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举家游
    时间看似平平无奇的流逝着。

    林苗的肚子却跟气吹一般的鼓了起来。

    清早,林苗照常起来,才要帮罗晏拿衣服,她眼前便是一黑。

    罗晏一个健步过去,将她扶住。

    林苗茫然的睁着眼睛,眼前一片黑,只有金星不断跳跃着。

    “林苗,”罗晏惊得声都变了调子。

    林苗依照习惯,扶住他的手臂,缓缓站好。

    眼前逐渐显出他的脸。

    “我刚才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她心有余悸。

    罗晏扶着她坐下来,手指拂过她后背,发现她背后有点潮。

    “先去看看吧,”他说着拿出电话,快速拨号。

    林苗也确实吓着了,没再多说。

    两人收拾好,便赶去大夫那里。

    诊察过后,大夫道:“血糖有点低,血压有点高,平时稍微吃点阿胶,另外多不充点蛋白质。”

    “就这些吗?”

    罗晏记下,又追问。

    “另外就是市区的空气不大好,我建议你准备些氧气,或者带她去空气比较好的地方休养。”

    “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谢谢,”罗晏扶着林苗出门。

    回去路上,罗晏便给孟宇然打电话。

    他妈常年吃保养品,阿胶什么的,问他准备错。

    定好一批阿胶,他又联系走地鸡和鱼。

    一路上,林苗眼见着他把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回到家,罗老过来,“怎么样了?”

    罗晏把情况说明,道:“我打算去城外住一阵子。”

    “去什么城外,”罗老皱眉,“就是城外,它也是北方,叶子早就掉光了,就是去了也没用。”

    “那就去南边,”罗晏立刻道。

    说完,他还真觉得可行。

    “正好,那边房子都是早就弄好了的,过冬一点不冷。”

    罗晏说办就办,立马买票。

    听到罗晏把朱姐和罗皓罗昱的票也定了,罗老急了。

    “你们都走了,就留我一人在这儿?”

    这是人干的事吗?

    “那怎么办?”

    罗晏也很无奈。

    “我倒是也想带你老去呢,可是那些人能让?”

    罗老按着扶手,琢磨了会儿,还是舍不下曾孙。

    林苗这样子,能少坐一趟飞机是一趟。

    他发了发狠:“不让也得让,我这就打电话去。”

    他推着轮椅进去屋里。

    林苗知道厉害,偷摸拉罗晏。

    “没事,”罗晏笑。

    老爷子圈在这个院子里都多少年了?

    他还能活多少年?

    南方那边民风淳朴,且外来的人不多。

    只要准备妥当,不会有什么事。

    林苗动了动眉毛,回屋里跟林捷说明爽约的事。

    没等挂电话,罗晏便进来。

    “成了,爷爷也去。”

    “真的?”

    林苗也很高兴。

    “那你先把大夫请过来,给爷爷看看,确定一下带什么药以防万一。”

    罗晏点头,给她看正拨的电话。

    林苗笑眯眯。

    他两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林捷听得迷糊,便问怎么回事。

    林苗便把居家去南边的事讲了。

    “我也去,”林捷立马道。

    眼见着就入冬了,林捷可不想过年还见不着孙子闺女。

    “我跟你刘奶奶定下,你们先做准备。”

    至于程逸,林捷根本没有考虑。

    反正他从来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没多会儿,林捷便拨回电话,“我们一家也去,你让罗晏顺便都定了,证件号我已经发给你了。”

    正说着,就有提示音响起。

    “行,那我这就去办,”林苗道:“先不说了,等订完票再说。”

    这一行,他们十几号人,真是得提前预定才行。

    好在罗晏跟那边有商务协议,可以开辟通道。

    加上这会儿不是高峰期,倒是顺利的弄到票。

    确定好时间,罗晏给罗父打电话。

    “爸,后天我和苗苗还有爷爷一道过去,您提前做好准备哈。”

    “谁?”

    听到罗老也来,罗父愣了下。

    现而今,罗老那一辈里,活蹦乱跳且精神矍铄的已屈手可指。

    他们竟然敢让他来这个缺医少药的地方。

    “不行啊,”他忙道:“你爷爷的身体,你不知道啊,怎么能让他来这儿?”

    “那你自己跟爷爷说,”罗晏才不想跟他争辩,直接把锅推给罗老。

    反正借他爸个胆,也不敢跟爷爷较真。

    “怎么叫我说,我这不是离得远吗?”

    罗父嘀咕,“你这就在眼前,顺手就把他劝了。”

    “我劝不了,”罗晏呵呵。

    他知道亲爹脾气,躲了就是,干吗还要坑儿子?

    “你说说你,你能干点什么?”

    罗父嘀嘀咕咕。

    罗晏好脾气道:“不然等爷爷去了,您亲自说,他要是同意,我就是求也给他求辆专机,你看行不?”

    “你这什么话,什么专不专机的,你爷爷简朴了一辈子,能搞那种特权?”

    “得嘞,法子我想了,您考虑,我这儿还有事,就先这样,”罗晏挂断电话。

    罗父盯着话筒,嘀咕道:“什么事能比老爷子重要?”

    “我看就是逃避任务。”

    他放下电话,想想又拿起来。

    好一会儿,他不甘心的重又挂上。

    老爷子太犟,他还真不敢去摸老虎尾巴。

    罗晏悠哉的搁了电话,转头见林苗看他。

    “怎么了?”

    林苗摇头,笑眯眯道:“爸这会儿肯定纠结着呢。”

    “打不打,这是个问题。”

    罗晏咧嘴笑了,片刻他板起脸,“顽皮,怎么能开爸的玩笑。”

    林苗撇嘴,“你不止开了,还当着他面呢。”

    “你不就料准了爸不敢跟爷爷说,才把锅退给爷爷?”

    “我这可不是推卸责任,”事情还是要讲明白的,“你也听到了,是爷爷自己要求去的,我可是已经劝过了的。”

    林苗呵呵。

    你确定当时不是起哄架秧子?

    罗晏梗着脖子,反正事已经这样,说什么老爷子也不可能留在家里。

    至于其他,他不承认就是了。

    南边都是湿冷湿冷的,罗家这一趟有老有小,还有个孕妇,准备什么的自然要齐全。

    罗晏联系了最快的货运,将东西打包发走,才带着一家老小气层。

    半日的飞行,傍晚时,一行人终于落地。

    罗父早早带着人在出口等着。

    本以为只是自家的几口,但是看到浩浩荡荡的一家子时,他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