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是全能技工 > 第233章 信使
    “别忘了我也是皇城司的人,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呀。”宋晨顿时想起来了,他还是皇城司‘黄’字号密探,貌似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去领过奉禄,过几天就去找陈不二‘讨薪’。

    算了这种事,只能在心里想想。

    “晨子,先跟你说,蒲陈两家的密信在皇城司是天字号的机密,你晓得之后……”天山童姥想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才决定跟宋晨交底。

    “女武神,规矩我当然知道,我宋晨可不是什么大嘴巴。”宋晨不以为然地打断道。

    “听我说完,”女武神发怒了,“你晓得消息之后,要怎么利用它,得经大总管同意!”

    “好了,我知道了!”宋晨眨着他那狡诈的眼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消息,不过他清楚不能直接答应她,所以模糊地回答道。

    “三姐,可不能说呀!”尚一刀赶紧阻止道,却被宋晨给拉开了。

    “两家有一个信使,凡是大事,则由这个信使负责联络,现在我们掌握了几封信的内容,正在研究。”邱莹莹把一条关键线索说出来了。

    这可是物证,在某种程度上,比人证还可靠。

    “那几封信的内容很平常,有的是拉家常,有的谈两边的业务往来,不过遣词造句很是奇怪!”尚一刀在眨眼跺脚之后,看到邱莹莹都交底了,他干脆做了补充。

    “两个老男人,不可能隔了千里地还拉家常,信里肯定有暗语,你们应该研究一下,到底说的是什么内容!”宋晨自作聪明地说道。

    两人同时翻起了白眼,晕,感情这世界就你一个人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啦。

    “咳,你们应该已经研究了,可是还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吧,”宋晨并不是什么狂人,一下子了解了情况,“那么给我看看,说不定我能破解。”

    暗语在古代并不罕见,藏头诗是经常出现,不过这两家书信联系居然用暗语,如此有保密意识,这让宋晨很是钦佩。

    “小晨,不要闹了,那几封信是天字号机密,我们岂会随身携带!”尚一刀都带有怒火了。

    “别别,我记住了,现在就抄给你!”天山童姥今天脾气似乎特别好,凡事顺从,一点不叛逆。

    小半个时辰,这几封几千个字的信就写好了,晕,真不能小瞧古人呀。

    这个平时使鞭子使得很牛的天山童姥,用起毛笔来也一点不惶多让,这么点时间,用软软的毛笔居然写了几千字,而且字迹清楚娟秀,把宋晨惊得目瞪口呆。

    拿着信封,宋晨开始了排列组合,找不到明显的规律,不过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虽然还没有破解,不过有两个字经常出现,袄和教,袄教!”宋晨大声喊出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听到这个,邱莹莹和尚一刀都非常吃惊,这一点他们也是知道的,不过是好多有智之士,研究了好久才发现这一点,没有想到宋晨只扫了一眼,就找到关键信息了。

    “信留给我,我再研究下,看能不能给破解!”宋晨很有信心地说到。

    “当然!”邱莹莹心里有点幽怨,她都写了出来,自然是给你的,非要见外地问一下干嘛呢。

    不需要是密码专家,甚至不需要求助小黑,他也有信心破解,只要给他时间就行了。

    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要贡献给公事,也应劳逸结合才对,抽得浮生半日闲,宋晨与李晓菲、小玉儿、邱莹莹甚至是许夫人(号外:现在还不是许夫人,宋晨也不是没有想过,把巾帼英雄许夫人变成宋夫人,当然那只是一瞬间的念头)一起到林泉寺,烧香还愿。

    宋晨并不信佛,但是对信奉神灵并不反感,更不反感与这些美丽的姑娘一起踏青出游。

    这一天宋晨很放松,不过他还是很自律的,不能放纵自己,既然上天选择让他穿越,那他就有责任,完全忘记责任这可不好。

    后面的日子里,宋晨就淹没在各种公文里,除了例行的海军陆战队训练之外,他就干了好几件大事情。

    宋晨把自己的一整套建衙计划,报送给名义上司李庭芝,实际上是送到陆秀夫那里,大部分他都签字同意了。

    陆秀夫对宋晨改变军人的军服,颇有微词,对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情更是严厉指责。

    宋晨也是冤枉呀,两地就是开辟了新航线的情况下,来回也有半个月,他可不想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路上。

    再说军服在大宋并不是什么不能动的存在,因为受限于财力有限,目前大宋真的没有统一的军服。

    自己弄出这种赋予军人一种特殊社会地位的漂亮制服,应该受到嘉奖才对。

    所以宋晨才敢冒险,把军服设计得漂亮一些,这样才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强一些,咳!

    还是有很多的公文遭到了驳回,虽然宋晨的顶头上司李庭芝早就说过,要等到他把沿海制置司那两万贯的缺口补齐了,才有钱拔下来,不过宋晨的脸皮很厚,还没到时候上去就是要钱。

    其实每一回都要得不多,就是五百贯、一千贯的要,不过每回被陆秀夫原封不动地打回来了。

    “小宝,海盗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宋晨问道,这是他想做事的,缉盗可不是说说而已。

    “有些线索,福建路最大的海盗还是蒲家,”田小宝说到后面小声地说道,通过打探他才知道蒲家在泉州的底蕴有多强,“这一带零散的海盗也有,但只要是蒲家的船,那些人是绝不敢动一根毫毛的。”

    宋晨对此并没有多少吃惊的,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为什么朝廷不敢动蒲家,原因就在这里。

    蒲家也代表了秩序所在,有这个家族在,福建路航线的安全性在某种程度得到了保证,有了这条贸易线,税收也就有了。

    虽然这种秩序是畸形的,不代表朝廷的秩序,而是蒲家的秩序,但一年那么多万贯的税收却是实实在在的。

    即使更多的钱是进入的蒲家的腰包,朝廷也不是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