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八百五十五章 炼
  虫子才刚落地,似乎极不适应。

  它快速的蠕动跳跃,似乎想要重回宿主身上。

  随着它的跳跃,身上的血色渐褪,慢慢转成透明。

  罗晏皱着眉头,紧紧盯着。

  他本以为那些黑色的虫子可以自由出入身体,已经十分诡异。

  但见这一幕之后,他反倒觉得早前看到的不过是小儿科。

  少年捏着瓷瓶过去,将虫子尽数收纳与瓶中。

  而后阔步冲回自己房间。

  罗晏跟过去,见他十分仔细的将早前收纳的小罐子拿出来,将收纳的虫子倒进去。

  此时,虫子已经彻底透明,若没有阳光折射,怕只以为那是空气而已。

  少年默数着,确定一条不落,才紧紧扣上盖子。

  他左右睃了圈,找到当着门口的石头压在上头。

  才刚放好,就听到罐子里传出诡异的声响。

  少年一动不动的盯着,确定上头的重量已经把罐口压实了,才露出笑来。

  “好了,再过几天再看。”

  他确认好屋子里头彻底密封,才特特绕开桌子,出来道:“让人看着这里,千万不要进去。”

  罗晏这会儿才明白,前几天他到底为何一定要把窗户门缝全都检查。

  那会儿他还以为是怕女人暗算,现在看来,少年是为了这时做准备呢。

  少年淡淡的笑问罗晏,可不可以去看爷爷。

  罗晏点头,看了眼跟死狗一样的女人,“她,你要如何办?”

  少年瞥了眼,笑了笑,“蛊虫彻底没解开之前,她还不能死。”

  罗晏微微挑眉,想起自己身上的问题。

  少年笑了笑,径直往门外去。

  罗晏示意人陪着,送他过去。

  院子安静下来,罗晏踱步到女人跟前,沉吟着要怎么处置这个东西。

  远处,林苗从里面出来,远远的望着她。

  罗晏五感一向很强,他转头与林苗对望了眼,便让人将女人重新拖回屋子里去。

  林苗朝他笑了下。

  对那个女人,她没有半点感觉。

  以她如此随意的行事和少年对她恨之入骨的样子,就知道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多少。

  能活着,就是林苗对她的最大怜悯了。

  罗晏走过去,想说声点什么。

  没等他说,林苗就笑了。

  “我没事。”

  罗晏盯了她一瞬,见她神色如常,才放松下来。

  “别急,已经在制解药了,估计过几天就能好。”

  林苗笑得眉眼弯弯,问他:“家里该是等急了吧,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

  “不急,”罗晏道“等戒了蛊虫在打电话也不迟。”

  林苗点头,看他始终盯着自己,便摸摸脸颊。

  这阵子她见天闷在屋子里,一直没怎么活动。

  加上之前被折腾两次,脸色很是难看。

  有时就连她自己都不大想去照镜子呢。

  “很丑吧?”

  她低声道。

  罗晏摇头,满眼怜惜,“瘦了,等回去了,让张妈他们给你好生补补。”

  林苗脸色有点垮。

  顿时想起剩下孩子那会儿,见天喝的汤汤水水。

  她自己是喜欢倒腾那些,却不大喜欢喝。

  “其实也还好,就是口罩带着显得。”

  林苗妄图垂死挣扎。

  罗晏伸手,想要把口罩摘下来。

  林苗干满往后退,想要闪避。

  “没事,”罗晏道:“我带了心蛊。”

  那东西可以吓退血蛊。

  但林苗却不敢冒险。

  两厢僵持时,秦教授从对面的屋子出来,脸上有着难掩的疲惫。

  见两人都在,他走过去,将记录递给林苗。

  林苗也不伸手,只借着秦教授的手来看。

  秦教授字体一路既往的刚劲有力,只是在末尾时有些虚浮。

  林苗顿时看向老师,“您这是一直没去休息?”

  秦教授笑了笑,“睡了会儿。”

  林苗却不相信,坚持道:“人都在这儿,活体肯定不断。”

  “您把记录放这,去休息一下,我演算完让人叫你。”

  秦教授熬了这么久也确实累了。

  聂兰也累得头晕眼花,不然这活也不会给个病号来做。

  罗晏赶忙负责秦教授回房间。

  林苗回去拿了纸笔,坐在廊下,对着记录演算起来。

  罗晏蹲在她两步左右的位置,看她专注的写着零散的数据。

  他眼神有些发飘的盯着她。

  这阵子,她没能出去理发,额前散碎的头发已经长长。

  但那长度又没有到能扎起来的程度,随着她来回摆头,便慢慢滑了下来。

  林苗太作专心致志,一直没能留意到。

  阳光从斜上方落下,照得她发丝莹润晶亮。

  微风轻拂,带着莹润光泽的发丝便时起时落的飞扬起来。

  罗晏好似被蛊惑一般的伸出手,想要将发丝撩起。

  不想才一动,林苗便警觉的看过来。

  对上她略带谴责的目光,罗晏有些心虚的收回手。

  不是他捣乱,实在是她的头发太调皮,搅得他情不自禁的就想去摸一摸。

  林苗再次投入到正事当中,罗晏握了握手指,站去对着太阳的位置。

  林苗眯着眼,抬起头。

  罗晏身量本就比较高,这样站在林苗跟前,显得更是格外的高。

  林苗望着他,感觉好像在看巨人。

  罗晏垂着头,“太刺眼了。”

  纸张本就反光,被太阳一照,对眼睛的伤害还是很大的。

  此时天色还算亮堂,就算不直视,也还是能看清楚的。

  林苗弯眼,甜甜一笑,享受这难得的待遇。

  罗晏便站在那里,直到林苗算出结果,放下笔,揉着酸痛的手指。

  “好了,”罗晏问。

  林苗点头,目光留恋在算出来的结果上。

  “这些蛊虫里含有一种物质,可以将液体里的水快速剥离。”

  这便是他们急速脱水的原因。

  林苗没有说那些专业性的术语。

  只是以最简单易懂的语言解释了下。

  罗晏问:“能预防吗?”

  林苗迟疑了下,“要制作疫苗须得经过各方试验,这个比较麻烦,但也未必不行。”

  “只要得看蛊虫的存活程度。”

  罗晏点头。

  少年和族长并没有对这些东西有太详细的解释。

  但看两人行事,便能猜出,这些蛊虫的生活环境应该是有要求的。

  所以血蛊存活与否,能活多久,他们这些外行人根本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