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大宝箱 > 第九百三十七章虚无之中的陵墓
    元初三百三十六年,许阳和界蛙离开了地球,踏入了茫茫界域之中,前往那个神秘之地探索。

    而这一年,楚轻云与殷长空都突破到了帝境三十六重。

    一族两位极帝强者坐镇,堪称第一大族了。

    就算那些老不死的要来找茬,有了两位极境帝者,都能够应付下来。

    况且,许阳也留下了一道分灵体,华夏相当于三位极帝坐镇。

    而金长安等人几人,也有在百年内突破帝境三十六重的可能,而百年时间,对于帝者而言,不过是非常短暂的。

    当初那个重伤王雪凤的极境帝者,早已被江林给抓了回来,到现在还没死呢。

    不过却是扔给了研究院的那群疯子,远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并且江林三天两头的带着王雪凤,去研究院看望看望那位极境帝者。

    月寒宫主正在满界域追杀穆白,不得不说,穆白这个家伙,命还真的硬,竟然还没有挂掉。

    不过日子过得老惨了,当初风流快活的日子,是一去不回了。

    在界域与界域之间的某处虚无地带,存在着一个神秘的地方,许阳与界蛙此行的目的便在于此。

    穿过亘古黑暗的茫茫虚无地带,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近乎无边无际的寂灭河。

    苍凉、死寂,不见丝毫生气。

    流淌过虚无之地的寂灭河,宛若亘古不竭,哪怕量劫重复,这条寂灭河依旧存在。

    许阳第一次见到寂灭河,是在先族的遗迹之中,困索着天颅这位冥瞳人强者。

    然而,那一条寂灭河,不过是残缺的、不完整的,而且是极其微小的寂灭河。

    与眼前的这条环绕虚无之地的寂灭相比,那条寂灭河,连一条水沟都算不上。

    寂灭河的作用,许阳是知道的,而眼前的寂灭河,几乎无边无际,可见封禁着何等强大的存在。

    绝对不是帝境存在。

    莫非,是那个神秘之境的存在?

    如此强大的神秘之境存在,又是何人能够将其封禁于此?

    站在寂灭河边,许阳抬眼望去,昏黄无波,却又静静流淌的寂灭河水,宛若隐藏着大恐怖!

    他能够感受到,寂灭河中,那种死一般的气息,极其强大的侵蚀之力。

    哪怕极帝强者,都无法在里面坚持太长时间。

    当初界蛙,也没有跨越寂灭河到达对岸。

    它并不知道,寂灭河封禁的究竟是什么存在。

    不过,界蛙隐约透露出,它当初下场如此之惨,与曾来过这里有一定的关联。

    许阳还没有突破,界蛙依旧不敢提及那个禁忌。

    寂灭河固然恐怖,以许阳如今的实力,却是丝毫不惧。

    甚至于,寂灭河的恐怖气息,以及蕴含的那种封禁的、死寂的、未知的力量,炁源术都能够吸收转化为炁源。

    看着环绕虚无,将一个神秘之地困索在内的寂灭河,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许阳知道寂灭河的对岸,说不定便隐藏着关于那个神秘境界的讯息。

    甚至于,是量劫的隐秘。

    炁源覆盖全身,直接跨入寂灭河中。

    以他的实力,同样无法在空中飞行跨越寂灭河,最多跨越到一半的时候,便会被迫降落到寂灭河中。

    既然如此,许阳干脆直接进入寂灭河中,前往对岸。

    在寂灭河上空飞行,有会未知窥视的危险。

    而进入寂灭河中,反而能够借此隐藏自身。

    界蛙一直蹲在许阳的肩膀上,炁源也将它给护卫了进去。

    进入寂灭河,身形便一直往下坠去,坠入了千米之深,才踏上了河床。

    站在河底,许阳感受着无尽的枯寂、死亡、怨愤的气息,不断侵蚀而来,若是其他极帝,恐怕无法在水里停留太长时间。

    炁源覆盖在身上,将寂灭河水阻隔在外,丝毫无法侵蚀进来,对许阳没有任何影响。

    甚至,许阳稍微运转炁源术,反而能够将寂灭河中蕴含的力量,转化为炁源吸收了。

    如此庞大的寂灭河,许阳感觉若是自己将其力量吸摄了,绝对能够踏入神秘之境。

    他距离神秘之境,已经不远了。

    只差一脚踏入地上,便能够真正踏入神秘之境。

    这么一点突破距离,甚至根本不需要吸摄完寂灭河的力量,只需要吸摄三分之一左右,便能够完成突破。

    许阳没有继续吸收寂灭河的力量,而是将其隔绝在外,便朝着对岸走去。

    一旦吸摄寂灭河的力量,容易引起未知存在的注意。

    在寂灭河中,没有走出多远,便看到了一具骸骨。

    帝境强者的骸骨!

    许阳深吸一口气,抬眼望去,昏黄的寂灭河中,存在着无数的骸骨,这些骸骨,无一不是帝境强者的骸骨。

    难以想象,这条寂灭河中,究竟埋葬着多少强者的骸骨。

    继续前行,一路上不但看到河底之中,埋葬着骸骨,就连河水中,也飘着一些骸骨。

    甚至于,看到一些完整的尸体。

    没有丝毫腐烂,似乎刚死不久。

    越是往河中央走去,尸骨的密度越高,甚至看到了,众多未知种族的骸骨,众多看起来,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已经很古老的骸骨。

    这些古老的骸骨,都不知道是哪一个量劫前的帝境强者骸骨。

    突然,一具尸体漂浮在前方的水中,看起来刚死不久的模样。

    那是一位极帝强者。

    “血魔极帝!”

    界蛙喃喃地道。

    血魔族的那位帝境三十六重的极帝,他的尸体,竟然出现在了寂灭河中。

    许阳想到了一个可能。

    界蛙当初,恐怕就是发现了这个可能的。

    继续前进,又看到了一些赫赫有名的强者,其中不乏极帝强者。

    都是上一个量劫时代,威震十方界域的强者。

    然而,他们的尸体,都出现在了这里。

    甚至于,界蛙看到了一位熟人。

    异妖的血脉,便来自于这一位极帝。

    对方的尸体,竟然也出现在了寂灭河中。

    界蛙有些伤感,将这位曾经的老友尸体收敛了起来。

    继续前进,许阳看到了类似古神殿的古神强者的尸体,以及更为久远时代的强者尸体。

    更看到了,不知道是哪一个量劫时代,曾经存在的恐怖妖兽的尸体,以及一些尸骸。

    越是靠近寂灭河中央,看到的尸骸,越是古老,身前到实力,也是越是强大。

    甚至于,许阳看到了几具生前实力,不输于他现在的强者的骸骨。

    那是更为久远时代的强者骸骨。

    要知道,许阳如今,只差那么一点点,就突破到神秘之境了。

    然而,这等恐怖的强者,依然陨落。

    尸骸出现在了寂灭河中。

    一个恐怖真相的端倪,已经浮现在眼前。

    许阳心中对于那个布置寂灭河的未知存在,有了些忌惮,在没有彻底突破之前,若是惊动了对方,绝对是巨大的危机。

    难怪界蛙如此忌惮,丝毫不敢提及,视其为禁忌。

    继续穿行,看到越来越多的骸骨、尸体,并且这些骸骨存在的岁月,越发久远,众多已经灭绝,甚至于完全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没有丝毫记载的种族骸骨,都相继出现在了这里。

    哪怕是古神殿中,那些古神存在的时代,都未曾有过的种族记载,这里都存在着。

    来到了寂灭河的中央,看到的是无尽的尸骸堆砌起来的一个巨大的骸骨坛,仿佛某种久远的神秘的祭坛。

    每一具尸骸,生前都至少是极帝级的强者,甚至于其中不少,处于许阳这样的境界之中。

    眼前的一幕,给了许阳和界蛙极大的冲击。

    恐怖的真相,即将浮出水面,而真相的背后,是死亡的危机。

    一次次周而复始的量劫,一次次的万千强者的陨灭,都仿佛是一场阴谋。

    这一切,都应该与那个神秘之境有关。

    不入神秘之境,终究无法逃脱量劫,哪怕度过三次、四次甚至更多的量劫,最终都会陨灭在量劫之中。

    没有人能够逃脱这个命运的枷锁!

    除非,突破到那个神秘之境。

    那个境界,连一个名字都没有,都以神秘之境称呼。

    可见其中,隐藏着巨大的隐秘。

    量劫的周而复始,都与其有关。

    许阳走在尸骸堆砌而成的巨大祭坛上,突然心中有了一种危机预感。

    似乎,他跨越寂灭河,到达对岸,将会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甚至,有陨落之危。

    深吸一口气,不能继续走下去了。

    许阳对于自己的危机预感,向来都不怀疑的,尤其是达到了如今的境界,更是深信心中的危机预感了。

    停在尸骸堆砌的祭坛上,许阳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盘膝坐了下来。

    必须等突破之后,才能够继续前行。

    此刻,感应到了危机,说不定那个未知的存在,就在寂灭河的对岸呢。

    如此一想,许阳犹豫了一下,便将身形遁入尸骸堆下面,炁源覆盖在身上,可以躲避感应,藏在尸骸堆下面,也能够避开视线。

    若是量劫真的如猜测那般,如今十方界域重启不到千年,那个存在必然会在寂灭河对岸没有离开的。

    却是不知道,寂灭河究竟困索、封禁着什么人。

    应该也是神秘之境的强者?

    许阳隐匿在骸骨堆下,一心一意玩着小游戏,开出炁果来。

    距离突破桎梏,只差那么一点点了,不过这一点点,却也是需要一定到时间积累炁源的。

    眨眼时间,许阳已经在骸骨堆下藏匿了八十年,而今天,不出意外,他将突破桎梏,踏入那个神秘之境。

    并且,许阳发现,小游戏所在的那一片星空,似乎即将到达尽头的样子。

    却是不知道,到达尽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一枚又一枚炁果吞入腹中,丹田之中的一个世界,即将成型、完善。

    随着炁源的涌入,丹田中的世界,不再是只有世界框架,而没有生物了。

    炁源衍化出了众多的生物,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许阳感悟着丹田世界的形成,心中有了感悟,似乎自己在创造一个世界般。

    似乎,一个世界,便是如此形成的。

    炁源,便是形成世界的一切根基。

    某一刻,体内出现了一道霞光,照耀了整个世界,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浮上心头。

    许阳沉溺在感悟之中,身上仿佛已经没有了气息。

    覆盖在身上的炁源,都已经消失了。

    然而,寂灭河的水,却是始终无法进入他的身体三尺范围内。

    他这个人,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又仿佛超脱了这个世界,俯瞰着整个世界的众生万物。

    或生或死,似乎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天地有数,道生无量!

    这一刻,许阳有了明悟,神秘之境,其名“无量”。

    睁开双眼,许阳整个人都变得不同了,之前他不展露气息,看起来仿佛一个普通人。

    而如今,他看起来不但像一个普通人,更有一种,无边无量,无可揣测的意境。

    界蛙咽了一口唾沫,“爷,你突破了?”

    那个人人都渴望突破的境界啊,许阳就这么轻松突破了?

    他才修炼多长时间啊?

    一些度过几个量劫,依旧没有突破的老怪物,若是知道了,恐怕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蠢得无可救药?

    “可以这么说。”

    许阳抬起双眼,仿佛看透了天地的一切尽数。

    仿佛看到了下一个量劫,又看到了量劫的根源,仿佛是一个无解的轮回。

    既名量劫,劫之起始,源于无量。

    “走吧,去看看那位被镇压的,是怎么回事。”

    许阳自寂灭河中出来,脚踩在河面上,一步一步朝着对岸走去。

    他身上没有任何气息。

    哪怕是另一位无量处在,也窥探不出来。

    正如,他当初不显露气息,同为极帝的强者,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实力强弱。

    周而复始的量劫,始于无量,世间究竟有多少无量?

    又在何处?

    许阳看到了一些隐秘,却是没有看到隐秘的根源,仿佛一层迷雾,阻挡了他的窥视。

    同为无量,已经超脱了天地的桎梏,许阳也无法窥破迷雾。

    踏入无量之后,许阳才知道,为何众多强者,始终无法踏足无量。

    想要踏足无量,需要的是炁源,将一身的力量,化为本源,即蜕变为炁源。

    炁源可以衍化万物、各种力量,然而万物、各种力量,想要蜕变为炁源,却是难如登天。

    况且,无量受到了限制,一旦有人即将突破无量,将会遭遇劫难。

    寂灭河中便存在着,那么几个,即将蜕变踏入无量的强者,结果都成为了寂灭河中的骸骨。

    若非许阳与众不同,一开始便是修炼的炁源,并且突破不会有任何动静,可以屏蔽窥视,否则也无法顺利突破的。

    寂灭河环绕困索的神秘之地,仿佛是一座存在于虚无的小岛,正确的说,其实之一座陵墓。

    不过这一座陵墓,处于被封禁困索之中。

    几道漆黑的锁链,将陵墓困索住,散发着幽幽的黑光。

    “连神秘之境的强者,都被封禁了,难道之上还有更强大的?”

    界蛙咽了一口唾沫道。

    踏入陵墓之地,它便感觉到了不同寻常之处。

    “极帝,也是可以封禁一位极帝的,尤其是老牌极帝,封禁一位初入极帝之境的。”

    许阳解释了一句。

    界蛙懂了。

    “爷,他死了吗?”

    “死不了,若是能够杀死,就不会封禁了。”

    许阳很清楚,无量强者的特殊与强大之处。

    只不过,无量强者在这一方天地,似乎如同一条巨大的鱼,生活在一个小鱼塘中。

    陵墓中的人,被死死的囚禁在里面,无法挣脱,而此时的封禁之力,达到了巅峰。

    见此情形,许阳心中有了答案。

    量劫因何而来,但或许这不是唯一的量劫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