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爱情没了,面包总要顾的
    宿舍依旧是那个宿舍,只是没有了活泼的钱萌萌陪伴,总是觉得有些寂落。

    简单整理过后,林苗便去了图书馆。

    中医涉及的层面远比她想象的广泛的多。

    要想精确的掌握其精髓,只靠课本上的知识是不够的。

    林苗找出一摞医术,坐去角落。

    一看就是一天。

    时间一晃,马上就是暑假。

    某天下课,教授内科学的秦教授叫住她。

    “假期可有安排?”

    秦教授年近六十,一头花白头发,面色却很红润,精神十分矍铄。

    “我想打点零工,不过也只是想想,”林苗笑的腼腆。

    “要是没事,来帮我点小忙?”

    秦教授收拢面前课本,笑问。

    “好啊,”林苗眼睛一亮。

    别人不清楚,她可是被校长偷了底的。

    秦教授是学校费了好大关系才请来的客座教授,一手医术在中医界堪称圣手。

    这样的人竟然让她帮忙,那得是她多大的荣幸啊。

    “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开始?”

    林苗忙问。

    见秦教授看过来,她笑:“我想把其他科目安排妥当,这样更能心无旁骛。”

    秦教授点头,“你先处理,我这边倒不算急。”

    “那我三天后找你,”林苗顿了顿,问:“不过我要去哪找你?”

    秦教授笑着摊开纸,拧开钢笔,游龙走凤一般的写下两行字。

    “到这儿就行,到了就说是我让你去的,他们就知道了。”

    林苗拿过来,上面的字她只认识一半。

    再抬眼,秦教授已经拿着书走了。

    她只好拧着眉,半猜半蒙的猜。

    三天后,林苗站在一所四合院门前。

    迟疑一会儿,她叩响上面的大铜环。

    没多会儿,有人拉开门。

    “找谁?”

    开门的是个跟林苗年纪相仿的男孩。

    男孩两手分别搭在门边,只露出自己身形大小的缝隙。

    “我姓林,秦教授让我过来的,”林苗解释。

    男孩上下瞄她两眼,当啷一声关上门。

    “师哥,那人来了,”男孩声音洪亮,透过门板直冲耳膜。

    林苗挺了挺腰杆。

    很快,门被人打开,一身穿小立领,对襟盘扣的青年走出门来。

    “林苗?”

    林苗点头。

    “你好,我姓秦,我比你虚长几岁,你可以叫我秦哥。”

    “你好,秦哥,”林苗落落大方的笑了笑。

    秦子轩引着林苗进去,而后将门重新紧闭。

    转头见林苗看来,他道:“院子里晒了好些东西,有些涉及秘方,不好被人旁观。”

    林苗点头,跟着他转过一道小门。

    才抬眼,就被眼前摆着的一排排晒药架子镇住了。

    上面分门别类的摆着各式各样的药材,淡淡的药香弥漫在院子上空。

    “这里是晾晒区,不过你现在还涉及不到这边,”秦子轩带她转去另一边好似大库房一样的地方。

    拉开门,分散坐在其中的三人抬起头来。

    “这里是捡采区,”秦子轩道:“来这儿的都是从这儿开始。”

    林苗了然。

    捡采,顾名思义,就是把好的坏的鉴别出来。

    这也是锻炼眼力的手段之一。

    她寻了个凳子坐下来,挪来一袋子药材,辩认挑捡。

    秦子轩站在边上,看了会儿,见林苗挑得质量都还算可以,这才离开。

    门重又关闭,锃亮的白炽灯下,药材的优劣一目了然。

    林苗一板一眼的挑好一筐,拖去边上。

    几步外,一扎着马尾的女孩看了眼周围,悄悄往她跟前挪了挪。

    “你傻了,这些活是大家一块的,你都干了,岂不便宜别人?”

    女孩说话声音很轻,除开两人,旁人都没留意。

    林苗瞟她一眼,笑了笑,重新回去做好,继续挑拣。

    且不提两人还是陌生人,就凭她说得这话,林苗也决定远离这人。

    女孩碰了钉子,很是不悦,嘴里嘀嘀咕咕的回去。

    将近正午时,药材基本挑拣完毕。

    早前开门的男孩过来。

    “吃饭了。”

    男孩吼一嗓子,就没影了。

    林苗忙了一上午,腰酸得要命。

    借着起身,她来回活动肩膀和腰。

    出了仓库,林苗便闻到散发出来的食物香气。

    她抽了抽鼻子,寻着味过去。

    秦子轩和几个有些年纪的已经在吃了,见林苗等人过来,便指了空着的桌子。

    “饭菜管够,吃完了去后厨拿。”

    林苗循着望过去,桌上摆着两荤两素,一个蛋花汤,一盆米饭。

    菜的分量很足,米饭也很实惠。

    吃完饭,秦子轩过来道:“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

    其他几人十分平淡的起身。

    显然一早就知道规矩。

    秦子轩过来,只是为了告诉林苗。

    林苗笑着点头,看了圈周围,“那我能四处转转吗?”

    “可以,”秦子轩点头,“只要不是上锁的,都可以去。”

    “我知道了,”林苗微笑。

    秦子轩礼貌点头,出了后厨。

    走在后院的路上,男孩溜过来。

    “师哥,你就这么放心她?”

    “有什么不放心?”

    秦子轩看男孩,“院里的都是寻常药材,若她过了捡采、制削两样,这些东西都会接触。”

    “可她这才第一天,”男孩皱巴着脸。

    他当初进来时,可没这待遇。

    “你到底在纠结什么?”

    秦子轩失笑,“她是爷爷推荐过来的,这个面子我总是要给的。”

    “好吧,”男孩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

    “真是的,”秦子轩笑着揉了把他脑袋,往内院去。

    “又来,我又不是狗,再薅就秃了,”男孩不满的以手当梳,梳拢好凌乱的头型,急急追过去。

    并在秦子轩进入某间上锁房间之后,守在门口。

    林苗收拾好碗筷,放进水槽,转出后厨。

    走在随处可见药材的小院,林苗新鲜感十足。

    昔日只在药经或课本上所见的植株,如今都在眼前。

    她饶有兴致的转了一圈,回到挑拣药材的库房时,差不多也到干活时候。

    男孩正带着人送药材进来。

    见到林苗,男孩哼了声,别开眼。

    林苗一脸莫名。

    坐回位置,女孩挑眼看林苗,幸灾乐祸的笑。

    林苗瞟她一眼,便垂下眼。

    男孩等药材放好,斜着眼看几人,“这些东西分出最优、优和最次,时间紧急,今晚必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