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46 独闯虎穴
  解决问题的方式有无数种,直接派兵去抓人可能是最蠢的。

  如果巴拉家族和瓦尔吗家族真的和东孟加拉的骚乱有关,那么贝洛克勋爵邀请这两个家族的族长来达卡赴宴,那么估计他们还真不敢来。

  这样一来也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如果他们真不来,那么再派兵去抓人也不迟。

  如果他们来更好,那么可以先把人扣住再慢慢调查,有人质在手,达卡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的建议,贝洛克勋爵没理由不采纳,散会之后,十二名伤者就被送到新编第一骑兵师的临时医院救治

  不是十二个,昨天晚上因为失血过多又死了两个,现在还剩下十个。

  剩下的这十名伤者中,有九个是肢体部位受伤,已经经过达卡的医生处理,虽然处理的方式不怎么样,但是只要不发生伤口感染,康复的几率就比较大。

  最严重的一个是胸部的贯穿伤,送到新编第一骑兵师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随时有可能伤重不治,临时医院对伤者进行会诊后,临时负责人杰克韦伯斯特表示情况很严重,这样的伤情,就算是送到紫葳医院,紫葳医院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尽人事听天命吧,我们尽力救助,能不能挺过去要看上帝的意思。”罗克现在真心喜欢这个借口,难怪很多人把上帝挂在嘴边上。

  约翰内斯堡医学院也是这两年刚刚开始对战地救护的研究,日俄战争期间,约翰内斯堡医学院向远东派出了医疗小组,接触到大量的病例,积累了很多经验,科林贝拉米正在对那些病例进行总结,希望能能对以后的教学工作起到辅助作用。

  杰克韦伯斯特也去过远东,在远东期间,杰克韦伯斯特一天之内最多参与过七次手术,因为经验不足,医疗手段比较简陋,大多数时候手术都是失败的,相对来说,现在临时医院里的医疗设备和药物还是比较完善的,应该说是把握比较大。

  能看得出,对于罗克的这个说法,杰克韦伯斯特也是接受的,于是杰克韦伯斯特马上就组织手术,临时医院的六名医生全部参加,这也算是难得的机会。

  手术整整用时四个小时,术后有医生提议,应该对伤者使用刚刚研发成功的青霉素,但是被杰克韦伯斯特拒绝。

  有罗克的帮助,约翰内斯堡的医疗事业不知道少走了多少弯路,“先知”的作用就是这样,罗克虽然不知道青霉素的具体提取过程,但是罗克至少知道是在一种甜瓜上发现了可供大量提取青霉素的霉菌,并用可以用玉米粉调制出相应的培养液。

  这就像是做菜,罗克不会做回锅肉,但是知道回锅肉要用豆瓣酱,然后告诉厨师慢慢试就是了,多做几次,总是能做出合格的回锅肉出来。

  青霉素虽然已经研发成功,但是还不能大规模生产,所以现在青霉素的价格高的很,是真正的液体黄金,杰克韦伯斯特当然不同意把青霉素用在普通的印度人身上,除非贝洛克勋爵同意为此买单。

  罗克根本不知道这事,所以就算是罗克想发扬人道主义也无从发扬。

  贝洛克勋爵的邀请分别送往巴拉家族和瓦尔吗家族之后,巴拉家族的族长欣然赴约,瓦尔吗家族的族长却因为身体不适,只派了自己的儿子过来。

  还不是大儿子。

  “洛克,我要你亲自去瓦尔吗家族的领地走一趟,看看瓦尔吗家族的族长是不是真的身体不适。”贝洛克勋爵不放弃,希望罗克能承担责任。

  说来好笑,整个达卡,能让贝洛克勋爵真正信任的,恐怕就只剩罗克这个“外人”。

  达卡的其他官员,都和东孟加拉的各种势力牵扯太深,所以很难得到贝洛克勋爵的真正信任。

  相反罗克这个“外人”才是真正的帝国男爵,为帝国效力也是理所当然。

  更何况,不管是加菲尔德亨廷顿还是马尔斯霍华德,他们的能力都有一定问题,贝洛克勋爵也不敢相信他们的判断。

  当然了,其实让罗克去也不合适,万一瓦尔吗家族真的暗藏不轨,那么罗克这一趟就很危险。

  所以贝洛克勋爵也很为难:“你可以拒绝,但是我希望你能主动一些,现在是多事之秋,我们要共克时艰。”

  “没关系勋爵,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过去。”罗克表现的轻描淡写,仿佛不是探龙潭虎穴,而是去赴宴。

  “谢谢,洛克,小心一点。”贝洛克勋爵用力拥抱罗克表达自己的歉意,英国人其实是很注重社交距离的,一般朋友之间都很少用这种热情的动作表达自己的情绪。

  不用贝洛克勋爵提醒,罗克也会加倍小心,这是去印度土王家里去做客,不是去总督府赴宴,罗克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安全肯定是首位,食品卫生,生活习惯等等,有些威胁看得见,有些威胁看不见,罗克也只能尽量预防,不可能面面俱到。

  在明托勋爵和贝洛克勋爵面前,罗克要保持低调,去瓦尔吗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所以罗克出发的时候直接带了一个连队过去,士兵们全部乘坐装甲车和卡车前往,就算是瓦尔吗家族真的有问题,罗克相信一个连队,也足以让瓦尔吗家族灰飞烟灭。

  前往瓦尔吗的时候,罗克在猛虎的车厢里和瓦尔吗的少族长还有交流。

  “你也在伦敦上过学?真是巧了,我去年刚从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毕业,伦敦给你的感觉怎么样?”罗克主动跟少族长聊天。

  “不怎么好”少族长从表面上看,几乎跟白人没什么差别,大概是心事重重,所以有点沉默寡言。

  印度的两极分化很严重,高种姓的婆罗门、刹帝利和吠舍其实都是标准的雅利安人,就是被小胡子称为是最纯粹的那种人。

  首陀罗绝大多数是被征服的土著居民,属于非雅利安人,由伺候用餐、做饭的高级佣人和工匠组成,是人口最多的种姓,从事的职业,在印度都被认为是低贱的职业。

  外表上看,雅利安人其实都是白人,他们不和印度本地人通婚,所以这么多年外表上并没有太大变化。

  至于首陀罗和达利特,特别是被称为“不可接触者”的达利特,其实绝大多数人肤色都很深,表面上看上去就跟那些肤色较浅的非洲人一样。

  “确实不怎么好,伦敦对于东方人的排斥还是很严重的,我在桑赫斯特就曾经被人当面羞辱。”罗克又想起某些不好的回忆。

  很明显少族长对这个话题有共鸣,看罗克不再说,还忍不住追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当然是让他们明白,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罗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怕不说话,就怕没兴趣:“很多英国人也是夜郎自大,他们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离开英国本土,对于世界的了解全靠报纸的描述,或者是旁人的转述,既然你在伦敦上过学,那么就该知道,伦敦报社的报道有多么不靠谱。”

  “我在伦敦也曾经当过记者,他们的编辑确实是比较苛刻”少族长渐渐打开了话匣子。

  “那家报社?”罗克追问,这方面罗克和少族长也很有话题啊。

  “每日邮报”少族长的答案没让罗克失望。

  “呃,抱歉,不过也不用我道歉,你在伦敦上学时,我还没有买下每日邮报,看来你对每日邮报的评价是准确的,他们的编辑确实是能力不行,所以才经营不善,老板赔了钱,只能把报社出售。”罗克哈哈大笑,这也算是帮少族长报了仇。

  果然,少族长再看罗克的眼神就充满惊喜:“你居然把每日邮报买下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找到每日邮报的老板,然后告诉他,他经营每日邮报,每天要赔掉一百个英镑,那么为什么不拿一千个英镑去度假呢?然后每日邮报的老板就接受了。”罗克轻描淡写,具体到过程就没必要说的那么详细。

  “话是这么说,但是”少族长感觉罗克的这个解释有点不靠谱,但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还是社会经验太少啊。

  “没什么可但是的,伦敦其实和印度一样,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从这个角度上说,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罗克知道应该怎么引起少族长的兴趣,什么理想啊,世界啊,远方和诗啊,最能引起共鸣。

  “是的,印度也是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这一点说的太对了,在我们瓦尔吗”少族长几乎就上了当,但还是及时收住口。

  罗克稍有遗憾,不过也不气馁,到瓦尔吗的路还远着呢,而且道路交通条件很差,汽车走的磕磕绊绊,想快都快不起来,跟“小朋友”打交道,可不是就要有耐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