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声之雪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次审问胡尔达
  过了片刻,雪如墨平静道:“你才呆了三年而已,我曾经关了一个人待了三千年。你这根本不算什么!”

  “三,三千年?”胡尔达惊道。那样的痛苦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了,三年时间就已经让他十分难熬了,可是雪如墨却说他曾经关了别人三千年!

  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无尽地狱?

  这个名字太恰当了!真的是个无始无终的地狱啊!

  “现在你想不想说了?”雪如墨问道。

  “说!我说!”胡尔达一刻都不敢耽误,因为他真的害怕再回到那个地狱里。

  “偷袭雪侯府的人都有谁?”雪如墨问道。

  “我不知道!我当时就是负责看守天界山的暗道,组织里派过来的人都是通过暗道过来的,也是从暗道押运到了西戎帝国。”

  雪如墨思索了一下,问道:“你看到我父亲了吗?他怎么样?”

  “我看到雪侯的时候是昏迷的,但是我能看出来,他身上的伤势不多,身上应该被下了禁制。”胡尔达道。

  “那你能猜测出来这些人都是谁吗?”雪如墨又问道。

  “这个...”胡尔达想了想道:“他们来的时候有五十人,都是身穿夜行衣,当时他们身上没有携带武器,都是从我这里拿走南梁帝国的军用制式长刀。为首之人年纪应该在四十以内。修为比我要高!对了!他是左使者!”

  “哦?这个人是左使者?”雪如墨神色一震,立刻问道。

  “对!他给我看了他的暗夜令!上面写着一个左字!”胡尔达道。

  雪如墨沉思起来,在南梁的左右使者分别是大理寺少卿左长歌和太傅云中鹰,左右使者是暗组织在一个国家或者宗门中的负责人。

  在暗组织中权力不小,是令主之下最高执行者。没想到夜袭雪侯府的居然是左使者。

  “你接着说!”雪如墨道。

  “他们来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只有为首之人在与我接洽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声音沙哑辨别不出是谁,他们离开的时候只有二十一人,这其中还有八人重伤,五人轻伤。他们还把他们所有人的尸体都带了过来,八个重伤的人也都在山寨中清理了,所有的尸体都在我的山寨里火化了为首之人一直看着他们的尸体化成灰才走。”

  雪如墨点点头,为首之人心思缜密,这点他也是见过的。重伤之人虽然有救,但是无故受伤肯定会暴露,所有在这里杀死他们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把尸体火化成灰,就不再有任何证据,亲眼看着火化之后再走,万无一失。

  虽然不知道这个首领是谁,但是他的年龄,修为,已经可以在西戎帝国的范围中缩小很多了,这个年纪就是玄冥境修为的人确实不多,范围能缩小在十多人里。具体的还要通过千机楼的情报来核实。

  “左使者走的时候,他有没有受伤?”雪如墨问道。

  “嗯...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我看他的气息不是很稳,应该受了重伤。不然以他的修为应该轻松的控制自己的气息。”

  “嗯...”雪如墨若有所思。

  “其他人你还能猜出来还有谁吗?”雪如墨问道。

  “他们的身上有两个人有着极强的杀气,应该是杀过很多人的狠角色,应该是军方的将军,职位应该也不低吧。”胡尔达想了想道。

  将军,还真是看得起我们雪家!

  夜袭当天,雪如墨还没觉醒,但是他现在回忆,也能感觉到他们的修为都不低,至少有一半都是凝光境,其他的也都是高阶灵元境。

  战死的人大多数都是灵元境吧。

  雪如墨又询问了很多当晚的细节,然后又询问了在山寨暗道的各种情报,西戎的军队部署等等,不过胡尔达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没有什么太高的价值。还有就有他们的传信玉牌的使用方法等等。

  雪如墨发送给千机楼一条信息,让他们调查西戎帝国里符合那个人的信息。

  出了密室,已经是深夜,天空中飘落着小雪。雪如墨看着天空出神,半天一动不动。

  转天,雪如墨召开会议,安排了这几天的事,张山林带来的军队和在屠夫山寨招揽的人现在训练的少,所以先留下来训练。而刚开始跟随雪如墨的两千人,就由他们分别带领,攻占各个山寨,开始实战训练。

  雪如墨要亲自去火州城给沈长天送信,正月十五起兵这件事还是要提前通知他一声,不然一点应对措施都没有,南梁军肯定会吃大亏。

  安排完山寨的事之后,雪如墨独自一人出发去火州城。

  火州城的位置对于南梁帝国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这里的战事也是最频繁的,雪家在这里镇守了三十年。没有让西戎帝国攻占一座城池,面对强大的西戎帝国,可以说是奇迹了。

  雪如墨就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火州城的城外,远远看着这座饱受沧桑的城池,在城墙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各种痕迹,有的是刀剑砍出来的,有的是冲击力留下来的坑洞,城墙是随时都会在修缮的。

  雪如墨曾经听父亲雪万里说过,有一处战斗,城墙都被轰塌了一半,死伤无数,尸体堆成了山。血水染红了河流。

  但是西戎铁骑依旧没有攻占火州,在南梁的战士们的坚守之下,火州城还是保住了。

  很多思绪在雪如墨的脑海中闪现,已经五个月了,我又回来了!

  雪如墨飞身而过,没有走正门,在一个角落利用幻灵珠骗过守卫额士兵到了城中。然后去元帅府。正在走着,忽然发现街道上多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带着虔诚的目光往前走。雪如墨很好奇也跟随着一起走,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熟悉的街道,这个街道有很多往事在其中,雪如墨抬头,看到了一个气派的府邸,上面的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漫天之雪”

  这是爷爷亲笔书写,龙飞凤舞,豪气冲天。

  雪侯府的大门紧闭,但是在大门口居然摆放着香案,上面香炉五供一应俱全,烛台蜡扦上都点着黄蜡。

  很多人都在门口祭拜,有人烧着纸钱,有人上香。

  雪如墨感觉很奇怪,就拉住一位老妇,问道:“大娘,请问他们这是在祭拜什么?”

  老妇古怪的看着雪如墨,说道:“你是外地来的吧!”

  “额,大娘怎么知道?”

  “呵呵!你问了这个问题,那肯定就是外地人,而且还挺远的吧!不然整个火州都应该知道的。”

  “这个...我一直在盛京城,但是老家在火州。”雪如墨编了个谎话。

  老妇还是很热情的解释道:“这就难怪了。当地人谁不知道,这里是雪侯府!父老乡亲们自然是祭拜雪侯大人啊!”

  “为什么要祭拜雪侯啊?”

  “雪侯那是火州的保护神啊!要是没有他,火州早就被西戎鞑子们占领了,我们百姓那就没好日子过了。可惜,雪侯一家惨遭西戎贼子的夜袭,一家人全部丧命,只有雪侯的一儿一女跑到了盛京城,也算是给雪侯留了后了。”老妇说着的时侯神色黯淡,眼圈湿润。

  “雪侯爷为了百姓而死,火州城的百姓都是自愿来雪侯府烧香祭拜,希望雪侯能上天做了神仙,再保佑火州百姓。每日都有百姓来祭拜,雪侯府里面都是百姓们打扫干净,等小侯爷回来,继承雪侯府,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动一丝一毫。”

  雪如墨听了,眼圈也有些湿润,看着祭拜的百姓们,心中很暖,也到雪侯府前祭拜,死去的亲朋们我会为你们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