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君子与鬼 > 第127章 风华绝代(求推荐票)
    夜色下。

    喜庆而悦耳的唢呐在响着。

    一个个大红灯笼缓缓升起,或挂于门前,或挂于树上,或挂于彩带上……

    不过眨眼间功夫,村子就挂满了大红灯笼,结满了飘飘彩带

    一幅喜气洋洋的样子。

    那带着泪光走回来的少女,在村民愕然而惊喜的目光下,缓缓来到垂直悬着的凤冠霞帔前。

    “真美。”

    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透着一股轻灵之气。

    此时,呆呆看着凤冠霞帔低喃,只见她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

    秀雅绝俗,天下少有。

    封青岩和子雅琴见到皆诧异不已,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村子里,竟然有如此容色清丽的女子,怪不得连幽都的鬼伯都动心了。

    “夭夭小娘子,时辰不早了,还请尽快穿上。”

    那为首的鬼差冷声道。

    “可否让我与父母说几句话?”夭夭小娘子从凤冠霞帔回神,不惧看着为首的鬼差道。

    “可。”

    那鬼差沉吟一下点头,道:“切不可耽误了时辰,要不然……”

    “吾知。”

    少女点点头,就举目四望,寻找父母的身影。

    她的目光从村民身上扫过时,有村民眼神躲闪不敢与其对视,有村民恶狠狠瞪着她,有村民满眼的怜悯……

    “夭夭你都跑了,为何要回来啊?”

    一悲哭的妇人踉跄而来,紧紧抓住少女的手,哭道:“你为何还要回来啊?”

    悲哭妇人的身后,跟着一个泪流满面的汉子。

    “爹,娘,虽然女儿想跑,但是天下却无女儿容身之处。”少女看着妇人和汉子说,“即使女儿侥幸逃脱,但爹娘呢?村中的诸位叔叔伯伯呢?”

    此时,少女没有再言,只是朝二人跪拜下来。

    “日后女儿不能再侍奉爹娘,还请爹娘莫要怪罪,是女儿不孝……”

    “夭夭。”

    妇人悲哭喊着。

    少女站起来,没有看其他村民,便走向凤冠霞帔,道:“吾该如何做?”

    “只需要碰触即可。”

    那鬼差回答。

    “真美。”

    少女低言,便伸手去摸凤冠霞帔。

    而凤冠霞帔如同融化般,绽放着绚丽的光芒,慢慢落在少女的身子。

    当光芒消失,少女便穿上了凤冠霞帔,身后似有烟霞轻拢。

    那冷傲的双目,似烈焰般的红唇,尽显绝代风华。

    美艳不可方物。

    这时少女惊艳了所有人,就连封青岩和子雅琴亦不例外。

    “公子,现在怎么办?难道吾等眼睁睁看着,夭夭小娘子嫁给什么鬼伯?”

    木槿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杀上去,一剑把鬼差杀了。

    “封兄?”

    子雅琴看着封青岩。

    “先等鬼差离开村子再说。”封青岩沉吟一下道,“在回去的路上,吾等拉下鬼差,求下夭夭小娘子即可。”

    “为何不是现在?”

    木槿有些不解道。

    “倘若现在吾等出手,必定会连累村子。”

    封青岩想了想道,“虽然吾等不怕鬼伯,也能轻易离开。但是,村子呢?即使吾等可以护得一时,但护不了一世。”

    “封兄说得有理。”

    子雅琴点点头,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道:“倘若吾等在村中出手,即使鬼伯奈何不了吾等,但是必定会迁怒村子。”

    “哼,这村子皆是不仁不义之人,救与不救又如何?”

    木槿义愤填膺道。

    “慎言!”

    子雅琴蹙着眉头道。

    虽然他亦不喜村子的作为,但是村民在鬼伯面前又能做什么?

    这时,夭夭小娘子身上气质尽变,不再是小小的村姑,如绝代风华的女帝般,冷眼瞥了一眼村民,就走上大红花桥。

    这一眼,让村民心惊胆战不敢相视,尽头亦松了口气。

    “奏乐!”

    那鬼差大喊一声,“起桥!”

    那喜庆的唢呐声再次响起,数名吹唢呐的鬼差在前面引路,蹦蹦跳跳扭着身子。

    八名鬼差抬起大红花桥跟在后面。

    “夭夭,夭夭啊……”

    妇人伸手大喊,接着追去。

    “滚回去。”

    后面的一个鬼差,一挥手便把妇人打飞回去,重重摔在地上不知死活。

    “掌嘴!”

    坐在大红花桥,盖着红头盖的夭夭,原本双目闭着。

    在听到后面鬼差的呵斥声后,双目猛然一睁,如迸发出两道精光般,身上的气息随之一变道。

    这时,所有鬼差皆被夭夭吓了一跳,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畏惧夭夭了。

    那为首的鬼差,更是来到打人鬼差身前。

    “啪——”

    为首鬼差一巴掌打出,把打人鬼差打飞,怒道:“夭夭小娘子之父母,岂是汝能呵斥?”

    夭夭不再言,再次闭上眼睛。

    而悄悄跟在后面的封青岩和子雅两人,皆有些诧异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为何夭夭穿上凤冠霞帔后,如变了一个人般?

    “这夭夭小娘子,似乎不简单啊。”子雅琴蹙着眉头道,“成了鬼伯之妻后,怕是反压鬼伯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救不救?”

    封青岩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突然间发现,似乎夭夭还喜欢上这种感觉……

    “救吧。”

    子雅琴沉吟一下道。

    而在此时,鬼差抬桥的速度越来越快,一步步踏空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于眼前。

    “不好!”

    子雅琴暗道一声,道:“驾!”

    牛车狂奔而去,死死跟在大红花桥的后面。

    这一跟,就跟出了数十里路,但是大红花桥消失不见了,这让封青岩和子雅琴疑惑不已。

    “奇怪了,刚刚明明还在,为何一眨眼便不见了?”

    子雅琴停下牛车,诧异打量四周。

    “或许,他们早已经发现我们了。”封青岩思索一下道,接着警惕看着左侧,“果然!”

    在左侧,那大红花桥再次出现。

    那为首的鬼差冷冷盯着封青岩等人,呵斥道:“汝等何人?”

    差一百字,等下修补上

    “奇怪了,刚刚明明还在,为何一眨眼便不见了?”

    子雅琴停下牛车,诧异打量四周。

    “或许,他们早已经发现我们了。”封青岩思索一下道,接着警惕看着左侧,“果然!”

    在左侧,那大红花桥再次出现。

    那为首的鬼差冷冷盯着封青岩等人,呵斥道:“汝等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