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君子与鬼 > 第133章 圣殿与幽都(求推荐票)
    夜色下。

    青牛拉着牛车匆匆赶回村子。

    不过在村子两三里前,封青岩就突然让青牛停下来。

    “这还未到,为何停下来?”

    子雅琴有些诧异道。

    “今晚过后,整个村子怕是不得不背井离乡,从此颠沛流离了。”封青岩沉默一下便摇摇头道,“便让他们好好睡一觉吧。”

    子雅琴闻言沉默下来。

    片刻后,他蹙着眉头道:“封兄就如此肯定,他们不会放过村子?”

    “我们把他们打得如此惨,他们会放过才怪。”

    封青岩有些无奈说。

    “他们敢!”

    子雅琴脸色瞬间冷下来,道:“难道幽都就没有王法?任他们胡作非为?再说,这蜀国同为煌煌圣道天下,岂能由得他们肆无忌惮?难道,他们就不怕圣殿责罚?”

    “幽都有没有王法,我便不知了,但天高圣殿远啊。”

    封青岩想了想道,接着从牛车走下来,看了看四周又言,“况且,巴蜀两国主要以鬼族人为主,自古以来皆信仰供奉土伯,是巴蜀鬼族的鬼帝,所以,巴蜀两国算是幽都的地盘。”

    “那又如何?”

    子雅琴皱了皱眉头道。

    “子雅兄知道为何会这样吗?”

    封青岩问。

    “什么为何这样?”

    子雅琴不明。

    “为何巴蜀两国算是幽都的地盘,甚至四大教以及各家各派都默认了?”

    封青岩道。

    “为何?”

    子雅琴愣了一下。

    以前并没有想过这种问题,顿时有些好奇起来。

    他自然而然地认为,圣道天下便是圣道天下,又怎么会是幽都的地盘呢?

    这时就连九歌、木槿、棣棠和青牛,都有些好奇起来。

    “我猜是四大教无可奈何之下,才不得不默认的。”封青岩仰望夜空思索片刻便道,“至于,为何会连四大教都无可奈何呢?”

    “为何呢?”

    子雅琴问。

    “我猜是圣道法则,在巴蜀两国被削弱了。”封青岩迟疑一下说。

    “什么?”

    子雅琴震惊不已,有些不敢相信,道:“这怎么可能?圣道法则,怎么可能被削弱?”

    “自然是幽都处于巴蜀两国的缘故。”

    封青岩道。

    “幽都不是在阴间吗?关阳间什么事?”子雅琴还是不太相信,也有些想不明白。

    “说是阴间,的确不算得是错。”

    封青岩想了想便道,“但准确来说,应该是阳间的背阴之处,并不是在真正的阴间幽冥。”

    “背阴之处?”

    子雅琴皱了皱眉头,还是第一次听到。

    “因幽都是处于阳间的背阴之处,并不算是真正的阴间,所以对圣道法则还是有所影响,这或许就是圣道法则被削弱的原因吧。”

    封青岩猜测道,也不知道对错。

    “既然幽都处于背阴之处,会影响到圣道法则,为何诸圣还允许幽都存在?或者,可以只准幽都建于幽冥啊。”

    子雅琴不解道。

    “幽冥出事了,或许便是幽都不得不建于背阴之处的缘故吧。”封青岩摇摇头道,“还有,土伯怕是不低于圣人的存在。”

    “即使土伯是不低于圣人的存在,但也只有一个土伯。”

    子雅琴皱着眉头道。

    “我曾听言,传说诸圣在推翻鬼商,赶恶鬼回黄泉地时,土伯曾出过大力。”

    封青岩眉头紧紧皱起来,自己好像觉察到什么了。

    “是吗?”

    子雅琴没有听说过。

    “最主要的是诸圣隐世了,这个天下怕是再没有人,能够压制土伯了。”封青岩叹息一声,“这或许是幽都横行霸道,变得肆无忌惮的原因。”

    “诸圣只是隐世而已。”子雅琴道,“倘若土伯真敢现身,圣人会继续忍下去?”

    “可是,诸圣为何要隐世?而土伯就不用?”

    封青岩仰望夜空又问。

    子雅琴愣了愣,他从来没有想过诸圣为何要隐世,在他看来,隐世便是隐世,还需要原因?

    但现在从封青岩的话看来,似乎背后隐藏着什么。

    “为何?”

    子雅琴张了张嘴,道:“不会是有不得不隐世的原因吧?”

    “谁知?”

    封青岩摇摇头,他只是好奇一想而已。

    “这天下,还有圣人解决不了的事?这怎么可能。”子雅琴不相信诸圣有不得不隐世的原因。

    圣人无所不能,乃至高无上的存在,怎么可能有事难得住圣人?

    “恶鬼呢?”

    封青岩无奈道,“恶鬼还没有解决吧?这说明,这个天下,还是有不少事情,是圣人无法解决的。”

    “呃……”

    子雅琴顿时傻住了。

    他平时只关爱琴以及亡妻,根本就没有关心过其他事,更没有想过其他事。

    有些事情,他只看到表面,便理所当然的认为如此。

    此时,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来,想要辩解,却无从下手,便道:“即使如此,土伯只有一个土伯,难道圣殿还压制不了?”

    “或许可以,或许不可以。”

    封青岩不知道答案,道:“即使真可以,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两败俱伤,最后得不偿失啊。”

    “况且,恶鬼还在黄泉鬼地肆虐横行,妖族在雷泽虎视眈眈。倘若圣殿和幽都两败俱伤了,恶鬼和妖族怕是会一拥而上,到时周天下真是生灵涂炭,血流飘橹了。”

    子雅琴沉默下来。

    “或许,幽都正是知道圣殿有如此顾虑,才会变得横行霸道起来,一点点来试探圣殿的底线。”

    封青岩又道。

    “所以说,这种事情有可能得到幽都默许的,要不然小小的鬼差,岂敢如此肆无忌惮?”

    封青岩冷哼一声。

    “封兄,你是如何从阴兵抢妻,看出如此多的问题?”此时,子雅琴不得不佩服道,他还真没有想得如此多,想得如此深。

    他之前还相信,幽都有王法呢。

    倘若封青岩是儒教的大人物,他倒是不奇怪,但封青岩不是,只是葬山书院的学子而已。

    “这不难啊,找出几个关键点,串联起来便是了。”

    封青岩道。

    “不愧是封三鼎!”

    子雅琴拱手道,他有些开始相信了。

    “来了。”

    这时封青岩正色道,“子雅兄看你的了,这次怕不再是小角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