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大宝箱 > 第二百三十四章把风气带歪了……
    谷景雷一边快速后退,一边幻化出石头,半空中宛如下石头雨一般,不断地掉落,阻挡着许阳靠近。

    许阳身形漂浮,在石头雨中不断躲闪,速度稍微慢了下来,却依旧不断靠近。

    “出来!”

    谷景雷双手一挥,吼叫了一声。

    脸色瞬间涨红,额头大滴大滴地掉落。

    幻化出石头雨之后,无法幻化出第二种攻击,能力已经发挥到极限了,毕竟石头不断掉落,数量太多,能力的消耗也跟着暴增。

    石头雨无法阻挡许阳,为今之计,只有逃走一途。

    而若要顺利逃走,必须阻挡许阳一会儿,给自己争取出逃跑的时间。

    几乎是用尽全力,幻化出一轮石头雨之后,在许阳的前面,骤然升起了一度石墙。

    高达十米的石墙,光滑如壁,瞬间挡住了他的去路。

    “开!”

    许阳躲开掉落的时候,身形瞬间到了石墙前,抬起手,雷电凝聚在手上,仿佛握着一只西瓜大小的雷电锤。

    轰!

    一拳狠狠地砸在石墙上,强大的力量,加上雷电的狂暴之力,使得石墙瞬间便出现了裂痕。

    轰!

    第二拳直接将石墙轰开一个大洞。

    谷景雷已经到了落败的边缘,尤其是消耗极其之大,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穿过石墙,许阳却是愣了一下,只见谷景雷骑着一只巨鸟飞上半空,已经飞上了二十几米高了,正在快速升高远去。

    逃了!

    许阳万万想不到,谷景雷会幻化出一只鸟来,驮着自己飞上半空逃离的。

    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继续追击,放了谷景雷一马。

    谷景雷的实力在整个南城特训院的学生中,绝对能够排进前十的,即便许阳没有尽全力,但在他如此狂暴的雷电攻击下,抵挡如此之久,整个一区、二区的学生之中,都没有几个。

    天色已经暗了起来,树林之中尤其显得黑暗。

    刚才与谷景雷的战斗,声势浩大,必然引起了附近的同学警觉,说不定已经有人想要过来玩个偷袭啊,浑水摸鱼之类的。

    许阳整个人笼罩在了黑暗之中,躲在了一株大树上。

    他身上没有任何修行者的气息,潜入黑暗之中,任何人都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骤然,许阳发现在地下,有一道能量,正在小心翼翼地靠近。

    一名土系同学潜伏了过来,似乎想要浑水摸鱼,甚至想着来一个双杀。

    许阳目光一闪,当下从树上下来,靠着树干坐下,微微闭上眼睛,装出一副消耗过大,气喘吁吁的样子。

    周岩听到了这边的战斗,声势太浩大了,不知道是学院中的哪两位同学,或者是一群同学在进行战斗?

    等到战斗结束,禁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决定过来看看,是否能够浑水摸鱼。

    土系可以潜藏在地下,他自认为很安全,只需要防范其他土系的同学便可以了,其他同学难以威胁到他。

    打不过可以马上遁入地下逃走嘛。

    靠近打斗的地方,悄悄地从地下冒出个脑袋来,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树木倒塌,沟壑纵横的战场边上,一株大树下坐着一个人。

    呼呼的喘气声,隔了这么远都听得见。

    再稍微靠近一点,那个靠在树干而坐,累坏了的人,竟然是许阳!

    他是被围攻了吗?

    周岩一颗心蠢蠢欲动,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禁不住暗自兴奋起来。

    自己成名就在眼前啊!

    看许阳现在的状态,完全没有抵挡之力,若是自己的将许阳淘汰掉,绝对是一件荣誉的事情。

    周岩如此一想,当即便靠近许阳,手中握着一柄四方铲模样的武器,这是天网为他配制的武器,适合他的能力使用。

    “哈哈,许阳你输定了,淘汰掉吧。”

    周岩哈哈大笑着,靠近许阳之后,从地下蹦了上来,手中武器,指向许阳。

    骤然,紫色的光芒闪耀,一道电弧沿着武器攀延而来。

    不好!

    周岩大吃一惊,想要抵抗已经迟了,况且以他的实力,又如何能够抵抗得住?

    噼里啪啦!

    头发一根根竖起,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许阳拍拍手站起来,一把夺下周岩的武器,抬手又是一戳,再次电得周岩在发抖。

    “你是不是蠢啊?这么大咧咧地跳出来,不怕中计吗?不怕被拼死一击嘛?至少拉开距离,使用能力把敌人揍一顿再说啊,你是不是傻的?培训的内容都忘记了?”

    许阳一边说着,一边用指头戳周岩身上,电得他一直在发抖。

    “别、别再电了,我知道错了,我认识到犯下的愚蠢错误了。”

    周岩欲哭无泪,特么的,被许阳坑了啊。

    更令他心痛的是,自己之前太得意了,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导致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

    教训深刻啊。

    “知道错了就对了,别动啊,给你留点标记。”

    许阳取出标记笔来。

    “能不画乌龟吗?”

    周岩可怜巴巴地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画乌龟的?”

    许阳惊讶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

    周岩一头黑线。

    那么多被许阳打败的人,脸上画着一只乌龟,看到的人不在少数,传着传着,所有人都知道了。

    而且,由于许阳起了个坏头,所有人将别人打败之后,都在脸上作画了。

    在此之前,都是在落败者额头点个红点,或者划一下,现在嘛,由于许阳带起来的坏风气,都在手下败将脸上画画了。

    画蛇的有,画花草树木的有,当然不擅长画画的,直接画一张鬼画符。

    于是乎,落败的人,都气恼不已,都怪许阳这货,搞出来的坏风气!

    而胜利的一方,则是喜滋滋的,许阳真是优秀的选手,懂得从落败者身上,发掘更多的乐趣。

    周岩属于胜利的一方,在此之前,他心里喜滋滋的,在别人脸上,画一只老鼠,成就感满满的。

    直到落入许阳手里,他高兴不起来了。

    特么的,脸上被画一只乌龟,自己的那些手下败将看到了,肯定高兴坏的。

    许阳咂咂嘴,自己这是将风气带歪了?

    “你放心吧,我不在你脸上画乌龟。”

    “谢谢!”

    周岩松了一口气。

    “我在你脸上画个狗头怎么样?”

    “不要,不要,你就画一棵小树吧,或者一片树叶也行。”

    周岩几乎要哭了,尼玛,你能画点正常的东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