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大宝箱 > 第六百八十九章跟蛙儿学着点
    许阳跟赵一剑等人打了招呼,提醒一下他们,到时候需要他们出手配合之后,便准备离开。

    以他现在在天网的影响力,除了殷长空,就数他影响力最大了。

    财神爷嘛。

    连赵一剑等大佬,都很看好自己,只要实力上去了,把殷长空从天网老大的位置上踢下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况且,殷长空全靠实力在撑着了。

    若是自己实力都赶上他了,只要他还要点脸,都不好意思继续做老大的。

    正要离开,突然想起在遗迹内,收获一柄灵道神兵。

    即便灵道之纹已经破碎了,却也并非超凡神兵能够比的,却是不知道,能够施展几次攻击。

    天山通道快要开启了,有一柄灵道神兵增强战力,说不定可以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

    本来打算扔给殷长空研究的,结果回来之后,殷长空已经离开了。

    他又要忙着搅乱先族,差点儿忘记了这柄神兵的事情。

    这柄神兵需要超凡才能够压制,而在场超凡之中,就数赵一剑与玄云子实力最强。

    “对了,我这里有一柄神兵,给老殷送去吧,说不定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什么神兵?殷长空的宝剑,就是一把神兵。”

    赵一剑一愣地道。

    不是什么神兵,都能够适合自己的。

    殷长空手中的宝剑,就是一柄神兵,而且他蕴养已久,据他所言,已经有灵性了。

    “灵道神兵,灵境强者的神兵。”

    许阳郑重地道。

    “灵道神兵?快拿出来看看。”

    玄云子来兴趣了。

    “灵道神兵有灵性的,我压制不住,还是你自己看吧。”

    许阳将那枚储物装备扔给玄云子,向后推开一段距离。

    玄云子手指摩挲着储物装备,禁不住叹道:“都说金长安是气运之子,我发现你许阳,是气运他爹啊,什么宝贝都有。”

    其他人也是一脸羡慕。

    许阳嘿嘿一笑,“我这是靠实力挣来的。”

    玄云子精神力探入储物装备里面,看到了那把灵道之纹断裂的神兵。

    脸色凝重了起来,仔细端详了很久。

    “我有点明白,要怎么锻造自己的神兵了。”

    他看了灵道神兵之后,突然有所感悟,自己应该怎么锻造,适合自己的神兵,更能够发挥自己实力的神兵了。

    有了参考,果然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灵道神兵上面,烙印着灵道之纹,蕴养着灵道之纹,那么他可以在神兵上面,烙印上元神之印,甚至将一些元神攻击之道,烙印在神兵里面,以元神蕴养,达到与自身一体的境界。

    当然,这种神兵锻造之法,也只适合他。

    他元神力强大,并且是以修元神力为主。

    张峰和王迩,这两个疯子,应该也适合这种锻造之法。

    “看一眼就知道怎么锻造自己的神兵了?”

    张之秋好奇地道。

    迫不及待地拿过储物装备,精神力一探,看到里面的那把神兵,脸上露出震撼之色。

    看了好一会儿,若有所思。

    其余几人也好奇地接过来一看,看完之后,都若有所思的样子。

    神兵上那道断裂的灵道之纹,给了他们不少的启发,原来神兵还可以这样锻造的。

    对于如何锻造自己的神兵,如何增强神兵的威力,使得神兵与自己更契合,都有了一些启发。

    赵一剑最后接过储物装备,看了一会儿,道:“我马上让人将神兵送去。”

    这枚储物装备里面的神兵,极其重要,为了安全起见,最后赵一剑亲自走一趟。

    他暂时离开镇西城,并不会出什么事情,况且先族自己都忙不过来呢,无暇针对镇西城。

    许阳再次离开了镇西城,为了遮掩行踪,依旧是躲在界蛙的一界空间内。

    到了新城一侧的无际林边缘,界蛙撑起一个空间囊,许阳躲入里面,观察着新城的动向,并没有马上进行骚扰。

    接下来,铠鸿等人肯定会搜寻天颅和自己的,为了将他们引开,需要在其它地方露露踪迹。

    不过暂时不急。

    许阳掏出国产神机来,点开小游戏。

    血能积攒了如此之多,是时候开宝箱了,万一运气好,还能够开出大宝箱来呢。

    掏出国产神机的时候,许阳并没有瞒着天颅与界蛙,并且暗自观察了一下这两个老怪物的动静。

    他想要印证一下,国产神机变得差不多透明了,是否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看不到,发现不了。

    那么自己随时随地都能够玩小游戏,其他人都发现不了。

    天颅毫无反应,似乎并没有看到他手中的国产神机。

    界蛙也是一样。

    果然,国产神机变异到如今的地步,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发现不了了。

    点开小游戏,进入游戏画面。

    一边玩着小游戏,一边观察着天颅与界蛙的反应。

    初始,这两位没有任何反应,然而渐渐地,却是一脸懵。

    似乎,不明白许阳盯着手掌看是什么意思。

    手掌有什么好看的?

    而且,手指还有动作。

    莫非,是在推演什么?

    “爷,你在干嘛呢?”

    天颅禁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许阳瞄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界蛙却是伸出小爪子,猛地拍了天颅脑袋一下,“问什么呢?爷要做什么,需要告诉你?”

    天颅当时就怒了。

    尼玛,一只蛤蟆也想要骑到自己头上?

    还没来得及发火呢,许阳赞赏地看了界蛙一眼,道:“跟蛙儿学着点。”

    说着,还给界蛙扔了一枚炁果。

    这只蛤蟆,是越来越有眼色了,越来越有狗腿子的潜质,许阳很欣慰。

    天颅闭嘴了。

    甚至一脸羡慕地看着界蛙。

    许阳觉得,自己这么潜意识地引导天颅,久而久之,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狗腿子的。

    天颅安静了下来,脑袋飘在一边,开始修炼。

    界蛙继续蹲在许阳肩膀上,闭上蛙眼养神。

    别说许阳盯着手掌看了,就算发神经它也不会多管闲事的。

    要懂得揣摩许阳的心思,懂得看眼色行事,只有如此才能够混得滋润。

    像天颅这个二货,也就只能靠卖苦力来获得炁果奖励了,哪里比得上自己?

    以后啊,什么苦力活都交给他就对了。

    自己乖乖地跟在许阳身边,做点小事情,讨好一下他,炁果奖励自然不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