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二十章 帮他捉贼
    安贤山有大庙会吃喝玩乐集一体杂耍什么的百看不厌,有亲戚来宜昌县玩都带了去。

    有吃有玩也有看,不仅宜昌县,相邻几个县的人不远百里也跑来凑热闹。

    从初一玩到了初六,热闹一直在持续。

    江智远这边则安排了衙役轮流值守,期间也发生了几次小偷事件。

    “这是一个败笔。”马如月听闻有人在玩的时候丢了金银对江智远摇了摇头:“还真是高看了你们的人。”

    在她看来,招商引资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问题,虽然是小事,但是容易给人产生不好的印象,让大家有一种这地儿不能来的想法。

    “人流量大,难免有人混水摸鱼。”江智远听了捕头的介绍后觉得确实也是正常的。

    每到过年时节,热闹一点的街市总会出现一两起被偷事件,因为找不到被告是谁,所有的案件最后都不了了之。

    “狗屁!”马如月对此很是不屑。

    因为有一条所涉金额不满三千不予立案的规则,马如月所辖街道有一段时间出现了偷抢手机的案例。

    一两次当是偶然,结果在她值勤的那一周出现了八例。

    这让马如月的脸都挂不住了。

    经过留意她发现作案对象无一不是单身女子或小屁孩子,嫌疑人专挑这种势单力薄没有防范力的人下手。

    到马如月休假的时候,她特意拿了手机选择人流稀少的时间点出门,到那个事发街道转悠。

    才半天功夫,她就引出了作案人。

    原来是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夹击,迅速抢了分头跑开,让受害人甚至不知道该追谁,而且也追不上。

    马如月被抢了,那简直就是自投罗网,毫不犹豫的追向了正前方的那一个小偷。

    追着他跑了几条街,那混蛋完全累趴下了。

    被马如月撵着的时候都在犯傻,问马如月是不是长跑运动员。

    直到被拷上警车的时候他才回过神,原来是遇上了硬茬。

    三千以内的手机不能立案是吧,正巧,马如月用的是三千零一块的。

    经过一番审问,原来这一条街还不止他们两位,而是有一个窝子,专门干这种事,而且运气很不好的是,他们已经准备转移地段了,却见马如月一人拿着手机边走边玩,心生邪念,结果就被陷入了深渊。

    马如月顺藤摸瓜,一锅给端了。

    在她的眼里,案件不分大小,老百姓的钱哪怕是一分也来之不易的。

    哪儿有小偷,哪儿有就马大姐。

    这是所里同事们送给她的顺口溜。

    马如月想到江智远他们居然没将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放在心上,一点儿也不苟同他们的想法。

    “明天让智路陪着我逛大庙会。”马如月道:“人多,我怕将景远弄丢了。”

    江智远哑然,因着大庙会,所有的衙役都分成两班轮流值守,没有休息这一说法的。

    可是马如月却是指名点姓要江智路陪逛假公济私真的好吗?

    不过看马如月的意思是不容反驳的,江智远就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大庙会的成功让江智远深深的知道他娶的这个女人得罪不起。

    她随便出个主意就能让衙门赚足了银子。

    也罢,全当是陪着财神爷吧。

    逛大庙会,自然就是便服出行。

    江智路一手牵着江景远,一边小心的尽量用手将靠近马如月的人挡开。

    “嫂子小心一点。”在一个杂耍的地方突然间一下就拥挤起来,马如月皱眉不爽,江智路习惯性的将嫂子护在身边。

    “灰衣男子,手腕上搭了一件外套的,你注意一下,找着机会抓住他。”马如月属于旁观者清的类型,经验告诉她,原本是正常的地方突然间拥挤起来,一定是人为因素造成的。

    果然,她锐眼一看,就发现是这个灰衣男子故意为之的,特意往人多的地方挤,还用手腕上的外套做遮掩暗地里推人一把。

    寒冬腊月里,正常人的衣服都是披在身上的,他倒好,搭在手腕上。

    不用讲,就是掩人耳目的道具。

    江智路一愣,难不成嫂子不是让他陪着逛大庙会,而是来抓贼。

    “庙会原本就是热闹的,你再给他添一份热闹也是可以的。”马如月低声道:“多观察一下,注意一下是他单独行动还是有同伙。”

    江智路很兴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嫂子的眼光这么准。

    就在他注意那个男子不到小半个时辰,他就借着外套将手伸向了一个中年男子,别人或许没看见,江智路注意到了一个钱袋立即就要进入灰衣男子的腰包。

    “哪里逃。”江智路一步上前将人反剪了起来。

    “你是谁,你抓我干什么?”被人控制的灰衣男子大为光火:“放开我,听说你们宜昌县有大庙会,我特意跑了一百多里路来看热闹,结果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以后我再也不来了!”

    “是啊,这位小哥,你为何要抓这位兄台呢?”中年男子转过身看着江智路很凶的样子皱眉道:“这可是大庙会,别给外乡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去,这才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1

    “你倒是好心人啊。”江智路气笑了:“你摸摸你的钱袋还在不在?”

    啊?

    中年男子立即就叫了起来。

    “我的钱袋子不见了。”中年男子急得脸都煞白:“这里面可是有我娘子让买布料的钱,还要买元宵回去的,天啊,谁这么缺德,连钱袋子一块儿给我偷了。”

    还能有谁。

    江智路从灰衣男子腰包里搜出一个钱袋晃了晃。

    “是我的。”中年男子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这位小兄弟,你真是好人啊,你帮了我的大忙,我一定要感谢你的。”

    谢就不用了,跟着自己去衙门一趟吧。

    “这些银子都是我自己的,一不偷二不抢,我去衙门干什么呢?”中年男子有点恼怒,这人管得也太宽了吧。

    “我想你大约是误会了。”江智路轻叹一声,这人的脑子笨还真是一个难题:“我的意思是你跟着我去一趟衙门,去做一个证,抓了这个贼江大人也会禀公处置的。”

    做证人也是要花费时间和精力。

    而且,大过年的就摊上官司,一点儿也不吉利。

    “这位先生,你的钱袋被他偷了,这位小哥捉贼拿赃,现在想要送他进衙门,就想要一个证人,你都不愿意去吗?”马如月真是败给他们了。

    “那个,我没有时间,我很忙的。”中年男子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道:“反正我的钱袋也找回来了,没有什么损失。”

    寻常小老百姓就是这样的,总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各人打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拿着了自己的钱袋就不想管别人。

    说着他就要伸手向江智远手中抓钱袋子。

    “这个钱袋不能给他。”马如月动作更快半拍,直接将钱袋抓在了自己手中。

    “为什么,这是我的。”中年男子急了。

    “谁能证明是你的?”马如月耍了一个无赖,好不容易抓住了小偷,没有人证物证难不成又放了他吗。

    放虎归山的事马如月不会干的。

    “这本来就是我的。这位小哥就能证明的。”中年男子气愤不已:“这位小哥亲眼看着这个人从我身上偷去的。”

    “我没有看见。”江智路立即明白了马如月的用意:“这样吧,你说这钱袋是你的,你想要领回去也简单,咱们公堂上见。”

    “这位小哥。”被江智路控制住的灰衣男子低声道:“这位小哥,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请您高抬贵手,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咱们还会相见。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和我黑山结下梁子呢。”

    “黑山?”江智路一愣:“宜昌文山等三县的老手,原来就是你啊!”

    他在头儿他们的聊天中听说过,有一个叫黑山的老手横行三县,没人抓得住。

    而且人很滑头,从未失手,成了三县共同的通缉对象。

    没料到,在嫂子的指点下,他出手就抓了个正着。

    “是啊,黑山,兄弟,放了我。”黑山低声道:“回头我给你二两银子做酬谢。”

    “我倒是想得你那二两银子,不过我的差事就得丢了,谁重谁轻相信是一个人都分得清。”江智路笑了:“二两太少,两千两可以考虑。”

    “你怎么不去抢。”黑山跳起来想要骂人突然间回过神:“你说你的差事丢了,你是谁,衙役里的人?”

    “聪明!”江智路笑道:“走吧,咱们还真是有缘份,我就陪着嫂子和妹妹看个大庙会都能抓住赫赫有名的黑山,看来这个大庙会菩萨是保佑了我的。这赏银恐怕不止二两银子吧。”

    黑山听说了江智路的身份后恨得牙根痒痒,眼睛四下里看了看,转得飞快。

    “智路,卸了他的下巴。”马如月下意识的觉得他会使坏:“人抓紧了,小心他跑。”

    “失……”黑山原本想说失火什么的,在这么人潮涌动的地方一声吼立即就会乱,他也就有机会趁机逃跑。

    这样的伎俩屡试不爽。

    结果,这次还没来得及喊,就听见一个女人指挥着那个小伙子。

    “吧嗒”一声响,他下巴被卸下来了,连说话都说不了,口水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滴。

    随之而来的就是手臂上的力量增加了不少,他试着挣扎了几次,没有半点逃生的可能。

    之前被偷的中年男子还在嘀嘀咕咕的说自己没时间上公堂作证,想要让江智远将钱袋还他好走人。

    结果,就遇上一个较真的人,打死也要在公堂上说清。

    江智远没料到新年第一个案子就是审一个名气很大的小偷。

    “堂下所跪何人,还不报上名来。”惊堂木一拍,江智远这才明白了为什么马如月指名点姓要让江智路陪着去逛大庙会。

    原来是想要捉贼。

    黑山是什么人,自然是不会招的。

    哪怕偷这个钱袋的时候被江智路抓住了,他也不在乎的,胡言乱语谁不会。

    无论江智远怎么问话,黑山就是一个态度:装聋作哑不吭声,让江智远在公堂上唱独角戏。

    “原告是谁?”江智远没辙了,只好问原告。

    “大人明鉴,草民何富有,今日在大庙会逛着玩,突然间就发展钱袋被偷。”中年男子道:“好在被这位差爷将人捉住,人证物证俱在,请大人替草民做主。”

    一进衙门,江智路就换上了他的衙役服,失主这才知道有些事再怎么也免不了的。

    今天也算是他运气好吧,银子失而能复得;当然今天也算他运气不好,大过年的给弄上了公堂。

    “黑山你可知罪。”无论江智远怎么审怎么问,黑山就是不配合不回答问题。

    “沉默就代表了默认。”江智远想起了马如月的那句话:“不反对就是赞同的意思。来人,将嫌犯打入大牢来加看管,回头再理一下他之前犯下的罪孽,数罪并发,择日宣判。”

    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黑山,却遇上骨头硬,人家不招。

    万捕头的意思就是让他吃点苦头。

    “这个倒是很有必要。”马如月觉得最不爽的就是现代审案的时候动不动就说是家庭缺陷的原因造成了人格分裂。和一个顽固派讲什么文明说什么道义,刑讯逼供也不是她开创的先河,用在谁身上不是用呢。

    黑山这么刁的一个贼,没准儿骨头也硬,哪怕是用刑估计都不招认。

    结果却出乎马如月的意料之外,刚打了二十板子黑山就说招了。

    “是我干的,前前后后一共得手了六次。”黑山道:“我专选那些看起来富裕又只有一个单身男子下手。”

    这种人是缺乏锻炼的,人一多他们就犯糊涂,整个人都是晕的,根本顾不过来自己的钱袋。

    “这倒是一个很爽快的人啊。”马如月旁听后抿嘴笑了,早知道要受刑,何苦硬撑呢,早早的招了那二十大板也不用受。

    所以说,该用刑的时候一点儿都不要含糊。

    这古代又不像现代要讲究那么多,这可是皇权社会,还是有点方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