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八百零四章 后续
  “孩子在我这儿都挺好,你别担心,忙自己的事就好。”

  罗晏送孩子过去时,怕林捷担心他们,便知含糊的说了几句。

  林捷只是知晓了两人有事情,却不知到底什么事。

  不过想着两人定有要事,便没再多问。

  说着话,转眼就见四个孩子闹成一团,林捷也不顾得跟林苗多说,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林苗收了电话,就听到特助招呼吃饭。

  她赶忙快步过去。

  聂兰和秦教授都已经就做,等她落了座,聂兰道:“孩子们那边没事吧?”

  林苗笑着摇了摇头,“罗晏都安排好了。”

  准备行动之前,罗晏就跟她说了,要把孩子们和林捷都保护起来。

  因着信任,也因为担心自己忧心太过,林苗没有多问,只是把这件事情全权交托给他。

  过后,罗晏显然怕她想的太多,特特交代他们安全。

  聂兰知晓都没事情,表情放松下来。

  “事关研究所,上面极为重视。”

  “等到事情结束,罗晏和你们可能要接受调查。”

  林苗眉头微蹙。

  因为罗老的关系,林苗对她口中所谓的上头很不感冒。

  聂兰见她这般也猜出来了。

  不过研究所了事关许多机密,便是她也没办法躲开这一关。

  “我会申请开放式征询,”聂兰道:“若是可能,我也会参与其中。”

  林苗朝她笑了笑,领了她的好意。

  吃过饭,三人又一头扎进实验室。

  直到晚饭时,林苗还不想出来。

  聂兰瞧她如此,便明了她的想法。

  研究所里的好些东西都涉及到机密,有些领先其他国家的技术都存在那里。

  早前没有什么事情,他们过去也是为了研究新型的物种。

  让他们进去倒也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出了事情。

  且还有好些动机不良的人进入,尤其里面还涉及到郎宇宁。

  上面的人不知道机密有没有泄露。

  因此,作为参与其中的当事人,他们是一定要进行审查的。

  林苗很清楚罗家和上头的某些人很不友好。

  但这个不友好,林苗现在不那么肯定是不是发自真心。

  在亲眼见到了侯甜甜的身不由己,林苗开始怀疑,那位身居高位,却无端针对罗家的那人或许也是中了蛊。

  若她能蛊虫方面取得一点成绩,相信那位深受其害的人定会坐不住。

  起码看在蛊虫的份上,对他们网开一面。

  抱着这个想法,匆匆吃完晚饭,林苗便又进去实验室。

  夜半时,特助瞧着实验室的灯还亮着,便准备了些热饮过去。

  林苗全副武装的在做实验。

  见是特助,便示意她不要靠近。

  她自己收拾一番,才来到门口。

  “时间不早了,喝点热饮提提神。”

  特助的声音很温柔。

  “多谢,”因为不方便,从吃过晚饭到现在,她连口水都没喝。

  她结果热饮,啜了口,感觉不烫,便一口干了。

  特助笑着接过空杯子,望了眼屋里。

  “院长说,上头似乎知道了点风声,不过还不确定。”

  “不过也答应拨了款下来,名头是修缮研究所。”

  林苗挑起眼。

  特助笑了下,端着盘子走了。

  林苗晃了下神。

  事关上头的事情,按理不应该跟她说得。

  特助深谙内里规则,定然不会明知故犯。

  她转而望向主屋。

  那里早已一片漆黑。

  她垂下眼,管好实验室的门。

  不论上头的态度是不是她所想,都须得尽快推进进程。

  至少有一小阶段的成果,才好支持他们跟上头谈条件。

  之后的日子,除开睡觉和吃饭,林苗几乎是长在了实验室里。

  某天,林苗熬了个大夜,正迷迷瞪瞪的从实验室出来。

  就看到一个面色发黑,个头不高的老头从外面进来。

  特助正陪在一边,而聂兰也从主屋里出来,笑吟吟的迎着。

  看到林苗,聂兰愣了下,而后皱起眉头,“你这个熬了个通宵?”

  “一不小心忘了时间,”林苗讪笑。

  她正在测试蛊虫的活性,一不小心就弄到了现在。

  “赶紧去睡觉,”聂兰摆手,半点介绍人的意思都没有。

  林苗笑了下,转头进去自己屋里。

  老头拧着眉头看了眼林苗,才跟着聂兰进去屋里。

  “那时老罗家的?”

  他声音不高,还有点哑。

  聂兰点头,见他一脸的沉郁,便不以为然的撇了下嘴。

  “你可别笑看她,那孩子精通医理,脑子还活,比我院里的那些人都强。”

  老头不以为然的撇嘴。

  研究院里的研究员个个起码都是硕士毕业,且在入院之前都有着丰富的经验,他就不信了,那样的人才还能不如个才毕业就嫁人的本科生?

  聂兰一眼就瞧出他心里想法,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废话。

  “大清早的,过来这儿干吗?”

  老头沉默了下,看向门口。

  特助立刻识趣的出了门,并顺便示意护在周围的几个人往远了撤撤。

  “听说你在研究灭了几十年的蛊虫?”

  “算是吧,”聂兰不合作。

  老头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是怎么回事?”

  “那就是吧,”聂兰道:“不过活体已经死了,研究十有八九出不了成果。”

  “怎么会?”

  老头脱口道。

  聂兰端量老头,见他一脸紧张,手甚至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忽的道:“老罗最后接的那通电话是不是你打的?”

  老头沉默了下,摇头。

  “但你知道是谁,”这次聂兰是肯定的。

  老头抿了下嘴,转而道:“到底怎么才能研究出成品。”

  “没办法,”老头不肯说,聂兰也不逼迫。

  大家都是相交了几十年的,虽说平日关系不算多好,但对彼此的性情都有些了解。

  这老头只要他不想说,就算把他弄个半死,也不可能撬开嘴。

  “你再想想法子,就算死了也能研究出个大概吧,”老头锲而不舍。

  聂兰却不着急。

  看老头的样子,定然有蹊跷。

  他们这边已经把虫子弄了出来。

  至于身体方面,虽然损耗极大,不过好生养护着,过几年还是能养过来的。

  之所以研究解药,也是为了避免跟多人受害,才防患于未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