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清河修士 > 第五章:初修
  当初古老爷子修行几十年未得突破筑基,便行九死一生之事,想着冒险从遗迹中获得机缘,以突破筑基屏障,没想真获得两物,皮革和环装物体,皮革记载上古修士一秘术(连山阵注),为阵道秘术,奈何古老爷子不知阵法,无从学起。

  环装物体,古老爷子怀疑是古修士所用的纳物环,里面可能功法秘宝无数,可惜打不开,也不认识。

  瓶子里面装着的是“小练气丹”能加快练气速度,药材有限,只有一颗,还是靠林清河找到的清止草和禾木练出来的,古老爷子还提起,如清止草年份二十年以上,加上三香,可以炼制出“大练气丹”,效果为“小练气丹”数倍以上。

  最后一个盒子里面是古老爷子所用法器,牛毛细雨针,重点提及非练气三层不可动用。

  其实真正能让林清河短时间内使用的就三样,功法寒水决,纳物袋和小练气丹,但此三物在整个修仙界可以说是烂大街的东西,林清河丝毫不知,当做宝一样研究的津津有味。

  首先林清河试了试纳物袋,想把身边的桌子装进去,无论是念着自己听戏听来的咒语,还是踩着奇妙步伐,桌子纹丝不动。

  想着是不是桌子太大了,装不下去,换成了桌子上的茶壶,茶壶也是纹丝不动,

  这情景如同一盆冷水洒在林清河心头,难道古老爷是骗他的?

  世间根本没有修仙?

  “不,古爷爷应该没有骗我”

  林清河回想起古老爷子以前的手段,来倾城的这段路程,林清河和古老爷子二人遇到的艰难险阻无数,不说途中的天险,光光遇到的歹人就论箩筐了,可每次都是逢凶化吉,当时年幼未曾细想,现在细细揣摩,不就是那仙家手段么?

  “应该是我的方法或者方式不对!”

  随即,林清河拿起寒水决,刚打开扉页,见其上书,

  “水,天地五行,寒水,不润万物,争冰之寒以......”

  寒水决不过万字,简单翻阅不过盏茶功夫,不过要仔细研读进去却是有些困难,其中字里行间,难以琢磨,读的枯涩难咽,不过,这确实是一本修仙功法。

  按照其中所述,这是一本练气期所用功法,水灵根者修行最佳。

  至于水灵根,林清河不懂,古老爷子也并未说明,林清河理解为一种身体资质,就像倾城老街上的算命先生说的人体五行,什么五行缺金,五行缺水,水灵根应该也是这么点意思。

  思来想去,林清河觉得水灵根并无大碍,加上寒水决中也未说非水灵根者不可修,古老爷子也不加害于他,索性,林清河开始按照书中所述修行之法修行起来。

  初次修行,林清河盘坐于床榻之上,双手轻轻放于膝,毕目,放空心神,自然呼吸,感天地之水灵之气......

  等林清河的双目再次睁开之时,发觉眼前漆黑一片,转头一看,夜空中尽然升起明月。

  “自己这是修炼了多久?”

  腹中此时也传来一声叫唤,林清河赶紧起身去隔间寻找些吃食,待饭饱之后,脸上泛起一丝苦涩。

  第一次修炼,林清河并未像书中所言产生气感,更不说体会到了天地灵气,只不过是感觉到很是舒适,睡过去罢了。

  此时的林清河很是希望有人能指导自己,自己现在这般,如盲人摸象,不知对错。

  天色已经很晚了,林清河也无睡意,开始总结第一次修炼的经验,时间花费多少,其中有何体悟,身体有何变化,

  “嗯,时间大概在四五个时辰左右,修炼之时体悟到没有什么体悟,如同身体躺在水中一般,至于身体......?”

  “身体没有任何变化”

  林清河的第一次修炼之旅就如此结束了,林清河不知的是,凡第一次修行者须灵气活跃,以适应灵气入体,方能感悟灵气,就算没有灵气活跃,也需要丹药辅助,古老爷子留给林清河的小练气丹就是给林清河第一次修炼服用的,无奈的是林清河不清楚,小练气丹就只有一枚,舍不得服用。

  总结完修炼经验后,林清河点燃煤油灯,乘着灯光与月色,开始研读起寒水决,查看一下其他几样物品。

  寒水决主要是看看书中所记载的几项法术,水箭,水球,还有一个寒气决。

  试着按照书中记载的施法流程施法,没有一丝效果,林清河却乐在其中,幻想着自己以后一指一个水箭,好不潇洒。

  接着是其他几样物品,纳物袋不死心的再试试,还是无效果,环装物体就更别谈了,至于皮革上记载之秘术,比起寒水决更是晦涩难懂,每个字体都是识得,可连在一起,林清河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意思。

  如:“连山一阵,卦西,居北,跨五行,纳五行,”

  敢问,何意?

  身入宝山而不得,能有比这更纠结的事情么?

  林清河此时的眉头都快拧成一根绳子了,一直到了天亮鸡鸣之时,林清河的内心才放下这股执念,变的空然起来。

  既然现在没有办法,不能理解,何必强求呢?

  疑惑藏于心,待时,自然而接解。

  这也是林清河的心性之一,不强求,不执着,顺势而为。

  简单洗漱一下,林清河乘着清晨,走在倾城河畔简单的溜达溜达,舒缓一下内心,此时的倾城河内的楼船上还有灯火亮着,仿佛还有女子的嬉戏声。

  林清河不由摆头轻笑,“却道神女夜梦,不过此时~~”

  回医馆之时,林清河顺手买下几个包子当做早食,到了医馆,大开医门,等待着病患上门。

  林清河做了个小小的规划,白天照看医馆,当大夫,古老爷子虽留下金银,却不能坐吃山空啊,到了晚上再行修炼之事,不管是否能感应灵气,至少修炼之时的舒适比的睡眠要安逸些。

  花巷内的医馆死去了一个坐堂大夫的事情慢慢一点点的散去,现在都知道坐堂大夫是一位年纪即为青涩的少年,虽说嘴上没毛,医术了得。

  渐渐的,花巷周围的人们谈起花巷医馆,只会说:“哦,喜欢躺着躺椅的小林大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