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谣道 > 第271章 修火
  白猗一没等白谣什么,面上带着笑自顾自的着,“这丹炉是我被困的时候,遗失在那里的...现在算算也过了一段时间...可现在这丹炉就到了这里!”

  白谣听闻此话,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他话中的含义,既然丹炉能出现在这里,那么就明,之前他被困的那个地方,与这里还有某种连接,他们能通过他被困的那个地方,回到连岐的可能性便更大了,这事情对他们来,绝对是好事。

  白猗一饶有兴致的看着丹炉,“不过这丹炉倒是变得不大一样了...”

  白谣目光一闪,“你这么一我倒想起来一件事,这丹炉对之前那人十分重要,但他却没有随身携带,莫非这丹炉无法被专用储物袋内?”

  白猗一仔仔细细看着丹炉,神情若有所思,缓缓站起身来,围绕着丹炉绕了几圈,指尖不断有灵光闪过,片刻后,他有些丧气的坐了回去。

  抬头看着白谣,“看来姐姐猜的不错,这东西现在确实无法被收入储物袋,不仅如此,连烙印都没有办法打进入!”

  着,他瞅着那丹炉,停顿了一下,神情有些遗憾,“不过,虽然暂时无法收入储物袋,不过我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便是丹炉周围的火焰,阻碍灵识,根本无法靠近!就算能收入储物袋,估计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也要被这些火焰燃烧殆尽...”

  白谣听闻此话,看着半空中的丹炉,心道,这火焰确实不同凡响,想来之前他呆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能把好好的一个丹炉变成现在的模样。

  白猗一静静的看着丹炉,目光闪烁,没想到意外之下,丹炉倒是失而复得,看着丹炉周围灼热的火焰,如果能收回手中,必然是一大杀器,之后的路也能好走一些,只是这些火焰,不太好处理...

  他沉默了片刻,眼睛突然一亮,看向白谣,“姐姐,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不过,需要姐姐帮忙!”

  白谣自然发现了他对这丹炉,有着莫名的执念,本身他又不炼丹,其实一个丹炉而已,根本无所谓,东西再好,没法用也是无用,但现在看他的样子,倒是想把丹炉收回。

  她眼珠微动,笑着看着他,“左右这段时间你的伤也要恢复一下,我这边也无事,且先需要我帮什么忙?”

  白猗一眨眨眼睛,“姐姐肯定会答应的,起来就是对姐姐现在也颇有益处!”

  白谣听闻此话,到觉得好奇,他也不卖关子,立刻开口道,“其实很简单,姐姐最近不是在钻研修火术吗?这个丹炉的火焰如此灼热,有了这些火焰,姐姐的修火术必定突飞猛进!”

  白谣心中惊讶,面上也是不解,虽不意外他知道自己在钻研修火术,不过就算如此,她还真不知道,修火术原来是可以借助外力来修习的吗?

  白猗一看了她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扬着一张笑脸,“传统修火术自然不行,不过我这里恰巧有这么一门修火术,有这样的效果,姐姐可愿意尝试?”

  白谣听他这样,心中一凛,从最开始他便积极让自己修火,这个时候竟然还愿意拿出一门这种效果的修火术,单单一听,便知道这种修火术十分难得,也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还有如果这修火术效果这么好,而这机会又这么难得,那为何他不自己修呢?这样还方便很多,这会却转个弯让自己修?

  见她面上略有迟疑,白猗一立刻道,“姐姐!不必忧心,这门修火术虽然效果强大,不过由于某些限制,与我自身相冲,不然我也不会来求姐姐了!更何况,我现在受着伤,哪有那个能力去承受这些火焰?”

  白谣目光垂了垂,灵识反馈过来的情绪波动证明他没有谎,想了想,这事对自己有益,心中便有了想法,“那你且这门修火术有什么独特之处?又需要我来做什么?”

  白猗一见她神情有所松动,面上一喜,“独特之处便是可以借助外界火焰来修自身火,就是要受些苦,毕竟外界的火焰可不会分辨敌我,具体的,恐怕需要姐姐自行体会不了。

  这修火术与我相冲,我也只知道这些...而姐姐需要做的也很简单,只需要利用这门修火术消磨掉就丹炉外界的火焰便可!”

  白谣心中一定,不再犹豫,“那我且试试,但愿一切顺利,不过我可没有办法保证什么!”

  白猗一面容舒展,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放心吧,以姐姐的资,定然不成问题!只是要让姐姐受苦了,实在是心有不安!”

  白谣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倒没有看出他有一丝的不安,不过他对自己十分有信心倒是真的。

  白猗一白着一张脸笑了笑,抬手扔给她一枚玉简,“全都在这里了,姐姐看看,我先去恢复伤势了,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白谣接过玉简,轻轻点头,灵识探入玉简内,其内的信息立刻涌入脑海,片刻后,她睁开双眼,这门修火术果然十分独特,也如白猗一所,修炼这个修火术,定然要吃一些苦。

  其实这门修火术原理十分简单,也不知是哪位高人能创造出这种术法,与传统的修火术截然不同,而是另辟蹊跷,修炼此术,确实需要借助外界的火焰,如果运气好,火焰可以在很短时间内,便达到某种境界。

  只是这门修火术,却有两个缺点,一个是十分危险,一个把控不好,不定把自己也给焚烧了,另一个便是,这门修火术十分霸道,只要入门后,传统的修火术即使再强大,也不会再有任何效果,只能独修这一种。

  不过,对于白谣来,她本来也没有时间修炼修火术,传统的那种她想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现在这门修火术,倒是十分适合自己。

  她缓缓舒了口气,目光落在身侧的白猗一身上,看着他盘膝而坐,老老实实的恢复伤势,丝毫不在意的模样,心中不解,他竟然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未太过在意,既然现在她已经决定了要修炼这门修火术,不管白猗一到底属于什么目的,总的来对自己的益处更大。

  她抬头看向空中飘浮的丹炉,凝神定气,按照玉简内所的方法,灵力参杂着一丝灵识在指尖环绕,心翼翼的伸向那些火焰。

  手指还未靠近,便察觉到灼热,白皙的手指立刻通红一片,她皱了皱眉,仔细盯着那些火焰,在一撮火焰窜起来的时候,手指如同闪电般,快速在那火焰上一勾。

  灵识的刺痛,以及手指的疼痛在同一时刻传来,她手指颤抖,忍着这阵阵的疼痛,双手结印,灵识灵力同时出动,萦绕在双手之间,牢牢压着那撮火焰。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那撮火焰不断灼烧着周围的一切,灵识以及灵力时刻被那火焰消磨着,她目光紧紧盯着火焰,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灵力在体内快速运转。

  咔嚓一声,火焰在她双手之间跳跃了一下,渐渐被压到极致,只剩下一丝,她眼睛一亮,就是这个时候,她双手手指灵动快速变换,一道道残影环绕在火焰的周围。

  下一刻,她面上露出失望的神情,看着双手之间完全被压灭的火焰,叹了一口气,只要成功一次,之后的都好,不过现在看来,入门极难。

  她也没有太过灰心,世间术法哪有好修的,一次不成功,便多尝试尝试,总有一会成功,想到这,她再次勾了一撮火焰,不断尝试。

  时间流逝,两日后,她依旧卡在入门的地方,不停的勾出一撮火焰,此时她双手结印,压制这双手之间的一撮火,而她的十根手指全部通红一片,更严重的甚至多了一个个水泡,水泡破开,留下了一个个伤口。

  她面上带着一股狠意,她还就不信了,一撮的火焰岂能阻止她!如果之前她结印时,还有些生疏,经过这两日,结印以及运转,早已烂熟于心。

  眼看着火焰再次被压制成一丝微弱的火苗,她面色苍白,目光不眨一下的盯着火苗,双手手指化为道道残影,一丝丝灵力夹杂着灵识不断打在火苗上。

  下一刻,她眼睁睁看着那火苗一分为二,猛然钻入她的双手手心,她心中一喜,成了!终于成了,紧接着,她看着双手手心通红一片,阵阵刺痛不断传来。

  那一分为二的火苗在钻入她体内的那一刻,突然各自腾起一撮火焰,在她体内乱钻,她咬着牙,努力使自己集中注意力,按照玉简内的方法,控制这火焰。

  只是这个过程,却不是那么容易,那两撮火焰一直在她体内肆意妄为,十分难以控制,她浑身大汗淋漓,眉头紧皱,面色一阵白一阵红。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勉强控制住了那两撮火焰,艰难的包裹着它们在自己体内以某种玄妙的方式在其内移动,而这个过程,她身体不断颤抖,体内水分的蒸发,周身腾起雾气。

  直到她唇干口涩,自己体内的血液几乎都要全部被蒸发掉时,她控制的那两撮火焰在体内运转了一周,呼的一声,两撮火焰合二为一,紧接着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她的丹田内出现了一撮火焰,不过这火焰十分微弱,似乎随时便会熄灭,她见此,心中一紧,来不及欣喜,抬头看向丹炉,手指一动,再次勾了一撮火焰,以同样的方法,纳入体内。

  渐渐的,随着火焰不断的纳入,丹田内的那撮火焰渐渐壮大起来,不再如最开始那般微弱,到了此时,她终于松了口气,这门修火术总算是彻底入门了!

  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中闪过,她的身体便是一软,跌坐在地上,此时的她浑身皮肤干裂,嘴唇裂出了一道道口子,面色通红,但额头上却没有一丝汗水,想想也知道,此时她身体的水分早已被那些火焰蒸发,根本不可能有出汗。

  她吞了一粒丹药,靠着墙壁,缓了一阵,终于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随即心中苦笑,修炼这门修火术哪里是受苦,简直是折磨!

  片刻后,她抬起一只手,不需要费多大力气,灵力流转间,依靠着丹田内的火源,一团火焰便出现在她手心,她眼睛亮了亮,看来这苦倒是没有白受,这团火焰比她之前自己修出的要强大不少。

  不过也只是强大了不少,她现在丹田内的火源还不够强,能到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好了,她抬头看向丹炉,心中涌起渴望,这么多火焰,如果全部吸收,应该让能让她丹田的火源更加强大!あ七^八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只是现在这种事情也只是想想,她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根本不可能完全吸收,如果强行吸收,她自己的身体恐怕会先一步撑不住,倒是这丹炉的外围火焰,她刚好可以吸收掉。

  想到这件事,她心中便是一动,白猗一倒是猜的十分准确,他需要自己做的便是把丹炉外围火焰解决掉,而她也恰好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她吐了口气,恢复好身体,再次开始把这些火焰纳入体内,不知过了多久,丹炉周围的火焰越来越少,她丹田内的火源越来越强。

  直到这日,丹炉外界的火焰全部被她纳入体内,她看着手掌心跳跃的一团火焰,心中喜悦,这火焰比之之前强大了数倍。

  她看着火焰抿了抿唇,只是这火焰比之丹炉的火焰还是要弱很多,但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效,已经十分令人惊喜了,只是不知这火焰比之白猗一的火焰孰弱孰强,是否可以引出蓝焰。

  她目光微动,落在白猗一身上,他这段时间倒是安静的很,一直没有动静,不过效果很好,此时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彻底恢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