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神婿张玄林清菡 > 第363章 执法者
  张玄看着白子老头拿出的那枚令牌,眉头一皱,“执法者?”

  “不错。”白子老头点了点头,“既然认得令牌,那也就说明,你并非什么都不知道了。”

  关于执法者,张玄还是了解一点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常人所不了解的一面,比如古武,就是其中一点。

  古武威力巨大,所习古武之人,都会受到一定的管制。

  古武家族有很多规矩,比如不能在普通人面前显露,不能参加各种搏击比赛,这些规矩,都由执法者来管理。

  每一个地区,都会有一名执法者,执法者是由官方直接派遣,负责管理。

  在宁省,有两大古武家族,一个四极门,还有一个就是廖家。

  张玄冲执法者开口,“我是知道一些,不过你身为执法者,就该明白,他们这么把我抓来,已经破坏规矩了。”

  “笑话!”廖家家主大喝一声,“你废了我孙子的双手,我不抓你,难不成任由你逍遥法外?”

  张玄没有理会廖家家主,继续冲执法者道:“你可以去打听一下,今天的事,纯属是对方挑衅在先,我只是应战而已。”

  执法者还没说话,廖家家主便当先发出质问:“挑衅?如果不是你得罪了苏家,我孙子会挑衅你?”

  张玄托了托手,“你孙子挑衅我,被我废掉双手,是他咎由自取,古武应该有这个规矩,双方争斗,挑衅一方哪怕丢了性命,也是自找。”

  “放屁!”廖家家主猛地一拍身前石桌,那石桌自廖家家主所拍的地方发出龟裂,散发一道道裂痕。

  张玄仿佛没看到廖家家主的愤怒,继续开口:“身为执法者,我说的这些东西,你应该都知道,不管从哪方面看,我都一点错没有,反而是他们,将我抓到这里,已经坏了规矩。”

  执法者呵呵笑了笑,“年轻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今天廖升是做错了,但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廖家一脉单传,你废了廖升,就是断了廖家的希望。”

  “这么说来,你作为执法者,是要偏袒他们了?”张玄问道。

  执法者微微摇头,“谈不上偏袒,只是年轻人,你太过气盛,这样对谁都不好,适当的时候,你也该服些软,你今天废了廖升,就老老实实跟廖家道歉,态度端正一些,我倒可以保你无事。”

  “呵。”张玄冷笑,“好一个保我无事,你们执法者,就是这么做事的?”

  执法者笑嘻嘻的脸色陡然一变,盯着张玄,“年轻人,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张玄摇了摇头,“我不是教你,只是我听说,每一个执法者,都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看来,我听说的,并不准确啊,在阁下的身上,我完全没有看到公平公正这四个字,你的意思是,今天廖家做错了,反倒是由我来承担后果?”

  执法者脸色一黑,“古武界中,实力为尊,你既然没有抗衡廖家的资本,面对廖升的挑衅,你就该好好受着,反抗,不是你这种人应该做的事情!”

  廖家家主大手一挥,“我给你个机会,叫你家里长辈来,到我孙子面前,跪下磕几个响头,再自废双手,我能饶你一条命。”

  张玄看着这两名老头,他俩在说话的时候,脸上尽是傲然,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看着他俩,张玄突然笑了起来。

  “年轻人,你笑什么?”执法者眉头一皱,“难不成你认为,我俩在和你开玩笑不成?”

  张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俩的确在和我开玩笑,找我家族长辈?我无家无族,也无长辈。”

  “你是林家的人,你老婆林清菡掌管林氏,如果你愿意让你老婆赠予一半的股份给我孙子,再让你老婆为我廖家遗传一代子孙,我愿意考虑饶你一次。”廖家家主说话的时候,脸上生出浓烈的觊觎之色。

  凡是银州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林家。

  廖家虽然是古武家族,自认超然一等,但其经济状况,并不像苏家那种大家族无忧无虑。

  林清菡的美名,更是传得满银州都是,人人都知道这个美艳冰山女总裁。

  如果靠正常渠道,廖家八竿子也跟林家打不到一块去,这次廖家家主说了这么多,最关键的一点,也是他看上了林家,看上了林家的钱,看上了林家的人。

  廖家家主的话,让张玄原本浮在脸上的淡笑,突然消失。

  “廖家家主是吧,看来你这次让人抓我来,是已经想好要什么了,不过很可惜,你犯了个错。”张玄声音突然变得很平淡。

  “哦?”廖家家主颇有兴趣的看着张玄,“我犯了个错?说来听听?”

  执法者哈哈大笑一声,“年轻人,收起你那幅自大的模样。”

  张玄环视四周一圈,“你抓我来,报复我可以,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打我老婆的主意。”

  张玄说到这时,抬起右手,在虚空中挥了挥。

  随着张玄的挥手,原本身板笔直站在一旁的十多名黑衣壮汉,在这一时间,全部齐齐朝地上栽去。

  这一突然的变化,让廖家家主,以及执法者猛然一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张玄继续开口,“古武世家,重在传承,官方禁令你们在普通人面前显露,并非是惧怕你们,反而是在保护你们,只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你们这些人,好像都误会了什么,这种自大狂妄的心理,只会让你们迎接毁灭。”

  在张玄话音落下的时候,庄园内的各个角落,分别响起了惨叫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庄园的上空漂荡。

  张玄转过身,面对执法者,慢慢朝执法者走去,“你身为执法者,完全不记自己使命,助纣为虐,你这种人,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张玄的脚步很慢,他每踏出一步,在廖家家主和执法者的身边,就会出现一道陌生的身影,这身影充满着肃杀,带着一股寒意,哪怕在夏季,也会让人汗毛炸起,这些人,手中持有利刃,上方有鲜血慢慢滴落,鲜血砸在地面,溅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