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开解
  成功把人吓唬住,林苗按着她,结结实实的伤了药。

  待到松开,侯甜甜长长的吐了口气。

  完全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林苗被她弄得乐了。

  “这会儿知道怕了,早前蹦着高回来的的时候,就没想过怕?”

  “还真没有,”侯甜甜老老实实的回答。

  他们交浅言深,又相识多年,对罗晏手底下的那波人极有信心。

  所以罗晏才一提,她便立刻答应回来帮忙。

  事实证明,罗晏确实不负她所望。

  那些人也还是一如当年那般的勇猛。

  只可惜被她拖了后腿,唯一一个伤了的人士,就是她。

  林苗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她废话,只勒令,“以后这种事不许你在参与。”

  侯甜甜很不情愿。

  这事没亲身经历过,根本不知道多刺激。

  她没法形容拿碗过后,她激动的心情。

  那种战栗和惊恐过后的兴奋,她也许一辈子也忘不了。

  两米哦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她两眼发直,脸颊泛红,便自我理解为吓着了。

  即便不是也是。

  回去后,她严肃告诫罗晏,下不为例。

  罗晏瞧着她脸黑如锅底,哪里敢多说半个字。

  于是,罗晏便自动自觉的将一系类的后续瞒了下来。

  以至于侯甜甜知道罗晏把一单大单子交给她,告诉她只要出门一趟的时候,有些措手不及。

  “这单子你跟了那么久,就这么交给我?”

  她之前没有盯着那只股,猛地接手,有点拿不准。

  尤其是那只股的数额有点大。

  几乎等于她投进来的全部本金。

  “不用担心,这只股我盯了一阵子,浮动最多也就百分之十,你只要等它再涨些,便卖了就好。”

  “可是这么大一笔,我有点虚,”侯甜甜皱眉。

  罗晏笑了。

  “你可是上亿身家的老板,这点钱还不是小意思?”

  侯甜甜不吭气了。

  上亿是事实,但是这钱绝不是小钱。

  罗晏交代完,便跟卫宁离开了。

  侯甜甜盯了会儿电脑,忍不住去找林苗。

  “罗晏干吗去了,怎么走那么急?”

  “去趟外地,”见侯甜甜不解皱眉,林苗笑道:“就是前阵子那个人,他们查到那个掮客最近的落脚点了。”

  “罗晏怕出意外,跟着一块去了。”

  “这事怎么不带上我?”

  侯甜甜立刻兴奋起来。

  “你去干吗?”

  零卖不赞同的皱眉。

  “那些人都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凶徒,你是能打,还是能抓?”

  “还不如让他们男人去忙活。”

  “你这想法可不对,”侯甜甜一听这话,立马反驳。

  “怎么不对?”

  “难道这样的事就是男人的事?”

  “谁规定不能女人去干?”

  侯甜甜算是半个女权主义者,当下反问。

  林苗摇头,“我没说女的不行,我是说你不行。“

  “就你那点力气,真撕吧起来,你怕是连我都打不过,对上那些凶徒,还不是送菜的份?”

  侯甜甜不吭气了。

  林苗放下手里的活,柔声道:“术业有专攻,抓人这种事,卫宁他们拿手,但是玩股看曲线走向,你的强项。”

  “你想想,他们流血流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为的不也是家人过得福实。”

  “你动动手,钱就到账了,岂不是比他们还厉害?”

  侯甜甜依旧没吭气,只是脸色好看许多。

  “你不用安慰我,我明白的,”她笑了笑,“我就是挺想体验那晚的经历。”

  “只是我也知道,这种事不是玩笑。”

  “不能轻易参与。”

  林苗点头。

  好在侯甜甜是个明事理的,一说就通了。

  侯甜甜重又回去电脑房。

  她盯着电脑,好半天也没动一下。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苗忙活完屋里的事情,出来就看到朱姐和张妈在晒干菜。

  这是每年入冬之时,朱姐都会干的事情。

  林苗和罗父都喜欢吃萝卜干。

  朱姐担心外面的不卫生,每年都会晒些干菜。

  偶尔当做小菜上桌。

  走过晒着的簸箕,朱姐瞥了眼西厢门口,跟罗娇玩着的张妈,快步追上林苗。

  “太太,张妈这两天总是有点心不在焉,好像有什么心事。”

  林苗望了眼,见张妈正笑吟吟的跟罗娇玩翻绳,便道:“你问了吗?”

  朱姐点了下头,又摇头,“她没跟我说。”

  林苗想了片刻,朝朱姐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朱姐又回去晒菜。

  林苗则去后院准备午饭。

  等到吃过饭,朱姐哄着罗娇回去午睡,林苗才叫住张妈。

  “这边比芽国冷,我想去采买些冬天的衣服,你下午有事吗?“

  “没有,”张妈笑呵呵,“不过我都是老人家的眼光,估计不大和你们年轻人的品味。”

  “不要紧,”林苗笑:“我和罗晏不用买,就是皓皓他们和爸的。”

  “那倒是可以。”

  张妈照顾周老多年,自觉对老年人的服饰还是很有见地的。

  下午,两人来到比较著名的服饰区。

  瞧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张妈十分敬业的帮着挑选罗老和厨子以及朱姐的衣服。

  而后,两人去幼儿区,买了衣服和一大堆的玩具。

  因着东西太多,林苗直接只会服务台。

  以他们今天购买的金额,足够送货到家。

  处理玩这些,两人就近寻了个西餐厅喝茶饮。

  望着窗外行来走去的人流,张妈有些感慨。

  林苗转着眼镜看她。

  “怎么了?”

  张妈摇头,“从前在芽国,我有时就会想起从前。”

  “想着这边到底怎么样了,家里的亲戚什么的还在不在。”

  “我本来还以为自己不大在意。”

  “可是知道家里的人都死绝了的时候,我这个心,还是挺难受的。”

  林苗眼眸微闪,一下子想起了某天瞧见张妈收到了一封信。

  那会儿她还想,她记得张妈在这边也没有亲戚来着。

  原来,那时她正在寻亲呢。

  “怎么死绝了?”

  林苗搭着她的手,柔声道:“你还有我,还有皓皓他们。”

  “我们就是你的亲人呢。”

  她略带撒娇的歪着脑袋,“你该不会是不想要我了吧?”

  “怎么会,”张妈笑了,“我就是不要自己,也不会不要你。”

  >read3();>

  ←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