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带回来
  罗晏将这里负责人叫来,问清了这里所在的田地归谁所有。

  告知他今年这片田的所得他包了,让他估算个价格出来。

  那人倒也知道轻重,只在往年守城的基础上加了两成。

  罗晏直接让负责人立下合同,而后把钱当面转给他,接着便命人将车子冲下去的那片田都给烧了。

  众人瞧他如此,都吓了一跳。

  那片田地的所有人忍了又忍,才道:“这马上就打穗子了,眼见着就要收成,你这样可使糟践东西啊。”

  罗晏笑了笑道:“刚才有人使坏,把我的东西扔进你田里了,地里都是庄稼不好找,烧了也就瞧见了。”

  那人呆了下,不明白怎地找个东西还要把一大片庄稼都毁了。

  负责人却是个机灵的。

  为了找个东西就能把一大片地的庄稼都买下来,且连个价都不讲,自然是因为要找的东西价格不菲。

  他把那人拖得远远的,陪着笑,让随便处置。

  罗晏朝负责人笑了笑,命人去做。

  房车里,族长的伤情暂时稳定下来,不过他到底伤的严重,还是要经过系统的检查才能确定最终治疗方案。

  罗晏担心蛊虫跑去田里,对这里的人造成损害,便让房车先走,他和少年留下来善后。

  少年眯着眼,跟他看烧得火光冲天的田地,略有些奇异的道:“你这又何必,这些人也不会感激你。”

  罗晏侧头。

  早前收钱收的见牙不见眼的那人早已怒意满满。

  想来要不是那位负责人在边上劝着,他早就冲过来质问了。

  罗晏淡淡的收回目光,望着就连杂草都被点起来的土地,很没所谓的道:“我需要他们的感激?”

  少年有点怪异的看他,又收回了视线。

  “这么看来,你倒是真有点能配得上林小姐了。”

  “你这么称呼她?”

  罗晏眉眼带些许的笑。

  他离开前,这小子可连个称呼都没给林苗赵海他们。

  如今倒是客气了。

  少年想起这些日子的相处,眉眼也跟着柔和起来。

  “这么称呼不对吗?”

  “不对,”罗晏道:“大家这么熟了,就算不想叫阿姨,叫个姐姐也是应该的。”

  少年皱了皱鼻子,很有些不忿,却到底没有说什么。

  大火足足少了一个半天才熄灭。

  确定把火源都灭掉了,两人去地里转悠两圈,然后说找到了,这才上了车。

  众人目送罗晏等人离开,才围上这块地的主人。

  “赵全才,瞧见他们拿的什么了没?”

  “是钻石吧,怎地还发光?”

  赵全才气得头顶都冒烟了。

  这块地他花了不知多少心血,费了半年的功夫才养出来的。

  竟然被人就那么一把火的给烧光了。

  他火气极旺,朝着众人没好气的怒吼。

  等把所有人都吼跑了,才心疼无比的坐在还有点烫屁股的地皮上,点了跟卷烟。

  罗晏等人此时已一部分人该去市区,进行急救。

  另一部分则是带着那个女人赶回林苗他们所在的地方。

  女人一直不曾清醒,罗晏初时还不以为意,但见过了几个小时,还是如此,便觉得有些不对了。

  他看向少年,“她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少年笑得一如既往的腼腆,“蛊虫反噬是这个样子的。”

  罗晏定定看他。

  少年笑着看他,“放心,等到了地方,我会让她醒过来的。”

  罗晏转开眼,心里对少年的警戒原地提升两个档。

  少年似乎全然不知,还有心情问罗晏关于林苗和医学院的事情。

  知晓那里都是要考进去的,少年有些苦恼。

  “可我从没有上过学,”他道:“这样肯定不行的吧。”

  罗晏点头。

  就算不上正经的医学院,可要给人看病,那也是要开方子的。

  总不能连字也不会认吧。

  少年陷入苦恼当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不怕,我现在开始学,总能学出来的。”

  罗晏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少年似乎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也不再叽叽喳喳的说话了。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旅程便是在安静当中度过的。

  将近半夜,车子开进了院子。

  秦教授和聂兰还没睡,听见动静便出门来看。

  见是罗晏等人回来,两人赶忙过来。

  “怎么样了?”

  秦教授有点急切。

  今天白天,林苗和赵海三个又发病了。

  且瞧着极为凶险,他们好容易才把病情稳定下来。

  罗晏点了点头,打开特制车子的后备箱。

  女人耷拉着脑袋,堆坐在笼子里,披头散发的,狼狈极了。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关心后面那间屋子里的几人,根本顾不上其他。

  程东用特制的夹子,将笼子夹出来,而后送进一早准备好的房间当中。

  那里充斥着刺鼻的杀虫剂以及各式药粉的味道。

  可以肯定的说,那个房间里,是绝对不可能有虫子独立的爬出来的。

  女人始终一动不动,好似死了一半。

  少年等到众人弄好了,才走过去,半点不怜惜的用力踹了脚。

  女人猛地抽了口气,好似回魂一样的睁开眼。

  缓了片刻,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关进笼子里了。

  而那个害她昏迷的东西就站在边上。

  她猛地冲过去,越过栏杆想要去抓少年。

  少年冷着脸往后退两步。

  刚好退在她将将要够到,却偏够不到的地方。

  少年盯着她,见她拼劲所有力气,却又始终无法得逞的模样,嘴角冷冷勾起。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女人充耳不闻,依旧往前伸胳膊,尝试拽。

  少年盯着她,又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继续努力。

  少年低低一笑,“我是吉克和哈孟的孩子。”

  “还记得吗?当年你不是瞧见过我吗?”

  女人忽的呆住了,她眼球迟缓的往上移,盯着少年的脸。

  时隔多年,哥哥和嫂子的模样,她几乎都已经忘记了。

  可是在看到少年的一瞬,她忽然间的全部想起来了。

  少年见她如此,微微的笑了,“看,你还记得我。”

  女人浑身哆嗦了下,好似被烫到一般的把胳膊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