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九十五章 醒悟
    林苗抬头,笑了。

    她迎上去。

    “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送你,”见到人,司越松了口气。

    “给你,”他送上一大袋东西。

    “这什么?”

    “吃的,还有习题册,”司越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谢啦,”两人投喂已成惯性,林苗没半点见外的接过来。

    “这我电话,到了给我来个信,”司越家里电话的小纸条递过来。

    “我家里没电话,”林苗为难。

    “那就去邮局,”司越凶巴巴的瞪眼,“大家相识一场,你该不会连这点钱都舍不得吧。”

    “怎么会?”

    林苗笑得心虚。

    司越哼了声,眼见罗晏过来,他摆手。

    “路上自己小心点,把东西收好,”他不放心的叮嘱了句,转身。

    “小心,”身后传来一声惊叫。

    “躲开,”罗晏声音变着调子的拔高。

    司越下意识的觉不出不低,他定睛看去。

    只见刘丹端着水过来,眼睛似有若无的瞄着林苗。

    他忙来拉林苗。

    但还是慢了。

    刘丹已经身体倾泻,水自容器中倾泻,眼看就要洒出。

    刘丹面色惊惶,眼底却流露出得意。

    林苗与她相差得也不过就是一张脸罢了。

    只要毁了……那一切就不同了。

    刘丹的手往外送的越发的多。

    看起来,就像是她惊慌失措的应对一般。

    林苗左脚往外挪了挪。

    以她现在的位置,只要转得够快,头脸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后背可能就要受罪了。

    水倾撒而出。

    林苗往旁边集上。

    “过来,”司越一把扯林苗入怀,以背对着刘丹。

    剧痛伴随着灼热瞬时袭上脖颈和整个后背。

    司越痛苦的闷哼,浑身发抖。

    “司越,”林苗手背和脸也溅上几滴。

    肌肤的灼痛,让她清楚知晓那水温度有多高。

    司越佝偻着身体。

    “司越,你怎么样?”

    林苗扶着司越,眼泪都要下来了。

    罗晏赶过来,架住司越。

    “最近的诊所在哪儿?”

    其后,立马有人指出方向。

    罗晏把司越强行架上肩头,“我带他过去,你留下。”

    罗晏交代。

    林苗担心的看司越,还想过去。

    “时间要到了,”罗晏瞄了眼高挂着的钟表。

    林苗跟着看去。

    距离火车开车还有二十几分钟。

    要是跟过去,确实就来不及了。

    林健拎着兜水果点心过来。

    “怎么了这是?”

    “丹丹拿开水泼我,司越帮我挡下了。”

    林苗冷冷的说。

    “你,”林健不可置信的看刘丹。

    所以,这就是她一定要跟过来的原因?

    “我没有,我,我不是故意的,”刘丹没想到林苗这么直接,微微一晃,忙哭道。

    “这话以后再说,”罗晏冷冷打断,“你来得正好,把他送去诊所。”

    “我送林苗上车。”

    司越侧头看了眼罗晏,把手搭上林健肩头。

    相比林健,他更相信罗晏能照顾好林苗。

    “那行,苗苗就拜托你了,一定要把她送到车厢里。”

    林健把水果兜塞给林苗,扶着司越往外去。

    “你也过来,”司越耷拉着眼,眼球斜到眼角,阴冷的盯着刘丹。

    刘丹忍不住哆嗦了下,不想过去。

    但见罗晏和林苗同样不善。

    她左右衡量了下,还是选择跟在林健身边。

    林苗一直盯着刘丹。

    直到她出了大门,才嘀咕,“便宜她了。”

    罗晏垂下眼,浓密的睫毛掩住眼睛。

    广播播报,火车到站。

    “我送你上去,”罗晏拎起行礼和书。

    “我拿一半,”林苗去抢。

    “拿好吃的和票,”罗晏躲开。

    人群开始往检票口去,林苗不好再抢,就找出车票和站台票来。

    过了检票口,她扯着罗晏。

    “给我拿点。”

    罗晏瞟她一眼,把最轻的小包给她。

    林苗笑着接过来,数着火车节数,找自己所在车厢。

    进了车里,罗晏把东西放到架子上,交代:“你到的就是终点,到站了别动,等你妈来。”

    “好,”林苗不是第一次出远门,该怎么做,她心里有数。

    只不过,她知道罗晏担心,便乖巧的应着。

    罗晏又睃了圈周围,见都是些上了年纪拖家带口的,便放几分心。

    “到了来个信,不方便找我,就给程教授打。”

    他递过来张纸条,“我每天都会过去帮他忙。”

    林苗眨了眨眼。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他和程教授关系那么近。

    “要第一时间打。”

    罗晏强调。

    “我一到家就打,”林苗把纸条放好,郑重点头。

    那模样,就好似完成什么重要任务。

    罗晏眉眼柔和,忍不住揉她脑袋。

    林苗哎了声,却由得他揉。

    “坐吧,我走了,”车上不时有人经过。

    罗晏眷恋的勾了勾她发梢。

    发丝微凉自指尖滑过。

    林苗没心没肺的坐下。

    罗晏摇了摇头。

    罢了,她还小。

    那些事,还是等两年再说吧。

    车很快动了起来。

    林苗趴在窗边,朝正走过来的罗晏摆手。

    罗晏忽的想起,忘了叮嘱她,他赛了些钱在包里,要仔细放好。

    他忙走过来。

    火车打着长笛,往前。

    罗晏只好迈开长腿紧追。

    可人腿哪里及得上机械。

    没出半分钟,他就被远远的抛下。

    林苗贴着窗户,出神看逐渐变小的罗晏。

    身侧,忽的传来一声轻笑。

    林苗转头。

    见是个二十出头的女人。

    “年轻真好。”

    女人感叹。

    林苗看她。

    她也不老。

    女人像是知晓她心里所想,笑着摇头。

    “老了,再没有你们小情侣这样的调调了。”

    林苗咧嘴。

    想说大姐你搞错了。

    话没出口,她忽的怔住。

    从一开始,她对罗晏的定义就是救命恩人兼室友。

    因为先入为主,也就没有多想。

    现在被人一说,她忽的想起自己上大学时的室友。

    可没有一个能做到罗晏为她做的一半。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还觉得正常。

    接受的特别自然。

    她不是清纯少女,男女之间的事,她多少明白的。

    她的心一下子急跳起来。

    血液沸腾得几乎要从血管爆起来。

    她脸一阵一阵的红,嘴巴却怎么也张不开了。

    “哎呦,这就害羞了,”女人掩嘴轻笑。

    “大姐,不是你说的那样,”林苗好容易憋出一句,就再不肯说话了。

    女人也就是有感而发,见她真的不好意思的了,也就打住了。

    林苗的思绪却一下子被打开。

    半年多的相处,跟放电视剧一样的重复播放。

    直到火车抵达终点,所有人都下车,林捷上车寻人,才恍惚醒过来。

    “苗苗,”久别重逢,林捷十分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