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金匮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撒网皇帝
  堂堂天子,被老婆孩子欺负得够呛。

  赵光义坐在榻上,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算怎么回事呢?李连翘和赵缇娅都不想杀的人,难道就这么安然地任他长命百岁?

  这可不行,还有周女英呢,半个月没见她了,浑身都觉得不舒服,身边这些女人,并没有一个能够赶得上她,李连翘也不行,李连翘是土俗之美,怎么跟周小妹这种世家女子比呢?

  可怜这么大一个大宋太宗皇帝,居然在榻上辗转反侧,惦记着李煜的老婆。

  “我直接进违命侯府,拿出斧子来,凯取一斧子砍死她,夹上周小妹就走……反正开封府也不能办我。”

  “奇怪,为什么开封府不能办我?”

  “哦,因为我是皇帝,是天子。”

  “我是皇帝了,我不能再做强盗了。”

  “烦人,我要不是皇帝就好了。”

  奇怪的是,心理活动瞎琢磨的时候,他不会自称是“朕”。

  他就这么在夏夜里睡着了,知道露水上来了,清凉的感觉把他弄醒。

  “对呀,还有开封府呢!”

  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传来了魏王赵廷美,他的弟弟,他准备让赵廷美去对付李煜,他们相爱,那就让他们相杀。

  赵廷美听说了李煜上折子申请去房州的事情,但他还不知道赵光义到底怎么想。

  “是吉是凶,尽力替他求情也就是了。”

  赵廷美和赵光义君臣相见已毕,又叙了兄弟之情,赵光义让赵廷美坐下。

  “文化赵廷美的字,李煜说要去房州,你怎么看的?”赵光义说。

  这是试探,你如果稍微有一点犹豫,他就会顺杆爬。

  赵廷美不是那种善于策略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

  赵光义既然没有上来就说李煜最该万死,那李煜应该就可以活。

  “李煜这些年恭敬孝顺,听说日子过得也不好,经常被人借钱……”赵廷美说。

  “哦?谁借他的钱?”赵光义皱起了眉头。

  虽然自己想要算计李煜,但是如果手下有人要敲诈李煜,自己也是难以接受的。

  “张洎啊。”赵廷美说。

  赵廷美的开封府最近被张洎的武德司压得很难受,乘机告一状,上点烂眼药,让张洎难受一把。

  “这件事朕会去问。”赵光义说。

  “二哥圣明,二哥,臣弟觉得可以让他去房州,坐井观天了此一生,也挺好的。”赵廷美说。

  “李煜不臣,这件事你知道吧。”赵光义说。

  “这……”赵廷美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赵光义知道多少。

  “这首词,是他做的,全是怨恚的词语。”赵光义拿出那张纸。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赵廷美一念就明白了,这不算什么大罪过,不是那首“一旦为臣虏”的破阵子,就好得多。

  “你看这个人,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他还惦记着故国呢……”赵光义说。

  赵廷美笑了笑,二哥读书少。

  赵光义看见赵廷美的笑,心中厌恶顿生。

  三兄弟里面,最爱读书的是大哥,赵匡胤虽然读书不多,但是登基之后就手不释卷,但是他自然不会在诗词上下功夫,只是会去读那些兵书战策和史书。

  老三赵廷美,在哥哥当了天子之后年纪还小,所以接受了挺好的教育,他的心性就是喜欢喜怒忧思、风花雪月,他对唐诗还真的颇有研究。

  只有老二赵光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该读书的时候就从了军,等到需要补课的时候,他又在开封府里忙东忙西,这人在三兄弟里最聪明,但是要说阅读量,他,垫底。

  “二哥,故国这个词,不是想要复国的意思。”赵廷美说。

  “那是什么?”赵光义问。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河满子,双泪落君前。”赵廷美诵道。

  “这又是哪个反贼的诗?”赵光义皱着眉头,他以为是自己的哪个妃子胆敢这么写。

  “这是李太白的诗,他是古人。”赵廷美说。

  “好了,朕知道了。”赵光义有点尴尬。

  “其实讲的就是故土、故乡,诗人嘛,为了押韵什么词都用得出来。”赵廷美安慰赵光义说。

  “用这首词办了他,你觉得如何?”赵光义还是不死心。

  “您准备怎么办呢?”赵廷美问。

  赵光义也觉得牵强,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杀了他”这三个字。

  “把他贬到房州去……”赵光义说。

  “他已经申请去房州了啊。”赵廷美说。

  “哎,算了算了,你下去吧!”赵光义也觉得不像话了。

  赵廷美下去了,他自以为得计,却不知道赵光义又在想别的法子了。

  他这次找到的不是别人,是江南的老臣徐铉大人。七·八·中·文ω·ω·ω.柒捌zω.còм

  徐大人现在当着闲云野鹤,没事连朝会都不用去,突然蒙天子召见,也是吓了一大跳,折腾了半天,才终于出了门。

  进了宫,发现赵光义相当殷勤。

  “赐座!”

  “拿吴越贡来的龙井过来!”

  徐大人谢了恩,感觉赵光义笑嘻嘻地,好像想要吃人。

  “官家,”徐铉说,“不知道召见老臣,有什么任务?”

  “爱卿啊,你今年高寿了呀?”赵光义问道。

  “老臣今年六十四岁,老朽了,老朽了。”徐铉大人客套道。

  “哪有这种事,正当年呢。”赵光义说。

  徐铉大人的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

  这是天子,他说正当年那就是正当年。

  “多谢官家。”徐铉大人心头暗喜,怎么,难道这个年纪,还能再进一步不成?

  “朕有件事,有点犹豫,”赵光义拿出那首词,“你看看。”

  这首词早就传唱在街头市井了,徐铉大人能不知道?

  “这是违命侯的词,歌词甚美。”徐铉看完,把词放在书桌上。

  “但是故国不堪回首,总是让人担心啊。”赵光义看看徐铉。

  “老臣保证,违命侯没有不臣之心!”徐铉大人害怕了,他担心赵光义因为误会杀了李煜。

  “保证?用你一家七十三口的性命吗?”赵光义的眼神一下子就凌厉起来了。

  “官家,老臣家里连奴婢仆童,也才七十二口……臣不是那个意思……”徐铉大人磕头哭诉着。

  “起来吧,”赵光义看看徐铉大人,笑了,“得调查,对吧。明天,你替我去看看违命侯,如果他有什么不臣之心,那就好好地回来报给我知。”

  徐铉大人赶紧领旨,就要出门,走到门口,被赵光义叫住了。

  “徐铉,朕说七十三口,把你小孙子养的那只狸花猫也算进去了,没问题吧。”赵光义笑着说。

  “官家……圣明。”

  徐铉出门去,感觉全身被一种无形的压力缠住了。

  在江南的时候,李煜也杀人、也吓唬人,但从来不会这样做,赵光义这个手段,哪像是一个天子!

  赵光义看见徐铉失魂落魄出去,心里特别畅快。

  “这才到哪啊,还有呢!”

  他对王继恩说:“把贵妃叫过来。”

  不一会儿,李连翘过来了,她有点惊讶,平时赵光义是不让自己进他的书房的,说是后宫不要干政。

  “怎么了官家?”李连翘问。

  “没事儿,朕决定允许李煜去房州。”赵光义说。

  “哦,也挺好。”李连翘想了想,至少周女英不会入宫来争宠了。

  “但是朕想要明天跟周女英再见一面,你给朕安排。”赵光义说。

  “这个使得!”李连翘还挺心花怒放的,“但是你要记得欠我这个人情呀。”

  “放心……”赵光义一把揽过李连翘,亲了她一下。

  “一定要尽早,让她早来早回,免得回去晚了,又会有人说嘴,既然已经给了对方恩惠,那就好人做到底,客客气气的。”赵光义说。

  “哎呦,到底是圣天子,现在的姿态好高。”

  李连翘戏谑着,出门去了。

  赵光义撒出去了一张网,现在就等着李煜上钩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连翘派来的车就停在了违命侯府门口。

  李煜和周女英正在吃早饭,听见这件事,李煜非常不悦。

  内侍进来跟李煜说话:

  “贵妃让小的告诉侯爷,申请去房州的折子,已经被官家准了,眼看就要离别,贵妃娘娘就让夫人进宫,姐妹们共叙别离之情。”

  “明摆着这就是放你走之前再来一下。”李煜想。

  周女英进去换衣服。

  “你一定要去吗?”

  “你觉得我有的选吗?”

  李煜心里痛得很,只是对自己说。

  “就要解脱了,就要解脱了。”

  周女英进宫去见“贵妃娘娘”了,又听见有人来报,说徐铉大人来了。

  可怜李煜,这么久了,徐铉其实很少来,说起来故人来,反倒是要钱的张洎最多。

  “快请。”

  徐铉大人喘着进来了。

  “参见侯爷。”他真的行了一个跪拜礼。

  “鼎臣大人!”李煜赶紧扶他起来。

  老徐铉的胡子都白得差不多了。

  “侯爷,刚出门的时候遇到夫人的车队,听说是官家要允许您去房州了?”徐铉问。

  “正是。”李煜的笑里带着一点凄惨。

  “可喜可贺啊。”徐铉大人拱手笑着说。

  “行啦,客套什么,以后再要见你,恐怕就难了。”

  李煜拉着徐铉入座,下人端上了茶,这茶淡然无味,和昨天在赵光义那里喝到的差远了,徐铉大人心里想:李煜是真的穷了。

  徐铉大人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他不擅长做这种探索别人内心、搜集别人罪状的事情,他就想着聊完一些家常,李煜就端茶送客,但是李煜偏偏没有这么做,而是和他真的说起了心事。

  送走周女英的一肚子委屈,他都要说给徐铉大人听,这一说,就要断送自己的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