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434章 馋了
    吃过饭,高山和新月把母亲赶出厨房,两人在里面你侬我侬的洗碗。

    一顿碗洗了快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身上都带着湿气。

    “阿姨,我先回房间了。”新月脸蛋红扑扑的说着,快步跑向后院的房间。

    “好,小心着凉这孩子。”看到新月跟小兔儿似得跑掉,高妈笑的是合不拢嘴。

    “妈,要不你和我爸到这边来住吧!”高山想让父母换个住处。

    现在到处都不怎么安全,灵宝阁里有老槐树在,高山觉着能安全点。

    “不用了,我跟你爸在老家待惯了,换个地方不适应。”高妈摇了摇头,抱着凌冬坐在椅子上轻轻晃着。

    小丫头闭着眼,发出均匀的呼吸,看起来像是快要睡着。

    “那要是有事就联系我,还有,让凌冬待在你们身边,别离开!”高山拨了拨小丫头额头上的发丝轻声道。

    “恩,这丫头就该上高中了,我和你爸寻思着给她找个好学校,要不让她到市里来上?”

    凌冬的学习成绩不错,高妈不想耽搁孩子。

    儿子有出息了,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她是当亲生的来养,自然也希望将来能有个好前程。

    “回头问问丫头的意思吧!”高山沉吟道。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他也经常不在,到市里来未必就是好事。

    光是一个d-5就搅得整个东河市人心惶惶,最近从d-5又找到三条新的通道。

    这片地下不知道被它们挖通多少,为了确保安全,市里把运营和在建的地铁全给停了。

    “行了,快去休息吧!”高妈轻松的抱起凌冬,别看这丫头现在足有1米6的个头,身子却轻的要命。

    因为这个高妈还时常担心,每次见着都得让高山为她把把脉,顺便要几张‘滋补’的方子。

    有没有用高妈也不懂,但对儿子她是百分百信任,所以看着凌冬也觉着她身子‘壮实’了,其实还跟从前一样。

    也亏得凌冬身体素质好,从到这个家除了开始的绝脉,就没生过毛病。

    “家里面的药酒快该换了算了,还是先回房再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高山说着咧嘴偷笑,脚步轻快的走向卧室。

    到房门前推了推门,发现门被从里面锁住了,高山表情一愣道;“新月,开门啊!”

    “你去别的房间睡,我已经睡下了。”新月小声回应着。

    “咳咳,别啊,我这儿有新发现想和你一起分享。”高山额角抽搐道。

    “那你不许乱来?”新月担忧沉吟道。

    “恩恩,肯定不乱来。”高山回答的很果断,屋内脚步声渐近。

    等房门刚被打开,高山就像饿虎扑食般的冲了进去,在惊呼中一把抱起她直冲床榻。

    看来今夜注定无眠,不过在开始之前,他需要先完成路遥丹的最后一步。

    香汗淋漓的新月侧躺在床上,看着高山取出一块像皮囊的‘肉,’把两颗丹药塞进去。

    接着他的掌心升起仿佛蒸汽般的气蕴,‘肉囊’在掌心翻滚,就像逐渐融化的巧克力般汇入丹药中。

    …………

    翌日,高山从屋里出来已经是下午。

    路遥丹的效果没让他失望,此刻他已经是抱元后期,距突破只差一线。

    感受着体内蓬勃的力量,高山暗自想到,‘要是现在的自己对上小僧,有几分胜算?’

    思前想后,高山却发现还是毫无胜算。

    对方本身的实力就不容小觑,现在又加上两只灵果和那只由他培养出来的生物掌控者。

    按照等级来分类的话,他肯定也算是个中级大boss。

    “起来了。”来到前院,高妈已经在准备午餐了,看了眼他身后没见着人,低头加水的时候说了句:“年轻人,还是节制点好,身体重要……”

    “……”满脸黑线的低着头没吭气,高山来到老树旁。

    蹲下身看向凌冬,她这会正一手搭在老树上,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仿佛在与它进行沟通。

    “感觉到什么?”发觉她睁开双眼,高山也把手按在上面。

    “很神奇,它仿佛想要和我说话?”凌冬不确定的问道。

    “哦?”高山若有所思的点头道:“你能听懂它说什么吗?”

    “不能,只是一种感觉,不是它真的会说话。”凌冬解释着,掌心逐渐离开老树表面。

    高山能理解她所说的感觉,因为在碰到老树时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仿佛内心有什么东西正在与它产生连接,但又说不出来。

    这里成他的以后,高山刻意翻看了庙里的藏书,照记载来看的话,这棵树已经有800年的历史。

    曾有人愿意花数百万买它,庙里没答应,说;‘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神树,特别交代不得伤害!’

    槐树,叶子可以做调料,也能用来当中药或染料。

    未开花的槐花有清凉收敛、止血降压的功效,叶、根、皮皆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提起槐花,高山吧唧吧唧嘴,有点馋了。

    蒸槐花可是道美食。

    从前每到夏末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拿着3米多高的杆子,提着几个大口袋就出了门。

    等再回来就是打下的几口袋槐花,洗净沥水,玉米面或白面往上一撒,搅拌均匀。

    笼屉铺上笼布,把搅拌好的槐花往上一铺,水开后再蒸15分钟,熄火闷2分钟出锅。

    锅内倒油热后下去翻炒,让槐花均匀沾上油脂后,撒上盐和喜欢的调料,出锅。

    高妈每次弄的时候,还会调个料汁。

    把蒜捣碎,加醋和香油,少许盐和辣椒面,再用滚烫的油一泼,吃的时候往碗里挖上一勺伴开

    “咕咚~~”高山抬头看着上方树冠繁茂,长满槐花骨朵的枝丫,不争气的又咽了口口水。

    仿佛是感受到来自人类的深深恶意,老槐树上方好似半个西瓜皮浑圆的树冠猛地颤抖几下。

    大量槐花如初雪般洒落,让高山况,灵药都掌握在国家手中,他自己是唯一个人种植,但也相当于和国家合作。

    应该说高山的中草药种植基地,充当了排头兵的作用。

    从他的种植基地里,研究团队能够得到想要的数据,少走弯路,积累经验,让大规模种植更快实现。

    大规模种植灵药,这个消息是陈震‘无意’说漏嘴的。

    说是在黄土山脚下发现一处灵泉,长期灌溉土地后,地质出现变化,要不了多久就能种植灵药了。

    然后他仿佛很随意的提出;‘要不要去看看?’

    高山想都没想果断拒绝,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但肯定是又要下套,他已经感觉到来自灵魂的颤抖!

    这种老狐狸,天天坑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现在高山就抱着一个念头,凡是他提出来的都是有目的的。

    先是‘无意’透漏消息,接着又邀请他去‘看看,’怎么看都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是拒绝的好。

    把药材全都捣碎了,这些在石钵里捣碎的药渣,药效没有半分的流失,反倒是增强不少。

    这让高山更加肯定,这药钵和药杵是苗医的好宝贝!

    玉露生机散,这是高山炼制的第一个从医门传承习得的散剂。

    虽然对实力的要求不高,但随着实力的提升,它的功效也在逐渐增强。

    从最初需要几分钟,到现在的仅需几秒就能愈合,这里面的差距是生与死。

    在紧要关头,往往最需要的就是那几秒。

    这次玉露生机散,李子涛做了有四百斤的样子,这里面有350斤是军方的,50斤是他为医院准备的。

    不过军方这边他得拿10斤做报酬,刚好凑个吉利数。

    现在的局势让很多普通药物不再有原本的作用,人人知晓的白药效果几乎为零。

    高山准备在医院用‘玉露散’替代白药。

    当然,是在需要的时候,普通情况就不需要了,为了避免那种‘要是来晚点都要愈合了’的情况出现,高山决定给它定个黑心的价格,300/下。

    没错,就是300喷一下。

    按照他的实验,一条3公分的口子,只要没有伤到里层,那么喷一下就能好了。

    也就是说正常的情况,基本都是300搞定。

    一个开腹手术的伤口大约12公分,手术的缝合费用起码在千元以上,就是便宜的医院也一样。

    相比起来用‘玉露散’喷的话,也就是3下的事,综合比较方便、快捷、愈合无疤还便宜。

    不过这就是个比较,普通手术就是想用高山也不会允许,关于‘玉露散’的使用回头他得写个规定。

    不是他抠门,实在是原材料不多,要是扩散开,光是缝合术就能把中医院挤爆。

    女人对美的执着,就连喵星人都懂有多可怕。

    傲娇的喵星人敢于毁灭一切,却唯独不敢动铲屎官的口红、面膜、小瓶罐。

    无论男女,一旦动了,铲屎官会立刻化身‘吸猫怪,’分分钟把猫吸疯的节奏,太可怕了。

    搞定了玉露生机散,接下来当然是毒厄丹。

    结合了《毒厄经》独创出来的药方,高山还是有点小得意,特别是对它的效果来讲。

    此次军方给他送来的‘毒液,’足有5l,高山被吓得不轻。

    论‘升’给的毒液,这是找了只蜘蛛精长期量产存储的吧?

    别说,高山问的时候,来送东西的士兵嘴巴动了动,看脸色好像是被他给说中了。

    蜘蛛精?

    高山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艳绝五台的春三十娘……

    上次是不够用,这次是用不完,高山用一周时间,熬制了几千瓶毒厄丹,堆的旁边箱子里都装满了。

    5l毒液才用了薄薄一层,看起来就跟没动似得,不禁让高山头疼欲裂。

    这想要用完得到什么时候,岂不是说接下来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得熬制几千瓶、几千瓶、几千瓶……

    “真是”无奈的看了看窗外,高妈和新月已经回去了,只有凌冬暂时留了下来,这会她正在前院和老树‘说话。’

    ‘说话’只是一种形容,就是她靠着老树自言自语,要么就‘睡觉,’一觉醒来浑身暖洋洋的,实力也提升不少。

    这种靠睡觉就能变强的能力,跟孙莽是一模一样,每次想到自己辛苦修炼,他们只要睡睡觉真气就蹭蹭上涨。

    高山就像是坐在柠檬山上,气的只想打人。

    ‘咋滴,欺负我没充钱还是怎么,开挂也不带这样的。’玩笑的抬头看了看天,高山的表情突然一愣,接着张大嘴哆嗦道;“我嘞个老天爷,现在连玩笑都不能随便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