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44 气不打一处来
  最终的决定还是要罗克来做。

  罗克当然不会拒绝,大笔一挥照单全收,有多少要多少,罗克对人口的需求可以说是无上限的,南部非洲那么大地方,现在四个殖民地加上罗德西亚、尼亚萨兰也才不过两百多万人,就算是人口翻一百倍也能养得起。

  当然这里的两百多万,并不包括非洲人在内,这也是南部非洲的习惯,不管是布尔人统治时期,还是英国人统治时期,非洲本地人在各种统计中都被排除在外,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罗克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现在对待非洲人有多冷漠,未来非洲人觉醒之后,报复来的就有多猛烈,罗克建设尼亚萨兰从来没有依赖非洲人,南部非洲的华人并不欠非洲人什么,所以未来该下狠手的时候,罗克也不会手软。

  就像现在在印度一样。

  进入五月份,印度政府又开始新一轮征税,大规模骚乱再次爆发,达卡同样是旋涡中心。

  五月份的第一个周末,新编第一骑兵师在一天之内出动了四次,分别前往四个地区维持秩序,不过新编第一骑兵师不动手,动手的是纯粹由印度人组成的部队,新编第一骑兵师的部队主要负责压阵,如果印度人组成的部队无法有效控制局面,那时才需要新编第一骑兵师出手。

  “我都怀疑那些印度人是不是印度人,他们对付平民出手是真狠,该打的打,该抓的抓,达卡三座监狱这几天被塞得满满的,听说一个标准的八人牢房要关三十多个人,这些印度人也是奇葩,他们很乐意被关进监狱,因为在监狱里至少他们有饭吃”回到加尔各答的夏九很忙,不过每天都会在罗克这里蹭饭。

  夏九从尼泊尔带回来一千多名廓尔喀雇佣兵,这些雇佣兵现在正在加尔各答郊区的营地内接受训练,负责训练他们的是从约翰内斯堡调过来的老员工,保护伞公司对员工也是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那些教官未来就会成为基层官员,现在的那些新兵,未来就是他们的手下,所以教官的积极性都高的很。

  那些廓尔喀雇佣兵就更不用说,他们进入保护伞公司之后,马上就享受到保护伞公司所有的福利待遇,这让所有的廓尔喀雇佣兵都欣喜若狂。

  保护伞公司的生活,对于廓尔喀雇佣兵们来说就像是天堂一样如梦似幻。

  虽然每天的训练是非常辛苦的,但是他们乐此不疲,因为在训练中表现好,是会有特殊奖励的。

  其实奖励也不是很特别,每天训练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小队,奖励也就是一人一份冰激凌而已。

  但是对于很多廓尔喀雇佣兵来说,冰激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别说吃,以前连对冰激凌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在印度,冰激凌是只属于英国人和王公贵族的食物,总督晚宴上才会偶然提供,一般的土豪都没有机会品尝,更不用说这些来自大山深处的廓尔喀雇佣兵。

  罗克听完夏九的话就笑而不语,那些对英式民主抱有幻想的家伙,真该来看看英国人是怎么对付殖民地土著的。

  “我想到了一个好生意,咱们可以去找市政府合作,如果市政府的监狱里关不下那么多罪犯,把这些罪犯交给咱们来处理”夏九也是鸡贼得很,居然能从人满为患的监狱里发现商机。

  “你准备怎么处理?”罗克好奇,私人监狱其实也不罕见,美国就有很多。

  “把他们全部送到法瓦尔特去挖矿,卖给亨利男爵。”夏九用词不当,应该是法瓦尔特勋爵。

  不过罗克也没有纠正,反而是认真和夏九讨论起这个问题:“把那些罪犯送到约翰内斯堡,对于印度来说就等于是流放,你确定他们的罪行已经达到这种程度?更何况,印度人可不好管理,英国人在印度已经殖民近百年,现在还是这个鸟样子,这可能会是个烫手山芋。”

  罗克不喜欢印度人的主要原因就在这里,如果只是卫生习惯,或者是生活习惯不同,那么还可以使用强制手段要求改正。

  但是印度人的问题在于毛病太多,根本无法用几句话说清楚,所以罗克现在很明白英国政府的无奈,真的是无从下手,因为到处都是问题。

  “要不要流放还不是印度政府说了算,花钱就是了嘛,反正也没人在乎那些首陀罗和达利特,至于他们好不好管理,嘿嘿嘿,英国政府是没找到办法,到了矿山,干不干活,干多少活可不是他们说了算,不干活就没饭吃,饿他们几天,保证个个听话得很。”夏九不担心这些问题,罗克很多时候是高屋建瓴,具体的事没时间,也没有精力管,夏九他们这些人,对于底层的情况才最了解。

  在罗克看来,大概祖鲁人也是属于无法挽救对象。

  但是在法瓦尔特的矿山里,祖鲁人工作还是很有效率的。

  关键是这个时代没有各种人权组织叽叽歪歪啊,亨利也是以夷制夷,用祖鲁人管理祖鲁人,不干活就没饭吃,干的好了就可以吃饱,干的多了还有额外奖励,都不需要其他刺激手段,简简单单的一点点食物,就把那些祖鲁人管理的服服帖帖。

  这种关系的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之间,其实是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效应的,当那些祖鲁矿工的生死全部掌握在工头打手手中时,工头打手能让矿工们活下去,矿工们就已经不胜感激了,然后工作自然会加倍努力。

  “行,你要想试试那就去,做得好了这也是个好生意”罗克不干涉,也不想参与,这样做是要遭天谴的,不过看夏九的意思,也不怎么担心天谴。

  布尔战争期间夏九断了一只手,脸上也被毁容,这要是放在清国,或者是放在英国的殖民地部队中,夏九这种情况最多是拿到一点可怜的遣散费,然后被送回原籍。

  但是在罗克这里,夏九受到良好照顾,现在不仅仅身居高位,而且还成立了家庭,夏九在两年前就结了婚,妻子还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布尔人,罗克见过夏九的妻子,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估计夏九的妻子有机会参加选美。

  虽然刚刚结婚两年,但是夏九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在约翰内斯堡,夏九拥有一个面积为两千英亩的农场,农场内的雇工就有上百人,这些人都是祖鲁人,他们的工作是种土豆,然后夏九自己生产伏特加,在贴上约翰内斯堡酒厂的标签对外出售,生意据说好得很。

  对于夏九来说,这算是因祸得福了,所以夏九根本不担心什么所谓的天谴,现在夏九有儿有女,万事无忧,就算是夏九现在就遭遇不测,夏九相信,罗克也会照顾好他的妻儿老小,所以夏九是真的不担心。

  说干就干,夏九转天就去警察局找警察局长商量这件事。

  警察局长加菲尔德亨廷顿正在为这件事头疼,和英国本土以及南部非洲不同,印度最不缺的就是人,偏偏这么多人还没点正事,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工作,只能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所以一旦被人煽动,闹起事来都是声势浩大。

  达卡以前只有一座监狱,另外两座监狱都是前任总督乔治寇松实行孟加拉分治之后增设的,但是这样依然无法容纳越来越多的犯罪分子。

  夏九向加菲尔德亨廷顿表明态度后,加菲尔德亨廷顿简直喜出望外,根本不问夏九把人送到哪,甚至直接把三座监狱的管理权交给夏九。

  于是再转天,保护伞公司就顺利接手达卡的三座监狱。

  又是三天后,返回爱德华港的补给船,就把一千五百名在押囚犯转送往约翰内斯堡。

  这些人都被夏九卖给亨利去法瓦尔特挖矿,挖矿当然是有薪水的,亨利支付给这些囚犯的薪水,相对于祖鲁人来说更便宜,只有祖鲁人的一半,然后这些薪水就是夏九的收入了,亨利节省了成本,夏九得到了收入,囚犯也终于能吃饱肚子,看上去似乎各方都很满意。

  罗克不惯这些事,随着骚动愈演愈烈,军警和平民之间终于发生冲突,在五月中的一次行动中,达卡居民向执行任务的印度部队仍石头,结果印度士兵情绪失控,当场开枪打死打伤十四名平民。

  “两个人被打死,十二人受伤,先生们,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贝洛克勋爵头疼得很,矛盾如此尖锐的当下,发生这种事等于是火上浇油,也就是这个时代的信息并不畅通,要是未来的网络时代,马上就会激起轩然大波。

  罗克不说话,坐在贝洛克勋爵下手,低头把弄手中的签字笔。

  马尔斯霍华德也不说话,喝茶的声音有点大,还很粗鲁的直接把茶叶渣吐到桌子上,引来贝洛克勋爵的怒视。

  加菲尔德亨廷顿恍若未闻,似乎是指甲里有黑泥,正在那儿扣指甲。

  贝洛克勋爵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