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那一代江湖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青衫仗剑入中州!
    在这大乱之世,许多人都无声无息地死去,也有许多人壮壮烈烈地死去。

    有巨星陨落,也有新星冉冉升起。

    四大帝国此次出征的千万人马中,有不少想要借机捞军功的大族豪门子弟吃到了苦头甚至丢了性命,也有许多百姓出身的小兵在沙场上一步步走了上去,磨炼成稳重的将军。

    中州江湖上,死去了不少上三品的大修士和宗师,人们已经由一开始的震撼痴呆变成了如今的木然,死人已经成了常态。中州江湖并未因为死了那些老一辈的人便因此一蹶不振,在新一代的修士中,出现了许许多多天赋与根骨都极佳的妖孽、天骄。

    世人都感叹,若是再给中州江湖二十年的时间,那么即便四大帝国联手而至,又有何惧哉?可惜没有如果。世人只能悲叹:在那些新一代天骄成长起来以前,中州江湖就要覆灭了!

    现在中州江湖最大的顶梁柱,便是孔念玉、白夜行、剑傲星、仙寻道这四位已经接替先生、师父的门主们。若按照寻常百姓的看法,这几位已然不惑之年的宗师们已经不再年轻,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成熟了。

    这四个超级宗门,撑起了中州江湖的最后一道防线和尊严。

    儒府府主的书房内。

    “十日后,落霞原见。”

    孔念玉挥毫写下这七字,飞鸽传书于另外三位门主。

    他缓缓坐下,望着墙上那幅自己的先生亲笔写就的一行字:读书本意在元元,袖染春风肩挑月。怀抱观古今。

    “先生,且放心。”他神色坚定地笑了笑,“为了天下为了她,学生皆是无憾。”

    八卦仙阵宗的祖师堂外,仙寻道站在一株硕大的苹果树下,仰头望着那已经枯黄的树枝。

    “师父,你曾说天下一切皆可列阵,阵法本天成,举世应无双。徒儿以前做不到也不相信。但是现在,徒儿尽管可能还是做不到,但我相信!师父,你等着,徒儿一定会列出世间最强最强的阵法!”

    苹果树上,一朵枯黄破碎的叶子缓缓落下。

    仙寻道伸手接住,“您在天上一直看着徒儿的,对吗?”

    刺穹阁神秘的总坛中,一位不再穿江湖各种侠士衣服的黑袍男子默默伫立在灵堂中,他神情冷淡,眼中却有些痛苦。

    “身为你的弟子,从来没有喊过你一次师父,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杀过一次人,因为之前啊,杀人对我来说从来不顺我本心。什么狗屁的杀手嘛!怎么会有剑客行走江湖来的快意?!但是……”

    白夜行停顿了一下,微微笑了笑,笑容讽刺自嘲,他将几只香点燃,然后弯腰双手缓缓插下,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说道:“师父,徒儿现在,想杀人了。”

    仙剑门的祖师堂所在的仙剑山山峰,剑傲星负手而立,高挺的身躯迎着山顶猛烈的罡风毫不动摇。

    他静静地看着那一座随风动摇的茅草屋,嘴巴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到底要说些什么。

    最后,他声音沙哑地说:“师父,徒儿没给您丢脸,前几天已经迈入了九品巅峰境界,终是成为了您口中真正的大剑仙了。”

    “师父您在天之灵接下来好好看看,看看我们仙剑门功法的最强状态!徒儿要让世间牢记我们仙剑门,牢记什么才是真正的剑仙!”

    不知道是不是山顶风大,把眼泪吹了出来,剑傲星用袖子拂了拂脸庞,“师父……天上酒水,应该更香甜浓烈吧……”

    北荒通往中州的黄河上,已经被北荒帝国设置了层层关卡,严禁北荒江湖中人前往中州,哪怕是没有加入任何宗门的山泽野修也不行,一旦查获,巡查甲士有权当场斩立决!

    一艘高大的走江商船顺着黄河的流水缓缓下走,走了三十余里地,便遇到了第一道关卡。

    商船按照规矩,停在岸边,接受检查。

    一位身穿紫袍的老者带着一队北荒帝国甲士登船开始盘查,所有船上人员皆按指示来到了船板上,被那位老者亲自检查。

    这艘商船有数百人,规模不算小,但也不大,其中有三十多人的随行镖局护卫。这些护卫都是提前报备的,经过严格审批查阅才能获得护送的准许。

    所以这其中,有权之人或是和有权之人有勾连之辈通过此法,获得了不少白花花的银子。

    那位六品巅峰的紫袍老者扫视了一眼那些护卫便不再看了,继续查看其余之人。

    “嗯?”老者扫视到了一位佩刀中年男子,他骤起眉毛。

    那位中年男子顿时一身冷汗,一个激灵,抱拳说道:“这位大人,小的只是一个下三品修士,此去中州只是为了寻我那赌气的儿子。”

    紫袍老者摇头道:“不听任何解释,来人,带走!”

    那位修为四品的中年男子倒也不敢反抗,只是求饶道:“大人,在下的一位叔伯,是那北荒帝国的一位礼部员外郎。”

    “哦?帝国的六品官帽子嘛,不小了。不过仍然不行,带下去!”紫袍老人冷然一笑,并不有丝毫怯意。

    礼部?在这战争时期,礼部算什么?太平盛世时谁都畏惧礼部那些爱挑剔的书呆子,不够现在……六部中地位最低的就是毫无作用的礼部了。

    紫袍老者是直接听命于兵部左侍郎的,他会畏怯一个小小礼部员外郎?

    紫袍老者感到了手中有权利的快感,微微仰着头眯着眼,继续查看还有没有想要蒙混过关的北荒江湖中人。

    “咦?”紫袍老者看到人群中,一位年轻模样的男子一袭青衫,正闭目养神,

    别人都是畏惧的望着他,只有那个年轻人连看都不看他,他冷笑了一下,“那个年轻人,给我出来。”

    人们纷纷转头望着那位双手抱怀、闭目养神的年轻男子。

    这位身穿一袭青衫的男子看样子不过二十多岁,应该还没有到而立之年,但气态颇为不俗。

    青衫男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望着那位紫袍老者,语气淡淡:“何事?”

    众人向两边退去几步,给青衫男子和那紫袍老者两人之间腾出了一条空旷的小径。

    紫袍老者没想到此时这位年轻青衫男子还能如此无惧,他眯着眼冷冷地说道:“你腰间的剑,从何而来?”

    “三十个铜板买来的。”

    “年轻人,你可知帝国已经明文规定未经许可,不得擅自携带刀剑等铁制兵器出门?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报上名来!老夫倒要看看,哪个宗门如今还这么神气!”紫袍老者玩味地说道。

    青衫男子依旧是脸色平淡:“记住,我姓田,名念恩,我是一名江湖剑客。我的师父,是一位……了不起的乞丐。还有一位恩人,是了不起的大剑仙。”

    “乞丐?大剑仙?哈哈哈哈!!!”紫袍老者指着青衫男子仰天大笑。

    他身后的那些北荒帝国的甲士也跟着一起大笑。

    一个乞丐的徒弟,能有什么出息?恩人是大剑仙?怕是在做梦!

    “不过是一个臭要饭的!”紫袍老者说罢便要直接出手,他心中杀念已起。

    青衫男子闻言后脸色终于不再平淡,“是我那乞丐师父教我了许多江湖事儿,并把我从小养大,他曾经也是一名江湖天才。我们,都是剑客。”

    青衫男子神采奕奕地说道:“师父!恩人!你们两个应该看看我如今的剑法!尤其是师父您,应该睁开眼,看看您以前一直念叨的剑仙剑法,瞧瞧您当年一点点养大的小乞丐,如今的剑仙风采!”

    “挡我入中州者,死!”

    田念恩直接御风而起,青衫猎猎作响,他轻声道:“师父,您以前经常说生平最大遗憾之一,是没有看到大宗师的出手,如今,徒儿已然九品巅峰大剑仙境界了……”

    “师父,看好喽!”

    这一日,一袭青衫一把长剑,连破北荒至中州的一百七十三道阻拦,只身一人仗剑强行入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