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奶爸吴敌 > 第十一章 这个男人不一般(求订阅!)
    “这是菊花!”

    声音依旧明朗,小丫鬟对答如流!

    只是吴敌听到这句差点喷了!

    菊花?

    原谅我懂得太多了……

    “那这个呢?”

    “这个呀,是牡丹!”

    “它为什么只有叶子,没开花呢?”

    “因为……因为春天的时候,它就开过花了呀!”

    随着囡囡问题的一步步加深,明显听的出秋萝的回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从容了。

    吴敌站在门口咧了咧嘴,贱贱一笑:这才哪到哪?囡囡还没开始好不好?

    他甚至能够想到小丫鬟等会抓狂的模样,然后就——很不厚道的笑了……

    “为什么牡丹春天的时候就开过花了呀?”

    “因为……因为春暖花开,所以牡丹春天就开花了呀!”

    在小丫头的轮番轰炸之下还能想出如此机智的回答,小丫鬟都想为自己点个赞了!

    “可它为什么不能秋天开呢?”

    “因为……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它春天要开花,秋天就要结果了呀!”

    思考了一会儿,秋萝才给出了这个答案。

    回答完这个,秋萝舒长了口气,心想总该问完了吧?

    可当她看到囡囡脑袋一歪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那为什么桂花和菊花就在秋天开了呢?它们就不结果了吗?”

    “………………”

    声音依旧充满着稚气,但在秋萝听来,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老天啊,饶了我吧!

    谁能把这个小丫头带走呀!

    “就跟人一样,有的人胖,有的人瘦。有的人年纪大,有的人年纪小,花也一样。有的花喜欢春天,有的花喜欢秋天,可不管什么时候开,它们都是最美的,因为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你说是不是呀,小妹妹?”

    就在这时,空灵好听的嗓音凭空出现,回答了囡囡的问题,同时也化解了秋萝的尴尬。

    “小姐!”

    秋萝如蒙大赦,声音里全是解脱。

    而囡囡先是一阵沉默,应该是在打量新出现的女子——也就是声音的主人。

    接着,又开口了:“大姐姐,你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呀?”

    “额…………”

    ………………

    在小丫头囡囡的眼中,新出现的这位大姐姐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能力比旁边的小姐姐差远了嘛,连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

    小姐姐还回答了她七八个问题呢!

    不过最厉害的还要数爹爹,无论她问什么问题,爹爹都能对答如流!

    对了,爹爹醒了吗?

    想到这,囡囡就回头朝门口看去,正好看到门被推开,吴敌走了出来。

    “爹爹!”

    囡囡也不在乎大姐姐回不回答问题了,朝着门口就跑了过去,被吴敌一下抱了起来。

    吴敌发誓,他绝不是听到“漂亮”这个关键词出来的,他是本着一颗为人化解尴尬的好心,才在这个档口出来的!

    嗯,这个借口好,连他自己都信了……

    抱着囡囡,吴敌这才往前看去。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袭白色纺纱长裙的女子,至于旁边扎着丸子头、依旧对他怒目而视的小丫鬟,则被他直接忽略了过去。

    不得不说,囡囡的眼光还是很毒的。

    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似秋水,一头长发轻挽耳后,仙气十足。

    这个女人,确实当的起“漂亮”二字。

    吴敌自从出门,眼神就在自家小姐身上游离,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让旁边的秋萝很是不忿!

    虽然她不屑于被吴敌看,也知道小姐国色天香,自己根本比不上,可是被人无视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至极呀!

    冷哼一声,然后挡在了小姐身前,瞪着吴敌。

    那眼神分明在说:登徒子,看什么看?

    吴敌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目光移开。

    就你这直上直下、没有一点起伏的身材,辣眼睛啊,求我看都不看!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丫头,用手指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怎么起来的时候不喊爹爹一声呢,囡囡?”

    “爹爹昨天很累的,囡囡看爹爹睡那么香,就没有喊爹爹!”

    小丫头被逗的“咯咯”直笑,但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人感觉十分温暖。

    吴敌又扫了西厢房一眼,“张婆婆呢?”

    按理来说,老人觉更轻,连他都起来了,张婆婆早就该起来才对。

    “婆婆比囡囡起的还早,本来跟囡囡一起玩的,后来小姐姐过来跟囡囡玩耍,婆婆就出去买饭了!”

    吴敌会意,点了点头。

    ………………

    “咳,咳咳!”

    自己跟小姐在这站了半天,吴敌却无视了她们,这让秋萝很是不满,轻咳了两声。

    “小姐姐,你病了吗,为什么会咳嗽呢?”

    囡囡回过头来,看着秋萝好奇道。

    “额……是有点呢……咳咳……”

    话已至此,不装也得装了。

    “可是,小姐姐刚才为什么没事呢……”

    “这……这……”

    秋萝突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脸瞬间红了。

    “这位公子想必就是囡囡的父亲了吧?小女周梓琼,周宏卿乃是家父。”

    白裙女子便是周家小姐周梓琼,看到丫鬟被问住,站出来替她解围,同时也算是自报家门。

    “原来姑娘就是周家小姐呀,在下姓吴名敌,囡囡确是在下的女儿!幸会,幸会!”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吴敌把囡囡放了下来,对着周梓琼拱手说道。

    “吴敌……这个名字好……”

    “呵呵,一般一般吧!在下也觉得我这个名字确实不错!”

    周梓琼口中的“奇怪”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吴敌把话抢了去,反成了自己在夸他!

    盯着吴敌看了一眼,周梓琼这才理解了为何昨天晚上她刚到家,秋萝就一直在她耳边说她的坏话。

    看到吴敌的第一眼她多少还有些疑惑,心想面前这个长相清秀俊俏的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秋萝说的脸皮厚、卑鄙、无耻之徒呀!

    可是吴敌这第一句就把她的疑虑给消除了。

    其他的不说,起码这个“脸皮厚”,她已经领教了!

    哪有自己上赶着夸自己的呀?

    又仔细看了吴敌一眼,微微颔首。

    这个男人,确实不一般!

    (走过的路过的,来收藏推荐一下吧,现在特别需要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