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逃生片场 > 第1253章 坠落的朝阳
  同一时间,钱仓一与千江月并没有睡觉。

  如果现在睡觉,大概下午3、4点的时候会醒,而8点才上班。

  上班前的4个小时如果再进行调查,后面的12个小时还要进行重复乏味的工作,疲劳程度会上升到异常高的程度。

  为了让上班的时候身心不至于太过疲惫,所以熬夜之后仍然需要坚持一段时间。

  如同上白班的工人8点下班,但是依然会在11点左右睡觉,而不是8点。

  钱仓一打算先去验证能否离开工厂这一点。

  千江月打算继续在生活区逛逛。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www.78zw.com/

  “我感觉今天还会有人跳,说不定是两个。”

  当钱仓一询问原因的时候,千江月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生活区门口保安检查每一名进出的人员。

  工厂内没有厂牌,寸步难行。

  保安室门口,携带行李箱离开的工人都需要检查行李箱。

  工厂人太多,时常会发生偷窃,不过,带行李箱进来不需要检查。

  钱仓一走出生活区,刚出去不到一分钟,疲劳程度便开始有上升的趋势,同时,脑海中浮现出地狱电影的提示。

  你目前处于受限状态,返回工厂后解除。

  受限状态停留时间过程会导致疲劳程度加速上升。

  钱仓一明白,他们并不是不能离开工厂,而是不能长时间离开。

  出去买包烟这种事没任何问题。

  正当钱仓一打算返回的时候,他看见余雪峰正朝他走来。

  “早上好啊!”钱仓一挥了挥手,打了个声招呼。

  余雪峰抬头看了一眼,眼神冷漠,他着钱仓一的脸想了两秒之后,才点头“嗯”了一声。

  钱仓一看着余雪峰向生活区走去,眼神疑惑。

  刚才余雪峰的回应,无疑是不认识的反应。

  “那个……”钱仓一打算试一试。

  余雪峰回过头来,瞥了一眼,并没有停下脚步。

  不对劲!

  钱仓一右手放在裤子口袋中,目送余雪峰的离去。

  现在还处于调查阶段,钱仓一不想放过任何不寻常的地方,更何况,他也要回生活区,于是他选择跟上余雪峰的脚步。

  “余雪峰,昨天你借给我20块钱,我还给你。”钱仓一凑了上去。

  余雪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钱仓一,脸上表情很困惑:

  “昨天我借给你20块钱?”

  他右手挠了挠耳朵。

  “嗯?你不记得啦?那我就不还了啊!”钱仓一笑着说。

  余雪峰摇摇头,说道:

  “是有点记不太清。”

  “我好像见过你,但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你给我吧。”

  他伸出手。

  钱仓一拿出20块,不过并没有马上交代余雪峰手上:

  “产线上,当时你还请我吃口香糖,我拿了两条。不记得了?”

  他观察着余雪峰的表情。

  余雪峰准备接钱的右手收回,碰了下自己的裤子口袋,他眨了下眼,点头答道:

  “哦,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个……”

  他右手指着钱仓一手中的钞票。

  钱仓一右手伸出,将20块钱递出。

  余雪峰接过钱之后,挥挥手,转身离开。

  钱仓一看着余雪峰的背影,眉心紧锁。

  嘭!

  一声巨响。

  宿舍楼开始沸腾起来。

  钱仓一寻着声响的方向迅速赶去。

  尸体。

  新鲜的尸体躺在血泊当中。

  路边的厂妹呆坐在地上,眼神惊恐,三秒之后才发出刺耳的尖叫。

  “啊!”

  钱仓一四处看了一眼,他在寻找千江月的身影。

  接着,他抬起头。

  千江月正抓着一名半只脚踏空的男子。

  钱仓一立即向楼上赶去。

  如果能救下想要轻生的人,或许能够有所发现。

  另一栋宿舍楼5楼,一名妙龄女孩双眼呆滞,目视前方,接着,她双手撑着栏杆,双脚用力,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嘭!

  颅骨碎裂,脑浆溢出。

  短短一分钟内,整个生活区都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

  钱仓一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爬上五楼。

  此时,宿舍中的工人以及帮千江月将想要轻生的人给控制住。

  “没事,没事。”坐在地上的男子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不会再做傻事。

  钱仓一走上前,目光打量轻生的男子。

  浓密的头发搭在额前,相貌中等,体型微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我没事了,刚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就……”男子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解释。

  千江月低头沉思。

  嘭!

  又是一声巨响。

  第四名轻生者,也是第三名成功杀死自己的人。

  钱仓一看着千江月,千江月也抬头看着钱仓一。

  两人眼中都充满担忧。

  除去进入电影世界的见面之外,到现在才过一天时间,情况似乎已经无法控制。

  ……

  厂区。

  小钻风和宣纸正坐在休息。

  两人身前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妈。

  “大姐,我听说车间里面有个传言,说鬼会帮忙打工,这是怎么回事?”宣纸凑上前询问。

  “这事啊……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不过他们都说得挺玄乎。”大妈转过头来。

  “怎么?”小钻风也将椅子挪了过去。

  “我跟你们说,有些时候我们要加班加点赶货,但是客人总是临时加单,很多时候都来不及交货。”大妈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等两人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之后,才继续说道:

  “有些时候没办法,实在凑不足。业务部也没办法说服客人下次补货。”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缺的货都莫名其妙补上了,好像还有一批工人在加班加点赶货一样。”

  “不过我和你们说,肯定没有,订单也没有外包出去。”

  “再加上那段时间经常有人看见跳楼死的员工,所以就出现了鬼打工的传闻。”

  “怎么,你们喜欢听鬼故事?”

  大妈有些好奇。

  “哈,的确挺感兴趣,我想问下,你认识陶树吗?”宣纸换了个话题。

  “认识啊,怎么不认识,他当时在车间也算个名人,谁也没想到他会跳楼。”大妈移开视线,神情有些落寞。

  “现在呢?”小钻风问了一句。

  “现在?”大妈有些不理解。

  “我的意思是,如果现在再来看这件事,是不是还是难以接受?我听说这个月有8人跳楼,不过,感觉大家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小钻风解释。

  “呃……不然呢?我们又没办法做什么,辞职的话,辞职去哪里?”大妈将双手举起。

  宣纸从口袋中拿出两颗巧克力,递给大妈:

  “给,巧克力,味道还可以。”

  大妈也没有客气,接过巧克力吃了起来,她边吃边说:

  “我也不会做别的事,没读过书,这一行干了5、6年,工资不高,习惯了,过一天是一天。”

  “其实啊,我还好,都快50了,也干不了多久。”

  “有时候我也问过和你们一样的年轻人,为什么要来当普工。”

  “又累又辛苦。”

  “他们说自己没读书,别的地方根本不要。”

  “你们说现在搞不搞笑,找一份工作首先要学历,有了学历还不行,还要有工作经验。”

  “我寻思着什么都要工作经验,又不招新人,学校又不教,哪来这么多工作经验啊?天上掉啊?”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m.78zw.com/

  大妈将剩下的一颗巧克力也塞到嘴里。

  “那,他们怎么想?没有想过干别的事情?”宣纸又凑近了点。

  大妈叹了口气,说道:

  “有的人有想法,打了几个月、一年工就换工作,不过工资低,也学不到东西,结果又回厂里打工。”

  “还有的去报什么培训班,几万块的那种,听说那些培训班收了钱就不管了,随便弄弄,结果几万块钱丢下去就拿了一张没用的证,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有些嫌麻烦,又回了厂里。”

  “还有的回家做生意。”

  “什么都有,不过都差不多,都不容易。”

  “别人都说你们年轻人吃不了苦,我一开始也这样想,直到有一次我碰到一个年轻姑娘,她来的时候好像是17岁。”

  “刚开始还很活泼,什么都想学,过了两个月,整个人都没精打采。”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整个人萎了,她不好意思说。”

  “我问了几次,她才告诉我。”

  “她说她每天看着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她都会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样。”

  “快50岁了,还是做这种工作。”

  大妈拿起身边组装好的u盘,神情有些低落。

  “她现在怎么样了?”小钻风问。

  “死了。”大妈轻声回答。

  “死了?什么时候死的?”宣纸眉头紧皱。

  “几个月前,也是跳楼。”大妈回了一句。

  铃声响起,忙碌的工作即将开始。

  小钻风和宣纸坐回自己的工位。

  刚才大妈说的话在两人脑海回响。

  这一番询问,收获不少。

  首先知道了为什么会有鬼打工的传闻,原因在于当出货数量不足的时候,会诡异地补齐,再加上有死人出现的传言,两者加在一起就成了鬼打工。

  其次就是关于跳楼的原因。

  从大妈的叙述来看,陶树没有跳楼的理由,但根据后面的女孩来看,也许只是将沮丧憋在心里。

  一眼就能够望得到尽头的生活,再加上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两者结合起来犹如一把锉刀,将所有的梦想都磨皮。

  “你听说过微笑抑郁症吗?”宣纸轻声询问,声音温柔。

  微笑抑郁症属于抑郁症的一种。

  微笑抑郁症患者并不会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抑郁的情绪,反而会显得很开朗,但是开朗只不过是掩饰。

  “听过,你是想说陶树可能患有微笑抑郁症?”小钻风点头。

  宣纸摇摇头,答道:

  “也许有,也许没有,不能排除心理疾病的影响。”

  “其实,我是想说,这条线索并不明朗,我们应该着重调查鬼打工的情况。”