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谁的错?
    “跟谁差?”

    林栋瞪眼。

    “他跟林家又没有亲,怎滴不能跟小辈结亲?”

    韩春妮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不过一想到要跟姓刘的结亲,她怎么都不自在。

    “可那岁数也太大了,”韩春妮道:“他都快赶上刘勇岁数了。”

    “岁数大怎么了?岁数大会疼人,老夫少妻才有福。”

    眼见韩春妮还不情愿,林栋虎下脸来,“不然,老二的钱就从你那份里出。”

    “老四不是你林家的种?那么多钱,凭什么都我拿?”

    林栋自打退休之后,就有了危机意识,两老开始攒钱,一来为了防老,二来也是想着将来过世时不太寒酸。

    只是两人收入就那么几项,除开花销,韩春妮偶而还要贴补林莉。

    这些年下来,也只攒了十万出头而已。

    “要不是你闹腾,我又怎么可能去管刘勇?”

    林栋冷冷的道。

    韩春妮一梗。

    这事说到底,确实是她理亏。

    但那钱也是林栋答应了,才拿出来的现在又都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韩春妮气得不行,一脚踹过去。

    “那不是你女婿?帮他一下怎么了?”

    “我没说不帮,当初我是不是说,那三万出来救急,其他的让老四再想办法?”

    林栋道:“要不是你扯着绳子,一会儿上吊一会儿撞墙,又跟老四混成一气,我能把钱都给了?”

    “这事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跟你争辩,我只告诉你,真要闹去对簿公堂,就别怪我跟你离婚。”

    林栋说完,翻身睡去。

    韩春妮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这把年纪,又大字不识,就是谋生能力也没有半分。

    要是离开林栋,她就只能靠着早前攒的那点钱过活。

    她掐尖要强了一辈子,又怎么能允许自己临了那么狼狈。

    涉及自身,韩春妮迅速做出决定。

    她拉好被子,很快睡去。

    第二天一早,林栋一起来就听到厨房有动静。

    他慢吞吞的穿好衣服,韩春妮便端着早饭过来。

    “烫面的小白菜包子,你尝尝,可香了,”她巴巴把粥放到林栋跟前。

    “我去刷牙,”林栋看也不看,转去卫生间。

    刘丹怯怯看了眼,小声道:“姥,姥爷怎么了?”

    “没事,”韩春妮强笑,“小孩子家家别总问东问西。”

    林栋很快回来。

    沉默的吃了两个包子,喝了碗粥便出门去了。

    韩春妮纠结了片刻,摸出张纸票,“丹丹,你去市场买点鸡蛋,中午咱们包饺子。”

    刘丹拿过来,见是十块,便道:“都买了?”

    “买那么多干嘛?”

    韩春妮瞪眼。

    刘丹捏着钱出门。

    韩春妮照着镜子收拾好自己,过去隔壁。

    “怎么是你,”刘奶奶正在院子里浇花,见她过来,顿时很嫌弃。

    韩春妮心里暗骂,面上带笑。

    “邻里邻居的,我过来看看你,怎么还不欢迎啊?”

    “欢迎,”刘奶奶皮笑肉不笑的应着,依旧浇花。

    “那个,程教授呢?”

    韩春妮睃了圈,没找到话题人物。

    “他去学校了。”

    “还挺忙,”韩春妮赔笑,“话说,程教授是跟我家老二差不多岁数吧?”

    刘奶奶想了想,“比林捷大一岁还是半岁来着。”

    韩春妮暗自咧嘴。

    这岁数比刘勇还大。

    刘奶奶侧眸,自家儿子迟迟不结婚的事,韩春妮可没少说怪话,现在怎滴突然关心起来,“你问这个干嘛?”

    “没有,”韩春妮干笑,耳畔响起林栋的话,才刚兴起的那一点怜悯迅速消失了。

    “咱两家都是知根知底,有些话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刘奶奶搁了水壶,警惕盯她。

    “这不嘛,我家丹丹你也认识,她仰慕程教授学识,有心多亲近,又怕你不答应。”

    “我想着小辈既然有心,那咱们老的也别拦着。”

    “毕竟,你家程教授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定定心了。”

    “你说谁?丹丹?”

    刘奶奶不敢相信的眨巴几下眼。

    且不所那孩子跟程逸还差着辈,就说那品性,在她这儿就过不了关。

    韩春妮点头,笑道:“你也觉得好吧?”

    “那小模样,生下来的孩子一准俊。”

    韩春妮一脸你家捡了大便宜的模样。

    刘奶奶无语的呵呵。

    “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回吧,我要出趟门。”

    她搡着韩春妮出去,当啷一声把门关上。

    “你这真是,”韩春妮气得跺脚,却也只能回去。

    走到自家门口,她挠了挠头。

    她记得走时把门锁上了呀,这会儿怎滴又开了?

    她嘀咕着进去后园割韭菜。

    十来分钟后,刘丹拎着一袋子鸡蛋回来。

    “怎么这么多?”

    “钱都花了?”

    韩春妮立刻问。

    刘丹点头,“卖鸡蛋的着急回家,都买便宜三毛钱。”

    韩春妮拎了拎分量,确实比平常买十块钱的重。

    “买都买了,我还能去找回来?”

    “以后别自作主张了,”她说着继续摘韭菜。

    刘丹进去厅里喝水,顺势把兜里的钱藏好。

    傍晚,林栋回来,趁着刘丹去厨房,低声问韩春妮怎么样。

    韩春妮撇嘴,“你倒是积极,可惜人家没看上你外孙女。”

    林栋皱眉,瞥见正要进来的刘丹,没再言语。

    刘丹放下水果,道:“姥,我想出去转转。”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大半,韩春妮不大放心。

    “孩子都这么大了,想出去就去,”林栋有心问究竟,刘丹这一出正中他下怀。

    有了林栋撑腰,刘丹顺利出门。

    “到底怎么回事,”林栋问。

    韩春妮撇着嘴,把刘奶奶态度添油加醋的说给他听。

    “都是你,”林栋厌恶的斜她,“要不是一天天的找茬,人家能这么烦你?”

    “怎么又是我,”韩春妮本就在隔壁受了气,心里正堵得慌,现在又被林栋不分青红的嫌弃,她登时爆发力。

    “要不是你没用,咱家会连十几万都没有?”

    “现在还要我腆着老脸去保媒拉纤,林栋你可真是好本事啊。”

    “你再说一遍,”林栋万没想到韩春妮竟然这么想自己。

    他当下扬起手,恶狠狠的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