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 第十章 红山陈庄
    “这说来就话长了,我们义门陈氏在红湖红山县陈庄落户有几百年了”陈天星拿三个玻璃杯倒满白云边,陈天神是烟酒不沾,陈天狗和他倒是烟酒不忌。

    “那你就长话短说”郑云国夹块鸭脖子咀嚼。

    “先说陈氏义门吧,这还得从五代十国的陈朝说起,后主陈叔宝去了长安,但有一支到了赣西,那就是义门陈氏的始祖,后来繁衍起来,到了明朝,曾任兵部尚书的陈树本老祖宗致仕后到红山隐居,就有了我们陈庄红山堂,我们天字辈是第十一代了”

    “陈庄七成姓陈,我们这一支是陈庄的本家,爷爷辈有四兄弟,我是大太爷陈福英七十岁那年捡来的,大太爷给我入了族谱行十七,我们天字辈有十八兄弟,太爷辈的有个三爷,开国中将叫陈福联,你应该听说过,不过后来进了京都,跟陈庄来往不多”陈天星叙述他的家谱。

    “听说过,卫戍部队的,等回头我给打听一下他们家还有什么人”郑云国不愧红三代,听名字就能说出是哪一块的。

    “不用,我们又不求他办事,何况他后代不知道承不承认是陈庄人呢?不管他”陈天星喝口酒继续说道。

    “太爷八八年过世,我们大房有四个叔伯,我们这天字辈就有大哥天道,二哥天酬,五哥天德,六哥天载,九哥天然,十哥天勒,十三天狼,我老十七,还有几个姐姐,侄子侄女都一大堆了”

    “我们陈庄沿江靠山,湖泊纵横,自古穷的叮当响,所以性格暴烈,穷山恶水出刁民,称为土匪窝也不为过”

    “八八年楚市长到红山县,上任第一天就遇到我们陈庄给大太爷出殡,规规矩矩给在大太爷坟头磕了三个头,许下让我们陈庄富起来的誓言”

    “九年过去了,楚市长没有食言,陈庄大力发展乡镇企业,有了建材集团、农贸公司、家具厂、电子厂;其中化肥厂、水泥厂、玻璃厂、陶瓷厂、农机公司都产值过亿了,现在又上了电解铝,投资都过亿了,若不是这几个厂的产值算在红湖市,陈庄肯定是楚北第一乡;陈庄算是过上好日子了,老大天道为头组建了陈庄集团,给每个陈庄人分红,小孩上学包费用到大学毕业,老了有养老费,结婚添丁都有补助,可以说现在是红红火火”

    陈天星介绍完看着听了怔怔的郑云国。

    “真有点向往你们陈庄,有机会一定去看看”郑云国回过神来叹道。

    “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别忘了我可是天字辈的老十七;不过你也别羡慕,陈庄的隐忧还很多,楚市长到楚州了,红湖市那边争抢的厉害,不过在市级我们都不怕,但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中央高官或他们的子弟来,我们怕只有玉石俱焚了,财帛动人心啊?所以,老大他们不敢留利润,都是在拼命的发展,赚一分花一分,陈庄并没有多少钱,都是土地房子,厂子材料,还有大批的工人”陈天星也苦笑,陈庄最大的弊端就是朝中无人。

    “楚市长的背景也是很厚实的,你们陈庄跟着他不会有事的”郑云国劝慰道。

    “楚市长就是太犟了,他若是个贪官,我们跟他有了利益牵连就好办了,可他与我们毫无瓜葛,所以我们也害怕啊?他不欠我们的”陈天星看的很透彻。

    “在你们眼里清廉倒成了错误,不过楚市长与你们陈庄并不是毫无瓜葛,你们陈庄就是他的政绩啊?”

    “但他来了楚州,而我们到了楚州就得做小,哪怕几个亿的企业在楚州又算得了什么?到了楚州前景难测,留在红山就得靠自己,所以我们两难啊?”

    “你一个学生伢琢磨这些做什么?像我们这些小官吏,对你们这些大款们还不是的捧着?只要有钱,你们在红湖市就不用怕”郑云国安慰道。

    “你说我们若帮你解决鸭子问题,你们郑家能将你弄到红湖么?”陈天星突然问道。

    “呃,跟你说实话吧,我们郑家与楚市长并不是一派,你应该明白这些的,我沾惹了楚市长的禁脔,他不说什么,他们团派也会有反应的”郑云国愣住,然后苦笑。

    “哦,楚市长他们属于团派,蒸蒸日上的团派,你们郑家是什么派?”陈天星笑道。

    “我们郑家算是京派吧,我还是个小喽啰,一个处级干部平时够不上大佬们的关注,但若出了问题就是派系问题了,所以我还是得靠自己”

    “我是你兄弟,我帮你没问题吧?”陈天星也笑道。

    “你帮我当然没问题,咱俩都是小喽啰,来,不说这些了,喝酒”郑云国豪爽的一饮而尽。

    两人说的热火,夜市摊上此刻也是人来人往,陈天星的bb机响了,看看内容,陈天星到边上的一家电话摊回了话。

    “来的是十一哥天石,在夏口弄了家修车铺子,陈庄的一批小青年不愿意窝在红山,来楚州闯荡,他哪儿用不了那多人,分了几个过来让我带着;他们过了二桥了”陈天星三言两语给解释了下。

    “你一个学生还带人?带人做什么?”郑云国好奇。

    “自然要赚钱啊?不然我读书用钱找谁去?陈庄的人到了十八岁就得出去找事做,不到集团厂子里,就得自己出来闯,要不就只有在庄子里领点生活费,每月的够不着我们这样的两顿宵夜”

    “都两三百块了,我每月都才只五百块,你们这倒是不养闲人,恩,那边怎么打起来了?”郑云国笑道,今天这顿宵夜怕也要一百多了,再抬头却看到夜市摊有人闹事。

    陈天星回头一看,这家夜市摊的摊主带俩人跟一伙人正骂着,对面也是一群中分的天王头。

    自从港都天王郭剑波的中分蘑菇头被人膜拜后,全国城市大大小小的混混都学着了。

    陈天星看看七八个天王头在哪儿骂着脏话,再看看自己这边,郑云国是三七分干部发型,他们三兄弟都是半寸,比和尚头稍长点的发型,在这楚州的夜市摊上倒显得另类。

    陈天星噗嗤一乐,有个小痞子看他顺眼就过来指着骂道“个板板的,你个乡巴佬笑什么笑?”

    陈天星笑声戛然而止,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你个心底冇得数的外码,老子呼你两哈”小痞子来了气,想冲过来打人。

    阿神和阿狗正在一边看着呢,看着小痞子想动手,阿神坐着便一脚踹出去,小痞子顿时后仰倒地打了几个滚。

    “个板板滴,都哈饱了冇的事做,板马日得”几个天王头冲过来。

    阿神与阿狗起身,一人一脚,七八个痞子就全翻了。

    “你还真是个遭灾的,跟你七个饭都不安逸”郑云国叹道。

    “这关门关窗关书记,防了苍蝇,屋里头虱子倒长了不少”陈天星却笑眯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