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38章 清晨
    天色还没有亮,村里的鸡才刚打呜,苍海便从床上小心的翻身起来,轻轻的把小妹的小脚丫放了下去,然后下床洗脸刷牙之后套上了一件薄外套和牛仔裤出了门,到厨房开始做饭。

    没一会平安和师薇两人也都过来了,平安准备烧火,师薇则是去地里摘菜,苍海呢则是和面切面条,今天早上的早饭是面条,然后浇上牛肉汤卤。

    平常苍海不会这么吃,不过今天不一样,三叔两口子回来了,苍海这一顿早饭紧着三叔三婶的口味来做的。

    等着面下了锅,天色已经是微亮了,就听到苍静站在窑门口大声的喊门。

    “林志景,林志景,开门,开门!”

    那门敲的咚咚咚的,跟敲大鼓似的。

    “我说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就没有听到是吧,我不是让你早点起来帮忙干活……”。

    苍海和师薇、平安仨听了都忍不住了乐了起来。

    苍海到是能理解,林志景这小子都跑了一天了,要是能这么早起来那才是出了鬼呢,哪一个年青人不想睡睡懒觉什么的,更何况土窑真的适合睡懒觉,冬暖夏凉舒服的不要不要的,一般估计也就是睡睡实调房的林志景哪里可能按时起来,旁边架个闹钟估计都不一定起的来。

    师薇这时冲着苍海说道:“你去叫林志景和苍静过来吃饭吧”。

    “叫他们吃饭?苍静肯定是过来叫林志景去大伯家吃饭的”苍海说道。

    师薇回道:“你大伯家?你大伯家今年又没有种什么地,估计今天上午一家子就要回镇上去了”。

    苍海听了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茬给忘了”。

    苍世贵家今年还真没有在村里种什么地,只有三叔家在村里种了小几亩口粮麦子,开春的时候大伯赚弃种庄稼不如买粮食合算,认为他出去工作一个月老两口在家全年的粮食就都有了,所以没有种。大伯他的地没有种别人也不会帮他种,而且那么大的地方也不缺他这几亩地,所以他家原本的地今年也就一直荒下来了。

    说完苍海站起了身,走向自家的老窑。

    刚准备和苍静说话呢,三叔和三婶两口子端着个碗出来了,每人的碗里都是面条,几根小青菜配上一个鸡蛋,便是两口子的早餐了。放到平常这肯定是丰盛的早餐,不过摆在苍海家菜谱上就不够看了,清水白面加上点青菜真是太不讲究了。

    “三叔三婶,我不是让你们别做嘛,家里也给你们做了饭”苍海立刻冲着三叔三婶说道。

    三婶魏琴笑了笑,蹲在了窑门口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回道:“嗐,那么麻烦做什么,我这边用个电锅四五分钟就吃上了,你那边本来人口多,再加上我们两口子不更要一通折腾,行了,你先回去吧”。

    三叔三婶觉得苍海家里的人不少,苍海孩子一大早起来做饭也辛苦,自己两人随意弄一点填填肚子也就行了,没必要麻烦苍海这个小辈。老一辈人嘛都挺讲究的,不想过于麻烦别人,哪怕这人是自己常照顾长大的侄子。

    “中午别这样了,今早我家里煮了一大锅的面呢,估计要浪费不少”苍海说道。

    三叔苍世远笑道:“中午你也不要做饭了,昨晚上胡伯说村里大锅饭,由李二叔和二婶负责做饭,其他人都下地干活去,同时跟你学学这些机器怎么用!”

    “又起大锅饭啦?”苍海问道。

    苍海昨天被林志意给缠着回到村里的时间有点晚,没来的及参加村里的会,少他一人多他一个也不影响决定,有了苍世贵和苍世远,苍海这一票就可有可无了,所以一帮乡亲们便举手把这个事情定了下来。

    “你胡大爷爷现在手里有了钱,自然想着大方一点,一改以前的抠门名声”三婶魏琴开玩笑的说道。

    苍海听了乐了一下,正想着说话呢,看到窑门口帘子挑了起来,一脸睡意的林志景被苍静从屋里揪了起来,一手牙刷一手杯子。一瞧这模样便知道要去卫生间里刷牙洗脸呢。

    “二哥。三叔三婶”苍静一出门见到了苍海和苍世远夫妇立刻张口叫人。

    林志景这边可能是刚起床有点懵,于是愣在当场。

    “叫人啊,傻了?”

    “二哥,三叔三婶!”林志景下意识的顺着苍静的称呼来了一句。

    苍海笑笑不说话,苍世远两口子也跟着乐了一下。

    苍静带着林志远去洗漱,苍海想起来自己来的正事,冲着两人喊了一句:“到家里吃早饭,都煮好了”。

    没有三叔两口子,家里的面的确是煮的多了,这一声苍海到是用足了真心,要不然家里的一大锅面真的浪费不少。

    “谢谢二哥,我们刷好了牙就过去”苍静也不多客套。

    苍海不知道的是,苍静已经在自家溜了一圈,苍世贵家今天早上喝的是棒子面粥,煮粥的时候锅沿贴了一圈棒子面饼子,就算是早饭了。苍静哪里会喜欢这个,看了一眼就觉得没有食欲了,这时听到苍海喊到家里吃饭,所以连客气这一环都省了,直接点头应了下来。

    在村里住了几天,苍静自然知道自家的这位堂哥在吃上非常的讲究,而且村里做饭的手艺也是顶呱呱的,虽然在做大席的本事上不如李立仁,但是要说家常菜的精致,到是略超过李立仁的。

    且因为她一直在沿海打工,现在对于西北的口味已经有点不太适应了。

    苍海听她应了,转身回到了厨房,看着桌上配菜于是拿了一个小碗捡了一些肉弄了一小碗,端在手上冲着三叔和三婶的窑走了过去。

    来到了三叔和三婶的面前,苍海把碗中的肉菜分别拨到了两口子的碗中。

    “你这娃子!”

    三叔嘴上说着苍海,不过眼神中分明写着欣慰。

    苍海笑着说道:“没,家里还多着呢原本就有您二位一份,您明天早饭可千万不要做了,到家里吃去”。

    魏琴笑道:“今天晚上带晚就回去了,今天上午胡大伯就同意了先收咱家的麦子,到时候你有空帮你叔把麦子晒一晒就成了”。

    “嗯,我知道了”苍海点头应了下来。

    三叔三婶这肯定是手头还有事情,不能一直呆在村里等着别人家把麦子收完。

    “我说三叔三婶,你们这以后肯定是常住村里了,那镇上的房子怎么办?”苍海问道。

    苍世远说道:“留着呗怎么办?现在卖也没什么人要,就算是有人要那价钱也压在很低,大家现在都跟那鱼似的,小镇上的想往县城跑,县城的想着往市里跑省城跑,内地的又一窝蜂想往沿海去,咱们镇上的房子不抢手啰”。

    苍海听了一想也对,就镇上的房子还真没有多少买家。

    “鹤南怎么样?”苍海随口问了一句。

    这小子今年考大学,考的成绩不是太理想,到现在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来,看样子本科是没希望了,也不知道是准备复读还是怎么着。

    “魔都一个学校叫什么浦江学院的学校发了录取书,只是看这小子的样子有点不想去”苍世远说道。

    苍海一听这名字便知道是个三本院校,属于民办的学院,在苍海这一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眼中,像这样的学校自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不过师资力量还是不错的,是与魔都另外一所名牌大学合办的三本院校,当然了合办师资差不多,但是学习环境就要差的大远了,因为学生的层次不一样,一个是各省的尖子,一个是高考不上不下的学生,在学习能力和理解力上整体没什么可比性,要不然也不会大家都争抢着上一类大学了。

    “再考一年?或者转到省内的院校?”苍海问道。

    苍世远摇了一下头:“我的意思是让他去上吧,村里这条件好了,到时候毕了业回家来就是了,何必再复读一年”。

    魏琴听了到是有点不乐意:“孩子想考一年就再考一年呗,反正现在家里也不缺什么钱,眼看着村里的条件也好了,大家伙瞅着马上也不缺钱了,再让孩子拼上一年,说不准就考个公立大学会来了呢”。

    苍海见两口子都望向了自己,立刻说道:“叔婶,这事情还得你们拿主意,我是觉得你们谁说的都有道理,三叔这边觉得让鹤南去外面见识一下,三婶则是想鹤南上个好大学,这两种思路很难判定谁好谁坏”。

    苍海到不是敷衍三叔三婶,而是真的很难判定,主要是村里马上就要有钱了,这一年下来的收入肯定赶的上沿海大都市白领了,鹤南出去涨见识到成了很重要的一面,学历什么的到了次要的了。回来村里干活,肯定比城里上班轻松,而且收入也高。

    但是苍海又不能说上个好大学就错了,要不然国内高考也不会被形容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

    苍世远也知道侄子说的话有道理,苍海还真的不好决定堂弟鹤南的人生选择,这事还真得自己一家拿主意,无论如何儿子也不好抱怨,但是苍海出主意不一样了,堂哥毕竟是堂哥,到时候苍鹤南怨上了今日的事就不好了。

    三人聊了两句,苍静两人也洗漱完了,于是苍海和三叔三婶道了个别,和苍静两人回到了自家的厨房。

    面已经好了,师薇这时正往面上浇卤汁,一见仨人来了立刻笑着说道:“都坐下,马上开饭啦”。

    苍静一看到苍海家的早饭立刻开心的说道:“还是二哥家的生活好,早上都是有菜有肉的,哪里像我家,早上除了棒子面还是棒子面”。

    “吃你的!”苍海笑道:“大伯和大娘也不是常住村里的,哪里有什么粮食在这里,等着明年就好了,大家都搬回来生活一准好了”。

    林志景听了吃惊的说道:“搬回来?所有人都要搬到这里来么?为什么不住镇子上?”

    这小子还是城镇思维,心中一直是向往着大城市的。

    “村里才有钱赚,镇上能赚几个钱”苍静说完,又说道:“老实的吃你的饭”。

    牛肉卤汁,浓浓的牛肉香,配上土豆丁,面酱,往面上一浇,一碗面的味道那真是没的挑,林志景都连着吃了两大碗。

    “二哥,你这面都可以开馆子了”苍静夸道。

    苍海笑道:“开馆子估计客人都得等急死,煮这两碗面就得近一个小时”苍海笑着说道。

    苍静听了刚想说些什么,眼睛看到师薇起身收拾碗筷,林志景这边还呆坐着,立刻柳眉倒竖:“你能不能有点眼色,就看着平安哥和师薇姐收拾碗筷,你的手呢?”

    林志景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开始帮着收拾起来。

    “你这……”苍海不知道怎么说自家的堂妹了。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生活是人家的事,只要人家小两口觉得这样的相处方式合适那就是好的,外人也不好正义女表的评判别人的生活和相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