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君子与鬼 > 第037章 刚刚发生了什么?(修)
    九德之门两旁。

    虽然学子们都一一失败了,但是因颜山成为君子一举成名的缘故,学子们不仅没有散去,反而吸引更多的学子前来围观。

    甚至连围观的教习、教谕,亦更多了。

    封青岩走上前时,众学子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比起颜山、牧雨、戎韬等名声在外的学子,差得太远了。

    封三问只是在一部分学子中,小有薄名而已。

    “咦,封兄这是……”

    周昌微微诧异,心中亦有些好奇封青岩能不能走过。

    “哼,公子都没能走过,他竟然敢想?”

    刘凌见到走上来的封青岩,愣了一下就忍不住冷嘲热讽,不爽说:“若是他能走过,我刘凌从此就……”

    “凌,慎言!此不是君子之言。”

    赫连山闻言皱起眉头,连忙阻止刘凌继续说下去,教训说:“你嘲讽他人之时,亦是把己置于险地,不是君子之为。”

    刘凌没有再放狠话。

    不知为何,他总不爽封青岩身上的出尘脱俗,感觉太装了。

    “原来是封三问。”

    “封三问年少有大志,或许能与君子山般走过一门,一举成名天下知。”

    有知道的学子说。

    其他不知道的学子纷纷打听,很快就知道封三问的三问从何而来,以及年少之时所立的大志。

    这让不少学子佩服,不由高看两眼。

    “你亦要试一试?”

    大教谕百里堃看到封青岩走上来,微微怔了一下。

    一个还在早堂求学的蒙童,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九德之门,实在让他十分意外,也有几分勇气。

    “学生亦想走走,看能走过几门。”

    封青岩平静说,就对大教谕等教谕恭敬一礼。

    众学子听到封青岩的话都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刚刚他说什么?”有学子愕然问。

    “他说,看能走过几门。”那回答的学子,亦被封青岩的话给惊到,这实在太过不知天高地厚了,忍不住道:“太狂妄了!”

    “天下能成为一鼎君子的,少之又少,还妄想走过几门?”有学子脸色不悦,带着呵斥的语气道,“九德之门,岂是谁人都能走过?且走过一门,再言其他。”

    “哈哈,笑死我了。”

    这时,刘凌有些不顾形象指着封青岩大笑起来,似乎是听到天下最大的笑话,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被赫连山瞪了一眼后,就一边忙着拭擦眼泪,一边忙着行礼说:“失礼了,失礼了。”

    “可笑吗?”赫连山责问。

    刘凌愣了一下,带着些不解问:“难道不可笑吗?公子看他们,不差点笑得趴下了?”

    “君子不笑他人有远志。”

    赫连山看了看不少大笑起来的学子,就严肃对刘凌说,“走过一座德门,应是所有学子的志向,而走过九座德门,更应是所有学子的远志。立志成为君子,有何错?有何可笑?”

    刘凌目瞪口呆,这、这都能跟立志成为君子有关?

    “公子,这是两回……”

    刘凌想挣扎反驳一下,可惜赫连山不再看他,就忍不住对朱雁说:“你说是吧?”

    朱雁没理他。

    其实,不仅大部分学子笑了,就连一些教习和教谕都笑了。

    大教谕愕然一下,就赞赏说:“你虽为蒙童,却不失君子之风,可嘉!他日必有所成。”

    大教谕此话一出,众学子顿时哗然。

    “蒙童?吾没听错吧?”

    不少学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出尘脱俗的封三问,怎么可能是蒙童?

    “蒙童亦来走九德之门?”也有学子惊愕无比。

    不少名声在外的学子,皆诧异看着封青岩,牧雨还问:“大教谕,是不是您搞错了?封三问怎么可能是蒙童?”

    “难道不是?”

    大教谕亦有些诧异,看着封青岩说:“你不是在早堂求学?”

    “学生是在早堂求学,但是跟安先生学习《雅经》、《诗经》,以正其音。”封青岩对着众人微微一礼,他说话并不快,听起来的确没有与其他学子般流畅,纯正,听着有些像初学者。

    众人一听就明白过来,从某方面来说亦算得是蒙童。

    “原来如此。”

    大教谕点点头,带着鼓励说:“开始吧。”

    封青岩朝众人点头示意后,直接往德门走去。

    当走到三丈时,并没有感受到学子所说的阻力,他微微诧异一下,就继续往前走。

    但走到两丈,还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阻力。

    这时,众人都有些诧异起来,这完全是闲庭信步啊,根本无法从封青岩身上看出一丝一缕的阻力。就在诸学子诧异之时,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封青岩就轻轻松松四步走过了德门。

    咚——

    一声悠扬而古远的钟声响起。

    它响彻整个天地,直冲云霄,传出千里之外,向天下昭示,又有君子诞生了。

    “看来这位封三问倒有不凡之处,走过两丈时竟似没有丝毫阻力般……”一学子见到封青岩闲庭信步般走过两丈,忍不住对身边的学子发出惊叹,接着满茫然问:“钟声?哪来的钟声?”

    而他身边的学子瞠目结舌,似傻住般。

    当他不解看回去时,不禁目瞪口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就走过德门了?

    那名学子满脸吃惊,神情如同见鬼般,自己只是扭头说句话而已啊,舌头不由打结道:“他、他走、走过德、德门了?!”

    “好像……大概……是吧……”

    回答的学子,亦是一脸懵|逼,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时,不少交头接耳或心不在焉的学子,亦被突然响起的钟声弄蒙了,一个个诧异钟声从何而来。接着,整个人如同被定住般,呆呆看着站在白光耀眼的德门下,接受磅礴文气灌注的封青岩。

    这是什么情况?

    不少学子直接懵住了,封三问是什么时候走过去的?

    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一个个茫然相视的学子,甚至怀疑自己丢失一部分记忆了。

    其实,封青岩就是在诸学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走过德门,连教谕教习都被惊到了。刘凌、赫连山、牧雨等学子,更是满脸吃惊之色,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就走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