院的大楼,此刻医院门前的十字已经被全面封锁。

    警车、武装车、指挥车,真枪实弹的武警和特警到处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抬头向两侧一扫,制高点上伸出的枪口在阳光下散发着寒光,附一院方圆500米已经全部被清空。

    吱!

    车轮冒着白烟,林欣的车飘逸的甩尾停在隔离带前,开门下车健步如飞的走向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